首页 > 认识淮安 > 民国风云 > 日本侵略者在淮安的暴行

日本侵略者在淮安的暴行

2015/10/30 14:51:37    作者:徐艳华、钟志荣    阅读:10400    评论:0

    抗战爆发以后,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兼任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1938年5月12日,在顾祝同的推荐下,省民政厅厅长韩德勤代理省政府主席。1939年3月,日军向两淮地区发起攻击,韩德勤在蒋介石限制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和片面抗战方针的指导下,率数万之众不战而退,淮城沦陷。日军侵占淮城后为加强其法西斯统治,采取所谓的“以华治华”政策,建立了以沙贵章等大小汉奸为成员的“维持会”和伪县政府及警备队、警察局等机构。接着,日军开始占领淮安的中心集镇和主要交通要道,并在这些区域建立军事据点,培植伪势力,实行“三光”政策,把伪政权推行到淮安农村地区。从1938年5月至1945年9月,日军在淮安区的主要暴行有:
    一、轰炸
    1938年5月23日上午、5月24日上午、6月15日下午日军出动飞机19架次轰炸淮城,共炸死炸伤320余人,炸毁民房1300间。另外城东一带炸毁许多民房,民众死伤30多人。6月25日下午,日军出动飞机9架,轰炸驻苏嘴的国民党部队33师,炸死国民党部队100多人,炸死赶集的群众50人、苏嘴村的村民25人,炸毁街面上的店铺25个、茶馆3个、邮电所1个、桥梁2座、学校1所、观音庵1座、居民房屋900间、毁坏土地150亩,造成该土地上的粮食损失约3万斤,毁坏树木1500棵、牲畜1500头、农具1000件、生活用品3000件、服饰3000件。。
    1939年3月1日至3日,日军分别出动6架、4架、2架飞机在平桥上空轰炸。本地村民10人被炸死。从南庵到北庵2500米的路面被炸得坑坑洼洼。炸毁东圣寺殿房16间、南庵殿房12间、北庵殿房14间,店面房11户60间瓦房,居民房35户瓦房104间、草房47间。 10月17日,日军追赶国民党军队进至流均马铺庄西张公堆时,炮击凌家小楼,引起鞭炮着火后爆炸,炸毁房屋380间,树木200棵,粮食500担,服饰500多件,生活用品、农船等5000多件。庄上居民2人被弹片炸伤,国民党军独立团中15人不识水性被淹死在东头水荡里。
    1940 年3月,日军飞机轰炸流均马铺庄,炸死4人、炸伤5人,烧毁草房55户160间、树木100多棵、粮食200担、被子50床、衣服200多件、家具200多件、木船10只。同年春,日军飞机炸毁苏嘴裕大油坊20多间厂房和16台机器。1942年3月18日,日军到后营“扫荡”,一颗炮弹在尹兆珍家屋内爆炸,当场炸死6人。因爆炸引起房屋失火,烧死王延鹏和宋仰元妻子。
    二、屠杀
    1939年2月27日上午,日军“扫荡”从下营经过北季时,打死村民刘传贵的妻子和刘德付的儿子;沈立付因拒为日军带路被连戳18刀(现幸存);日军在李圩庄抓刘其贵为其带路,因刘其贵患严重气管炎,走路不快,被刺刀戳死后扔在河里。7月,日军“扫荡”至宋集董尹庄,村民薛小网、严士俊胸部被各刺4刀;姚长生胸部被刺5刀;董应顺被子弹击中腹部死亡;董云松腹部被刺4刀;董氏(女)胸部被刺5刀;跑返村民谢董氏、董云群、卢少元被机枪击中死亡;黄云香(女)躲在草堆里刺伤头部死亡;在冯王村冯广许胸部被刺死亡。8月22日夜,国民党驻两淮(淮安、淮阴)的部队攻打日军占领的淮城,二营官兵爬进城后,由于战斗失利,大部当场牺牲,其余80多人被俘。日军将被俘官兵,按5人一组,蒙上眼睛,拉到文庙泮池旁的一块草地上,令其跪下。日军宣抚班的科长北川一义端起刺刀,将80多名被俘官兵全部刺死。
    1940年2月20日,日军与小刀会在黄土桥附近村庄激战,小刀会员死伤数百人。蒋南庄村民张树年全家七口死于敌人刺刀之下;村民仇洪友躲在村外坟地里,被五六个日军围上去刺死;一名花篮会的姑娘被机枪击中,几个日军用刺刀挑开衣裤,割去乳房,并对其下腹、阴部乱捅,肠子流在地上。附近村庄约600多人被杀。秋,据点里的日军进入泾口圩子,6人在躲避时被当场打死。
    1941年2月6日,日军进驻车桥大兴庄,仅剩少数中老年和妇女躲在村后的一个“个”字形的地棚里。天明时,日军尾随一名姓杨的妇女走进棚子,村民翟万富钻出棚子察看情况,日军举枪将翟万富打死。翟的妻子见状,钻出棚子扑向日军,日军迎面一刀,将她刺死在棚口。日军翻译令躲在棚子里的人全部出来,不然放火焚烧棚子。村民爬出棚子,日军随即开枪射击,并用刺刀刺杀。躲在棚子里共32人,死26人,伤6人,幸存者杨殿章当时脊背被刺四刀,右眼角被刺一刀,至今伤疤犹在。日军“扫荡”至仇桥三里荡,在塘河边开枪打死村民金士才和金鹤文;在杨圩村刺死村民杨定元;在陶桥将村民颜成辉开枪打死。3月,日军“扫荡”,宋集条河村村民韦学理刺死在条河柴塘边;刘士俊和母亲被刺死在严码炮台;冯步奇刺死在柴塘边。4月26日,涟水的日、伪军突袭茭陵大胡庄新四军二十四团一营二连,当地群众胡夕月父子、单小最、胡启相、周步(烧死)、史学元(被刺死然后用汽油烧)、陈子路、胡夕凡、卢氏及母亲、孙小牛、朱三夫妻、胡延兄、颜秀廷姐妹、胡四雅、胡其荣等在战斗中遇害。
    1943年3月,日、伪军由上河向宝应方向“扫荡”,溪河高坝桥村村民刘顶发、朱定山、沈如柏、马长贵被开枪打死。夏,仇桥杜庄吉小鹅去车桥赶集,被日军抓去硬说其偷东西,将其绑在树庄上,先割掉双耳,继而剜去双眼。
    1944年12月12日下午,3个日军回淮城途经城东新王村(拐儿庄大路)时,遇见已孕7个多月的李兰英,欲行强奸。李不从,被日军用刺刀挑破肚子,露出腹中婴儿,致母子2人当场死亡。
    三、抢劫
    1943年二三月间,日、伪军“扫荡”钦工韩村,造成居民财产损失为:粮食305担、家禽1200只、猪及家畜320头、服饰1900件、树木760棵。3月8日,日军在流均二桥村抢走耕牛18头,粮食300多担。3月初至4月12日,日、伪军对钦工区 “扫荡”, 其中15个乡共损失粮食2049斤、耕牛34头、猪94头、衣服7735件、锅518口、家具5400件、农具2530件、房屋340间、牛驴饲料(草)490担。8月15日,日、伪军对泾东及其圩边村“扫荡”,砍伐树木1500多棵、抢走肥猪30多头、鸡鸭450多只、粮食12万斤。1944年,日军抢走贾庄村大豆和玉米30担,水牛8头。
    四、奸淫
    1939年4月,4名日军士兵在平桥街上抓住了42岁的王氏,用刺刀逼迫她脱掉全身衣服,四肢落地趴在地上作凳子。轮流坐上去,用手拍打王氏屁股,哼着小调,致使王氏羞愤而昏厥。王氏被侮辱后,病倒在床一年多。1941年夏,城东南窑村姑娘杜某从东门进城,被日军士兵强迫脱光衣服,从城门口(现淮安区供电局处)一直爬到“称娘桥”(现淮安区人武部处)。杜某从此失踪。1942年3月,日、伪军“扫荡”,车桥大东村宣士林的姐姐被日军强奸后投河自杀。 1943年2月,日军“扫荡”溪河戴西村,将地主眷属5人带到周庄据点进行轮奸,还要其家人必须用粮食才能将她们赎回。春,日、伪军“扫荡”溪河经堂村,轮奸刚生小孩三天的刘夏氏,几天后刘夏氏死亡。冬,日军“扫荡”仇桥大杜庄,见杜家学堂女教师长得漂亮,便当场将其轮奸。后该女教师死于异乡。 1945年春天,日军“扫荡”土楼村,见王姓和查姓等5名妇女容貌较好,便将她们抓到溪河杨桥据点轮奸。该村周邵氏躲在衣柜中,被日、伪军发现后拖到菜地里轮奸。
    五、放火
    1939年8月22日,日军点火焚烧车桥华洋菜馆附近一户民房,大火借着风势迅速蔓延,车桥街上1300余间民房化为灰烬。1940年2月11日,日、伪军“扫荡”途径杨大庄(今建淮乡内),遇到小刀会哨兵的阻拦,后面日军见状,蜂涌而上,打死了哨兵,冲进杨大庄变,前后庄共200多户近1000间房屋化为灰烬。因国民党军队常在石塘赵大庄一带活动,日军纵火将赵大庄100多户300多间房屋全部烧毁。1941年9月15日,驻涟水日军用竹扫帚蘸着煤油,将谷圩村130多户500多间房屋点燃,整个村庄房屋及屋内物品全部化为灰烬。
    1942年2月25日,车桥日军到车桥夏庄“扫荡”,烧毁房屋16间。3月16日,圩子里的日军来泾口宥城“扫荡”,烧毁溪河北民房近50间。春,日军从平桥到溪河在经堂境内烧毁房屋20间。4月28日,日军在宋集大董前庄烧毁11户35间房屋。8月,驻涟水日军放火烧毁宋集后谷庄自卫队负责人刘玉成和邻居3家房屋11间,烧毁玉米21担。
    1943年2—3月间,驻涟水的日军在钦工韩村“扫荡”,烧毁村民房屋45间。3月8日,泾口据点的日军“扫荡”到流均前哨村,5户人家42间房屋被烧毁。8月13日,日军“扫荡”到西高村,遭到联防队的阻击,当晚放火烧毁了该村103户房屋计416间。群众损失粮食600担。8月15日,日、伪军对泾东及其圩边村“扫荡”,烧毁房屋60间,其中民房50间、庵堂10间。9月14日,20多个日军点着火把来到苏嘴一心村,(姜西舍、武富庄、前杨庄、后杨庄)放火烧毁96户房屋396间、农具350件套、生活用品960件套、粮食386担。
    1944年1月7日,日伪军“扫荡”到钦工,烧毁老街房屋660间,烧死猪40头、羊30头、鸡150只、牛20头。3月18日清晨,日军“扫荡”到泾口宥城,放火烧毁宥城60多户计150余间房屋。7月,日军烧毁苏嘴后刘庄、西庄、前苏庄、后苏庄、小黄庄房屋共600间。
    1945年5月,日军用汽油和燃烧弹烧毁苏嘴街两边店铺20个、茶馆2个、学校1所,烧毁草房800间、畜禽1000只(头)、树木500棵、粮食2万斤、生产工具500件套、生活用品500件。
    据现有档案、文献资料、口述资料反映,淮安县在沦陷的6年零5个月中,日军暴行给淮安造成直接人口伤亡13383人,其中死亡11701人,伤920人,失踪19人,被奸淫妇女743人;间接人口伤亡15243人,其中死亡1973人,伤35人,被俘捕5877人,劳工9366人;另有伪军伤亡2008人。致使淮安县人口在这期间年平均下降2.1%。造成社会财产损失:企业房屋60间和若干生产资料;店铺134间和生活资料;学校85间及教学设施;寺庙352间及庙内设施;桥梁8座;百年甚至几百年的珍贵树种26棵。造成居民财产损失:土地1396亩、居民房屋47490间、粮食近5000万斤、树木65862棵、牛驴245头、猪7746头、鸡鸭34412只、生产工具8043件、柴草9023.2万斤、抗币3.5亿元、中储票38.3万元、白金5斤。造成的社会财产和居民财产损失折成法币373727084元。按抗战初期全区总人口约80万人计算,平均每17人损失房屋1间,平均每人损失粮食622斤,平均每19人损失1(只头)畜禽,平均每人损失1件服饰,平均每100人损失生产工具1件,平均每12人损失1棵树,平均每人损失柴草112斤,平均每人损失钱币435元法币。
    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回顾日军在淮安的暴行,让今天的淮安人民了解日本帝国主义的凶残本性,牢记历史教训,发扬中华民族的抗战精神,在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