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党史研究 > 车桥战役中牺牲的松野觉

车桥战役中牺牲的松野觉

2015/10/30 15:42:02    作者:郭应昭    阅读:3590    评论:0

    车桥战役时为新四军一师政治部敌工部长的陈超寰有一张珍藏多年的照片。这张照片上是一个瘦长脸的青年——紧紧抿着的嘴唇毫无笑意,望人的眼睛凸显严峻……这就是日籍新四军战士、日本人民反战同盟苏中支部的宣传委员松野觉。
    抬来的日军俘虏
    1941年12月8日晚,松野觉所在日军部队及苏中伪军施亚夫部出来“扫荡”,在双灰山遭到新四军一师三旅八团的迎头痛击,伪军被打得四处逃散,日军也被打得七零八落。日军羽田分队长负了重伤,松野觉不愿自顾逃生,先是扶着后是背着羽田躲进一间牛屋。
    翌日,天麻花亮,为避开敌人大队前来报复,新四军一师八团迅速转移,留下四连断后……四连准备拆掉大河上一座木桥后撤离,这时,一个老乡匆匆来报:有两个敌人躲在庄子里的一间牛屋里。事不宜迟,四连指导员倪伟当即派三排长带几个战士去抓活的。
    牛屋里很黑,松野觉和日军羽田分队长躲在看牛人的帐子里。三排长先朝床下打一枪,喊话:“铁保施退洛(缴枪)!”里面没动静,又朝帐顶上打了一枪……松野觉突然掀开蚊帐背着羽田往外冲出来,被通讯员抢上前去一把抱住他们,三个人都倒在地上滚成一团,几个战士上前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才把日军分队长与松野觉扳开来。
    被通讯员紧紧抱住的松野觉不甘心束手就擒。他趁其他战士忙着找门板抬负伤的日军分队长时,朝通讯员手上狠狠咬了一口,一阵剧痛,通讯员手一松,松野觉拔腿就跑,却又被通讯员忍着疼痛飞身将其拉住后又扭成一团……另一名战士闻声赶来,与通讯员一边一个架着松野觉半拖半抬着走。经过一条小河的木桥时,松野觉猛地朝下一缩身欲往河里滚,被有防备的战士拼命使劲拉住……情况紧急,四连倪指导员果断决定,将松野觉用绷带绑在门板上抬到八团团部。
    觉醒的青年
    24岁的松野觉是从广岛海军兵工厂出来的日本兵,虽工人出身,但受军国主义毒害较深。当时他满头脑的神武天皇、无敌皇军、大东亚共荣圈……被俘后,他思想一时转不过弯,沉默寡言,寝食不安,不是想死就是想逃。三旅敌工科长程叶文与其有过三次“交锋”(做思想工作),在日本留过学的政治教员宋之光跟他谈明治维新、武士道精神……耐心地同他讲道理。
    陶勇司令员招待松野觉。松野觉是三旅抓住的第一个日本兵,陶勇非常高兴,特地叫人炒了一大碗日本人喜欢吃的鸡蛋来招待松野觉。松野觉听说司令员要同他一起吃饭,联想他所在日军南浦旅团的等级森严的制度,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拘束、机械、严肃地坐在桌旁……陶勇和蔼地叫他吃鸡蛋,问他有什么要求,向他讲共产党新四军的俘虏政策……这次会见深深触动了松野觉。
    山本被烧死激怒松野觉。1942年的春天,松野觉从三旅来到师部。一天,松野觉与几位早他二三年解放过来的日本人(已是新四军战士)就日本军队是不是“鬼子”进行了争论,他认为不应该把日本军队称为“鬼子”,新四军俘虏的第一个日本兵佃田用自己与新四军拼刺刀而负重伤但被新四军救了命的切身经历以及日本军队的种种恶行来说服松野觉,使松野觉对“日本鬼子”有了初步认识。在敌工部,松野觉亲眼看到三旅俘虏的一个叫山本的日本士兵患有传染性很强的“日本痢”却受到会说日语的敌工科长程叶文的悉心照料,他很受感动。由于新四军缺医少药,只有送他回日军那里医治……但不久从掘港附近一次战斗中被俘的日本兵口中知道,山本回去后不但没有得到救治,反而被关在一个炮楼里,被架起的柴火活活烧死。山本的死激怒了松野觉,他愤恨地说:“日本军队不是人,是鬼子!”
    英勇的新四军战士
    看清楚日本帝国主义实质的松野觉,爱看师部仅有的两本日文小说《蟹工船》和《没有太阳的街》,想到自己过去在工厂的经历,他痛恨这场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苦难,也给日本人民带去苦难,他怀念在广岛受苦的母亲和小妹……希望早日结束这场战争——他变得开朗活泼了。
    新四军为照顾日本人,每人每月发给相当四五斤猪肉价格的补助费,叫做肉贴。一天,才发了津贴,松野觉找到敌工部部长,态度很坚决地退还了他的肉贴,并要求正式参加新四军。
    七团办《战斗报》的赵坚同志不会写日本字,经常忙不过来,松野觉主动到七团去帮忙,并学会了刻钢板、油印。每次传单印好后,松野觉总爱哼着日本小调,拿着印好的传单欣赏良久,动情地说:“传单啊传单,你是真理的信使……”
    1942年的一天,松野觉花了几天时间埋头写好自传,向敌工部提出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国籍原因未成)。
    1943年秋季的一天,松野觉等7名日本同志面向黄海,遥对日本故乡,举手庄严宣誓加入日本共产主义组织——日本人民共产主义同盟。
    为配合新四军对敌开展军事斗争,松野觉等日本同志经常活跃在火线上展开战地政治攻势。松野觉拎着喇叭筒,背着他亲手做的射传单用的弓箭,以自己的切身经历动员日军放下武器。
    1944年3月5日凌晨发起的车桥战役中,松野觉在小碉堡里对三十米外的大碉堡里日军喊话无果的情况下,干脆从一名战士身上拿过一支“中正式”步枪参加战斗。松野觉枪法很准,侧身从枪洞里打出的第一枪,一个日本兵应声从围墙上栽了下来,第二枪,大碉堡枪眼里的一个日本兵像猪叫一声就没有声音了……第四颗子弹刚要出膛的时候,松野觉把侧着的身子刚站正,不幸被对面飞进来的一颗子弹击中头部,一声没响地倒下了。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