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河下古镇 > 邗沟的开凿与河下的兴起

邗沟的开凿与河下的兴起

2016/2/23 17:12:34    作者:金志庚    阅读:4439    评论:0

    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吞并越国以后,为北上伐齐,称霸中原,为了便于运送粮草,便由邗城(今扬州)西长江边向东北开凿了一条航道,沿途拓沟穿湖至射阳湖,直至淮安旧城城北五里与淮河连接。这个航道,大半利用天然湖泊沟通,史始邗沟东道。这是我国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人工运河,又名渠水、韩江、山阳渎、淮扬运河、里运河,南接长江,北连淮河,南起邗城,北到淮安,抵淮安入淮处,古称末口。
    邗沟的开凿,沟通了长江与淮河之水,成为连接南北交通的水道,也带动了沿河两岸的城镇村落的繁盛。但邗沟由扬州到淮安的淮河边,当时未能向北开通,船舶到了末口要入淮河,只能盘坝入淮,以致古末口无形中成了商贾船员入淮的必经之地,聚集之所。于是,作为末口北辰坊一部分的河下,逐渐成了一座繁华的小镇。河下因邗沟而生、而兴,至今已有2500年历史。
    《河下志》云:“吴玉搢《山阳志遗》始载此名,据曹镳《信今录·张廷杰传》:家在郡北郭处。俗呼曰‘河下’。段朝端先生说:“河下地名,虽不知昉于何时,河下、河北两‘河’字,皆指古黄河而言,因其地势北高南下,揣地在河流之南,故曰河下。”可见由来之久。距河下二里外,有一村落叫河北,因在淮河之北,与河下隔河相对,这两处地名,都与淮河和古黄河有不解之缘。
    在宋代,河下地方称满浦,筑有通运软坝称满浦坝,建有蓄水石闸称满浦闸。南宋绍熙五年(1194),黄河夺淮以后,河下又成为濒临黄河、天险横亘的重地。河下还有叫相家湾的地名,相家湾为山阳湾的一段,河下因处于古运河湾头,既屡罹决堤之患,又向有淤淀之虞,河下有石工头地名和古建筑遗存,则是当年保堤防决的实物佐证。
    明永乐十三年(1415),平江伯陈瑄开清江浦运河,导淮安城西管家湖西湖水自鸭陈口入淮,运道改经淮安城西,河下居管家湖嘴,处黄、运之间,扼漕运要冲。河下原为入淮五坝的要地,五坝是民船、商船盘驳转运之地,帆樯云集,商贾流连不绝。陈瑄开通清江浦运河后,船只从此不再盘坝入淮,可经清江浦运河入淮。陈瑄又创办了全国规模最大的清江漕船厂,河下到清江浦镇沿线有80多家船厂,河下则又成为造船物资的集散地。
    明清时期,河下成为淮北盐业的集散中心,这也是河下繁盛与寂寞的见证。明代,朝廷在扬州设两淮盐运使司,下辖通州、泰州、淮北三分司,淮北分司最初设在安东县(今涟水),由于明中叶黄河夺淮入海,致涟水掣验所圯毁,淮北盐运分司迁到淮安河下,以致“产盐地在海州,掣盐场在山阳”,河下则成为盐斤必经之地,于是淮北运商卜居河下,“淮北商人环居萃处,天下盐利淮为大”,逐使河下达于极盛。晋、徽及至河南盐商纷纷迁居河下,甚至原在扬州的盐商也迁来河下。由于大批盐商迁入,使河下迅速成为闹市名区,形成“东襟新城,西控板闸,南带运河,北倚河北,舟车杂还,夙称要冲,沟浆外环,波流中贯,纵横衢路,东西广约五六里,南北袤约二里”的格局。时河下有22条街,91条巷,13坊,街衢巷陌十分繁密。
    因盐商的麋集骈至,河下面貌大为改观,城外水木清华,故多寺观,徽商程氏因湖嘴大街为商贾辐辏之地,捐白金八百两购石板铺砌,而河下估衣街、琵琶刘巷、中街、花巷、茶巷等多条巷道及罗家桥、来凤桥等,都是石板铺砌,这些石板多为盐商由回空盐船从各地运来铺砌的,至今不少仍完好如初。
    河下的繁盛,还可从会馆的兴盛中可见一斑。清乾嘉年间,各地来河下经商的商户,为“聚饮其中,以联乡谊”,建了不少会馆,如福建会馆、润州会馆、浙绍会馆、定阳会馆、四明会馆、江宁会馆、江西会馆、湖北会馆等。明弘治年间,诗人邱浚在《过山阳县》诗中云:

 

十里朱楼两岸舟, 夜深歌舞几曾休,
扬州十里繁华景, 移在西湖嘴上头。


    盐商们腰缠既满,亦思有所寄托,因他们十分富有,故对子弟受教富有充分条件,宿儒名士也乐于选择其子弟授课,故数百年间,河下人文蔚起,科名相望,弹丸之地,仅在明清两代就出了67名进士,其中状元、榜眼、探花“三鼎甲”齐全,还有160多名举人和贡生,这一数量,令有江南三大镇之称的周庄、同里、甪直望尘莫及。
    河下是一块神奇的土地,这里人文荟萃,名人辈出,曾孕育了明代《西游记》的作者、一代文学大师吴承恩,抗倭状元沈坤,宋代巾帼英雄梁红玉,清初国学大师阎若璩,数学家骆腾凤,天文历学家汪椿,道光皇帝老师、大学士汪廷珍,弹词大家一代才女邱心如,《温病条辩》作者大医吴鞠通,抗日民族英雄左宝贵等,这些曾在中华文明史上留下闪光印迹的俊彦,为这座古镇增添了璀璨的光彩。
    河下还是园林众多的古镇,经二三百年的打造经营,全镇园林有148余座,其中曲江楼、获庄等蔚为壮观,名闻遐迩。
    河下的衰败应在清道光年间,时两江总督陶澍发现由于盐税逐步增加,务须官吏盘剥,加之捐输报效频繁和行盐中的舞弊,特别是纲盐商对食盐运销的垄断,致成子孙的世袭,甚至转租而坐收渔利,严重影响淮北盐的产、运、销,于是创行票盐法于淮北,规定凡富有之民,带资到淮北分司领取盐票。此举将纲盐商世袭垄断特权和暴利尽行剥夺,这一釜底抽薪之策,使纲盐商们顿陷困境,河下豪商们便倾“高台顷,曲池平,子孙流落有不忍言者,旧日繁华,剩有寒菜一畦,垂扬几树而已”。
    河下经济虽然衰落,但其传统文化的精华仍传承不息。如今,河下那古朴幽深的街巷和石板路,那曲折回环的文渠和萧湖,那瓦椽不整,隔扇半朽的古民房和古店面,那淳厚儒雅的民风民俗和生活情致,那盈耳触目,无处不在的独特的文化气息,仍在执着地昭示其不同寻常的历史履痕。
    河下因邗沟而生,邗沟而兴,邗沟及后来的大运河,应是淮安及河下繁盛的源头,如今河下古镇沐浴着改革的春风,紧跟时代的潮头,正以其崭新的面貌屹立于古运河畔,仍发射出夺目的光辉。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