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三亲资料 > 听父亲讲过去的故事

听父亲讲过去的故事

2016/10/31 2:54:46    作者:张行    阅读:3186    评论:0

    1969年,父亲大学毕业。作为一名学生党员,父亲打起背包,来到西藏军区某部戍守边疆。
  当兵第4年,父亲和母亲结婚了。母亲刚怀上姐姐,父亲又一头扎到了西藏。两年后的夏天,父亲探亲回来了。
  那天,父亲路过工厂家属区的时候,一大群孩子在玩水,其中有一个长得特别的黑。
  父亲放下手中的包,急匆匆的问母亲,孩子呢?
  母亲顺手一指那个“最黑的”,说,就是她。
  父亲先一愣,然后笑了,黑白照片上看起来不是那么黑啊!
  部队工作10年,父亲转业了,先是在县城的一家农机厂任人秘股长,后来调任一家化工厂任厂长。
  县委组织部的领导在翻阅干部档案时发现了父亲:大学生、部队军转干、企业厂长、一手漂亮的钢笔字……40岁那年,父亲被调到县委组织部审干办公室工作。
  那时,我的家与县委大院只隔一条马路。放学回家后,母亲常叫我去喊父亲回家吃饭。每一回父亲的办公室里总是挤满了人,甚至连走廊都站着人。听父亲说,大多人是要求核实身份、落实待遇的。
  电话声、脚步声、谈话声……那时的我常常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和他的同事们总是那么忙?
  小学三年级的暑假,父亲又玩消失了,整整1个月不见他的踪影。
  待我稍稍懂事后,父亲告诉我,有一名老同志反映,他在1946年参加党的工作,后来却被认定为退休干部。唯一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人居住在上海,只是联系不上。
  父亲在上海整整奔波了一个月,挨个找寻了70多个同名同姓有相近工作经历的人,最终找到了证明人,那名老同志也被重新落实离休待遇。
  再次和父亲聊到这件事。我接过话说,离休的待遇比退休强多了。父亲看都不看我,说了句,不仅仅是经济待遇,更多的是公平正义。
  这就是我的父亲,在他的眼里,有许多东西都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凭良心、责任做事才是一名党员的担当。
  父亲还告诉我,那时到乡镇考察干部,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有一次考察组傍晚时分从一个乡镇辗转到另外一个乡镇,却发现乡政府院内只有一间空房。乡镇领导过意不去,提出要腾房间。父亲说什么都不同意,只提出一个要求,乡下用电不正常,多备几根蜡烛,留着晚上写白天的考察材料用。
  这些事,今天听起来会让人感觉到满满的正能量。父亲却不以为然地说,那时大家都是这样的。
  在组织部工作将近7年时间,最值得父亲骄傲的就是为党的十三大代表候选人初步人选、洋河酒厂厂长梁邦昌同志整理个人事迹材料。梁邦昌的党组织关系在酿酒一车间支部。父亲就从车间每一个党员、每一名工人访谈起,白天走干讲,晚上读写想。
  父亲认为,访谈的过程对自己来说就是最好的教育,越深入,越能感受到先进的力量。当从报纸上了解到梁邦昌参加党的十三大的消息后,父亲同样高兴。他说,做事不是为了留名,一个县出了个全国党代表,是全县人的荣耀。
  年纪大的人爱回忆,父亲也不例外。实事求是地讲,以前我大都是在应付着听。现在,我却希望他能多讲点,多教点,因为,过往的那段岁月是值得父亲留恋回味的,同样也是值得我去吸收营养和汲取力量的。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