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到徽州去寻亲

到徽州去寻亲

2016-8-2 8:38:26    作者:赵长顺    阅读:1748    评论:0

    作为淮安历史文化研究会的成员去徽州考察,有一种像是去寻亲的感觉。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去年我在创作《河下古镇风情录》一书时,翻阅了大量关于河下古镇的文史资料发现,河下古镇,以至淮安,与古徽州有太多的渊源。看到徽州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那日到达徽州,正值初夏,远山苍翠欲滴,近水潺潺有声。第一个行程安排,便是参观新安江山水画廊。新安江我们并不陌生,她是徽州的母亲河。正如哲人所说,命运为你关上一扇门,上帝却给你开启了一扇窗。处于群山环抱中的古徽州,山阻挡了人们前行的脚步,而水却为人们开辟了另一条宽阔的路。无数的徽州人,就是通过新安江走向全国各地,包括来到淮安的河下。徽州人在淮安河下所建的周灵王庙,成了徽州人最早集会的地方,后来以新安江为名,建立了新安会馆。再后来出生于徽州的著名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委托他的学生汪达之,在淮安创办了新安小学,建立了“新安旅行团”,一群小好汉的故事名扬天下。
  当车抵深渡码头时,真如一幅山水画展现在我们的眼前:江的两岸群山逶迤,山坡上粉墙黛瓦、装饰着马头墙的徽派村落,错落有致地散落在青山绿树之中。天有些阴沉,当地人说这里已下了十多天的雨。我突然有一种心酸感,这是一处承载无数离愁别绪的码头,烟雨中一幅幅妻送夫君、母送儿郎外出的场面浮现在眼前,一张张“千帆过尽皆不是”期盼、守望的眼神在我的脑海里定格。当年黄氏、程氏、汪氏、吴氏、曹氏等徽商不就是在此登船、下船,把大山里的石板、木材、茶叶、竹子及制品带到了淮安,又将淮盐带进了大山的吗?在古徽州最为集中的八大姓氏中,淮安河下都有他们的后裔。不远处的江中,有一座巨型石礁,被人们称之为“妹滩”。那是因为徽州女人经常在这里送别远行的亲人,依依难舍的场面,泪洒江石礁滩,所以得名。如今,这里是新安江山水画廊景区的起点,青山依旧在,而登船人不同。
  泛舟在新安江面上,真好像在一幅画中穿行,当年李白 “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的诗句就是游览了新安江后写出的。顺新安江而下,一路的美景还没看够,不觉来到了一个码头,从码头上岸,是一徽派古村落。村口有一棵千年古樟,虽显得苍老,但毅然壮实。游客无一不对之敬畏膜拜,枝桠上系满了祈福的红丝带。沿途有村民摆着小摊子向游人兜售各种樟木制品,有一种久违的味道扑面而来。小时候闻过这味道,是因为家里有一只樟木箱子,据说是家里祖传的,我小时候从箱子里拿衣服穿时,就是这个味道。我想那箱子会不会是徽州商人贩运到河下,我的祖辈到河下赶集而买的箱子呢?也许有这个可能吧。
  村子里还有一个婚俗馆,我看了,旧时的徽州婚俗居然有很多相似之处。婚嫁严格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从请人说媒、行聘、请期,到搬行嫁、开脸、迎亲,再到拜堂、闹洞房、回门一般有九道程序,我们淮安也是如此。在一个为新娘开脸的塑像面前我沉思良久,儿时的记忆被打开。记得村上有一个新娘子要出嫁,迎亲当天,我母亲和姑妈先将新娘子的脸上撒上粉,然后用两根丝线把新娘额头的汗毛绞去,原来这就叫“开脸”。到底是淮安人的婚俗影响了徽州人,还是徽州人影响了淮安人,已无人考证了,但两地的婚俗有一定的关联却是注定的,许多徽州人还在淮安娶亲生子,成家立业,他们的后代在淮安生息,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在徽州期间,我们还走进了许多街巷深处,拜会了一座座老宅子。跨进高高的门槛,都有一座明亮的天井,据说徽商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说法。天井里,都有一口大缸,缸里有满满的水,过去是用来防火用……水缸里有几片浮萍,开着几朵洁白的睡莲,好像要对主人表白什么。老宅的后院,有一小花园,亭台水榭,假山怪石,别有洞天。回廊下一弯碧水中养着几尾红鲤鱼,欢快地游来游去。院墙边依着一树紫薇,正开得烂漫。这一情景,如推开河下古镇的某一户人家,许是也能看到。
  老宅的厅堂里,依墙摆放着两张半圆的花梨木桌,让人感到十分好奇。为什么将桌子做成半圆?原来也是有说法的。徽州男人在外经商,妇人在家是不接待外来客人的,来人看了两张桌子分开,就代表男人不在家,来客就会自觉离去。只有等外出经商的男人回来了,两张半圆桌才合二为一,全家人才在厅堂里吃团圆饭。曾几何时,在淮安河下某一个院落里,月圆之时,也有人在思念家乡花好月圆,合家团聚的场景吧?这两张半圆的花梨木桌,就像一轮圆月,一半挂在徽州的大山深处,一半挂在运河边的河下。
  老宅的主人卧室里,光线有些幽暗,雕花的木床,都不是很大,但精雕细琢,木床的后面还有一小门。据说光线暗是徽商不想显山露水,床小是为了聚财,后面的小门则是遇到强盗时可以逃生。这张木床上面雕刻着鸳鸯戏水,麒麟送子,花开富贵等图案,恍惚间,我似乎看见几百年前一位红妆女子被抬进徽商世家,深深庭院里,一时间鼓乐喧天,歌舞升平。花烛摇曳,琴瑟相和,共赏春花秋月,共度天阶微凉。春宵几度后,他外出经商走了,一去竟无音讯。她却在老宅里等着,守着家业,守着孩子,守着苦涩的忠贞。似水流年里,她就像木门上那只彩凤,从没有飞出来过。直到她死了,他也没有回来,她等了长长的一生。换回来的,便是村头一座气势恢宏、寒意弥漫的贞洁牌坊——哪一座是为了守候在淮安河下的某一位徽商呢?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