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河下古镇 > 吴敬梓与河下

吴敬梓与河下

2016-4-22 10:25:49    作者:朱天羽    阅读:2054    评论:0

    《儒林外史》的作者吴敬梓(1701—1754),字敏轩,一字文木,号粒民,安徽全椒人,出身于仕宦名门。22岁时,父亲去世,家族内部因为财产和权力而展开了激烈的争斗。经历了这场变故,他由激愤变为任达放诞,将父亲遗产挥霍殆尽,逐步落入贫困交加的境地。他在33岁时,变卖了在全椒的祖产,移家南京,开始了卖文生涯。吴敬梓也曾想走科举荣身之路。可是,他以弱冠之年考取秀才之后,始终不能博得一第。29岁时,去滁州参加科考,因为他的狂放行为被禀报到试官那里,终以“文章大好人大怪”而落第。36岁时,曾被荐举参加博学鸿词科的考试,他参加了地方一级的考试,但到了要赴京应试时,却以病辞。几经波折,他对科举制度的弊端有了深刻认识,不愿再走科举仕进的道路。晚年,他常到淮扬访友求助,后来就在扬州结束了他坎坷潦倒的一生。吴敬梓的作品涉及的领域有诗歌、散文和史学研究著作等,有《文木山房诗文集》十二卷,今存四卷。不过,确立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杰出地位的,是他创作的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迨吴敬梓《儒林外史》出,乃秉持公心,指摘时弊,机锋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慼而能谐,婉而多讽:于是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是后亦鲜有以公心讽世之书如《儒林外史》者”,对该书予以高度评价。
    考略吴敬梓的生平,他在移家南京后不久即频频壮游江淮间。河下不仅与其有着很深的渊源,更对其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按程晋芳《文木先生传》、陈美林《吴敬梓评传》等著述明确记载,吴敬梓两次到淮安河下,其主要目的是探访文友程晋芳,以解家庭生计和燃眉之急,并得其精神慰藉。
    程晋芳(1718—1784),先名志钥,又名廷璜,字鱼门,号蕺园。自高祖时由歙业盐来淮。虽然出生于“两淮殷富”的盐商家庭,但他在三兄弟中“独愔愔好儒”,且为人豪爽,“性好施予”,招待四方来淮学者毫无吝色,各地学人乐与之结识交游。据程晋芳《勉行堂文集》卷二《严东有诗序》,中有“始识,子时年二十四,吾尝语子,以为子才可及,年不可及,今东有亦犹是也”这样的语句,据此可以推知二人的初次相识当在乾隆六年(1741),其年吴41岁,程24岁。
    乾隆六年(1741)冬季,程晋芳热情邀请刚订交不久的吴敬梓到河下家中作客。吴敬梓欣然前往。在河下,两人意气相投,除了研究学问,又作赋吟诗,互相赠答,“惬意无间”。《文木先生传》云:“辛酉(1741)、壬戌间(1742),延至余家。”据此可以推知吴敬梓第一次离开河下的时间当在1742年春,还可以推知1741年的春节,吴敬梓是在河下程家度过的。
    乾隆八年(1743)至十四年(1749)之间,吴敬梓再度去河下程晋芳处相访。这时他的生活越发困顿,不仅行囊如洗,连士子须臾不能离身的笔砚也没有。程晋芳见此状况问他何以困窘到这等地步,“此吾辈所倚以生,可暂离耶?”吴敬梓自我解嘲地笑答:“吾胸中自具笔墨,不烦是也。”(引文见《文木先生传》)这次在淮安程晋芳家的聚会虽无具体时间记载,但吴敬梓主要为寻求经济资助而来,当不会逗留过长,即返回卜居地秦淮水亭。
    吴敬梓与程晋芳的交游,不仅在经济上从程晋芳处多得赞助受益不少,更由于他在程晋芳家中曾生活过一段时日,而对河下盐商的生活起居和个性爱好等,也不乏感性体验,这一切都为吴敬梓创作《儒林外史》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生活素材。如小说中着意刻画的骄奢淫逸的盐商典型宋为富,其原型之一即出自河下程家。何泽翰《儒林外史人物本事考略》(以下简称《考略》)据袁枚《随园诗话》卷四记载,指出:“《外史》所写的宋为富,实际上就是淮北程家,敬梓取古语‘为富不仁’的意思,隐寓讥讽。”《儒林外史》中塑造的另一大盐商万雪斋,也是汇聚了安麓村、淮北程氏盐商等在内的盐商骄奢豪华、糜烂腐朽生活的感性材料以提炼创造的盐商典型“这一个”。而作者创作的正面富商的典型形象庄濯江,亦据何泽翰《考略》:“庄濯江是摄取程济江的主要特征作为原型的”,“‘濯’与‘浒’字义相因”。程济江即程晋芳父辈程梦星(号拼江),也为两淮盐商俊秀。又如被《儒林外史》中正面士人典型武书、杜少卿(原型为吴敬梓)极为称赞的“女中豪侠”沈琼枝,其原型即松江张宛玉,因“嫁于淮北程家,与夫不协,私行脱逃。……”(袁枚《随园诗话》卷四),其人其事,当也系吴敬梓在与程晋芳等友人的交往中所耳闻,并获友人程廷祚与他的书信(见程廷祚《青溪文集》卷六),而潜心搜集相关素材,据以改造加工和提炼,塑造出沈琼枝这一光彩夺目的奇女子形象。
    作为吴敬梓的挚友,程晋芳对《儒林外史》的艺术成就作了高度评价。他赋诗赞其“外史纪儒林,刻画何工妍”,又说其“穷极文人情态”。同时,程晋芳所写的关于吴敬梓的诗文是研究吴敬梓及《儒林外史》的重要资料,其中《文木先生传》是唯一一篇同时代人所写的传记。通过这些资料,可以了解到吴敬梓的家世、生平际遇、思想性格、交游以及《儒林外史》的成书时间。由于相关资料极少,程晋芳的相关记载对于吴敬梓及《儒林外史》的研究显得弥足珍贵。这也可以说是河下对吴敬梓及《儒林外史》这部名著的又一大贡献。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