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官署衙门 > 修宫建学 为国拔才——淮安府儒学

修宫建学 为国拔才——淮安府儒学

2014/6/1 22:50:35    作者:张璞    阅读:5439    评论:0

儒学即儒家学说,起源于东周春秋时期,自汉武帝时期成为中国社会的正统思想。淮安府儒学即由淮安府所设的官办教育机构,其中由教授署、训导署、学校、试院、文庙以及祠堂等组成。宋景祐二年(1035)知楚州转运使、七兵员外郎魏廉守淮安,扩孔庙,增厢房,建藏书楼,并修葺库房以及厨房、厕所等建筑共计七十八间,购置书籍三千余卷作为藏书,南悬“孔庙”之题,西置“楚州儒学”之匾额,增塑四科十子,凛如侑座,至此,楚州儒学创建,此也为淮安府学创建之始。此后淮安教育日渐兴盛,书院和社学、义塾和私塾纷纷建立。元朝元贞年间,元成宗孛儿只斤·铁穆耳封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学宫又称庙学。当属社会教育的庙学讲学方式与书院截然不同,但通过庙学的传授形式,尊孔崇儒的风尚普及至民间,也深入到社会的各个阶层之中。明初,庙学改称府学,朝廷设学校于府、州、县,体制总体沿袭宋元旧制,但此时学宫又与元代庙学有所区别,主要是为新中秀才继续学习之所,管理更为严格,学生定期需接受教官所设月考和提学官所主持的岁考(升格考),以及作为乡试预考的科考。朝廷在北京和南京均设有国子监,地方除府、州、县学外,各级军事机构中亦设学者,统称为儒学。自明朝起,府学设教授一名,训导四名(乾隆朝起,淮安府学仅存一人)。教授负责府生员的教诲,州、县教诲则由学正以及教谕负责。生员由训导佐之。各级生员因供给廪膳,称为廪膳生,初入学者均为附学生,只待考核合格后升为增广、廪膳生。清承明制,府学的设置与明代大体相同。每月初一、十五,凡新考取秀才的府学生员均由府官率领到大成殿朝圣,至明伦堂拜谒学官师长,正式入泮成为府学生员,府学作为科举考试的首关,能有资格朝圣入泮,则意味着考取仕途的道路由此开始,当然更多的是培养出了拥有丰富学识的文人学者,众多闻名于全国。

淮安府儒学概况

明清以及更早时期,淮安府学生员主要来自淮安府所属各州县中的优秀选拔生,加之众多官署的驻节,各级官员的崇儒重教,淮安府学此时得到蓬勃发展。

自洪武初年起,朝廷规定生员专修一经,以礼、乐、射、御、书、数分科设教,教官主持各学科月考,提学主持岁考、科考,并将成绩分为六等,一、二等的可升补增、廪生或者参加乡试,即科考;三等为平常;四等会受到责罚;五等的廪、增生递降一等,附生降为青衣;六等的黜革。廪膳生可升入国学,但由于概率较小,生员主要趋于科举。府学中官员对生员的管束非常严格,洪武十五年(1382)朝廷颁布禁例,对学生言谈举止以及行为有所规定,并要求各级学校勒碑,永为遵守。违反者按违制论。明正统年间,还颁布生员黜(降级)罚办法,是凡学习多年而无成绩的学生罚为吏,或者追回廪米,黜为平民。此外,除官办儒学外,自明朝起,淮安府城内又设有社学、义学和武学,均是带有特殊性质的学校,社学属民间初级学校,专收民间子弟,课程为主要为四书五经,以及《大诰》及本朝律法。教师多为儒生充任,生员中的优秀者有补儒学生员的资格。清朝开国后,朝廷更加重视教育,顺治九年(1652),朝廷命礼部颁卧碑于天下学宫。顺治十二年(1655),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上谕礼部,其中明确表示“今天下已定,朕将兴文教,崇经术,以开太平”。要求礼部传谕至各省学臣,训督士子,并认真研读理学、道德、经济、典故诸书,有博古通今真儒实学者,重加任用。康熙二十三年(1684),康熙御题“万世师表”,下诏匾挂孔庙大成殿,又颁御制《学校论》,其中有云:“治天下者,莫亟于正人心、厚风俗,其道在尚教化”。以“诗、书、礼、乐”为之根本,又以父子、君臣、长幼为道,讲六德、六行,曰:“教化者为治之本,学校者教化之源”。康熙四十一年(1702),颁御制《训饬士子》文,康熙四十三年(1704),颁御制《平定朔漠告成太学》碑,恭建碑亭于淮安府学之中。康熙五十一年(1712),奉旨升朱熹为“先贤”,供于殿内。康熙五十三年(1714),以宋儒范仲淹从祀,称“先儒”。雍正元年(1723),雍正帝爱新觉罗·胤禛谕内阁礼部,加封先师五世王爵(孔子以上五代祖),即肇圣王木金父、裕圣王祈父、贻圣王防叔、昌圣王伯夏、启圣王叔梁纥,改启圣祠为崇圣祠,两庑增宋儒张迪从祀。雍正三年(1725),胤禛御书“生民未有”匾额,颁立文庙。诏郡县二祭增用太牢,有诏增先贤如林放、公都子、公孙丑以及先儒郑康成、诸葛亮、黄干等人从祀,并升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邵雍为先贤,两庑东庑以蘧瑗为首,西庑以林放为首,所列先贤、先儒共计123人。本年颁布御制《平定青海》碑,恭建碑亭于淮安府学内。乾隆三年(1738)后,又有部分先贤诏以从祀。乾隆四年(1739),御题“与天地参”匾额,并钦颁存学书目二十部。

淮安府学设教授一名,训导原有四名,后只存一名。府学共有廪膳生四十名,增广生四十名。自顺治五年(1648)起,府学学生定额六十名,顺治十五年(1658),生员定额二十名,此二十名内,拨淮安府下属州县四五名不等,其余名额俱拨淮安府首县山阳,主要因为淮安卫、大河卫人丁较多,居于山阳即赴山阳考试,均不分其为军籍还是民籍随军人员。康熙二十八年(1689),生员定额二十五名。乾隆二年(1737),海州分二名,存二十三名。武生定额为二十名,海州分二名,存十八名。淮安府学田自明朝万历十八年(1590),淮安知府倪涷置二十顷又五十五亩起,至万历三十五年(1607),署淮安府事推官亓诗又增置学田三顷八十亩,万历四十一年,淮安知府詹士龙又置学田九顷七十亩。共计三十六顷零五亩。山阳县无学田,教授许令典曾分以于县学。淮安城内除淮安府学之外,府学西北处还建有山阳县学,规制如府学,教导署、训导署、文庙、祠堂等一应俱全,是为山阳县培养人才之所。

自唐宋以来,随着淮安的政治地位的确立以及巩固,淮安城逐渐成为淮安辖境的文化中心,随着官学的设立,民间社学、义学、书院又陆续出现。明朝时,淮安城内著名书院有节孝书院、仰止书院等。清朝之时,民风淳朴,经济飞速发展,民间更为重教,此时期淮安城内书院林立,最为著名的除了节孝书院、仰止书院,还有忠孝书院、文节书院、正学书院、志道书院、嘉会堂、丽正书院、射阳书院、勺湖书院、奎文书院、淮阴书院以及春诵义学、久书义学等等。两朝淮安共有社学百所,分布于城乡各处。其中还有义学以及武学。明清时期,仅淮安府首县山阳一县就培养出文武进士286名,文武举人948名,其中文武状元4名,榜眼2名,探花3名,会元1名,解元9名。北宋著名诗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及三子皆中进士,世称“一门四进士”,为世所罕见。明清时期,仅淮安城北河下镇便出了进士67名,状元、榜眼、探花“三鼎甲”,翰林、侍郎、尚书、帝师等高官皆有。据《淮山肄雅录》记载,自清朝顺治十四年(1657)起,到光绪三十年(1904)止,淮安府儒学共计招收各州、县生员3950名。至清末,仅山阳县各类学堂已经超过百所。

淮安府儒学文庙曾有楹联:“马上文,胯下武,枚里韩亭,彪炳经纶事业;石边孝,海底忠,徐庐陆墓,维持名教纲常”。此联即为表彰淮安优秀人才并鼓励府学在读生员,马上文,指汉赋鼻祖枚乘之子,即枚皋,有云:“下笔千言、倚马可待”。胯下武,即指汉初三杰之一的韩信。石边孝,为宋代诗人徐积,曾任儒学教授一职,字仲车,对父母至孝,朝廷敕封为节孝处士,其父名石,徐积终生不用石,行路遇石避之。母亲去世后,徐积庐墓(古人父母死后,在墓旁搭屋居住,守护坟墓,谓之庐墓)三年。海底忠是指陆秀夫,其为南宋末年左丞相,宋亡之时其曾对幼帝赵昺说:“德祐皇帝辱已甚,陛下不可再辱。”毅然背赵昺投海殉国。文臣武将、忠臣孝子,皆为淮安人的典范。

淮安府儒学历史变迁

淮安府儒学建筑始建于宋景祐二年(1035),由知楚州转运使、七兵员外郎魏廉在原有孔庙基础上扩建而成,国子监直讲宋祁曾作《楚州建学》一篇并勒石成碑,明清两朝《淮安府志》均以此作为淮安府学兴建之始。宋建炎中,金兵南下,淮安城被攻,学宫毁于战火,至绍兴十三年(1143),金兵退去,楚州太守纪交草草重建儒学于淮安南市之西。绍兴二十三年(1153),楚州太守吴又于旧基复建。至隆兴年间宋、金战火又起,楚州城处两国边界,城池沦陷,楚州太守魏胜战场殉国,学宫以及众多城内建筑被毁。乾道五年(1169)又迁至清观街天庆观之西重建学宫。乾道八年(1172),楚州太守赵磻老大兴土木,兴建学宫殿庑等建筑。淳熙十年(1184),据教授吴莘记载,楚州太守王诇于原址原基重建儒学,学宫又回南门之内。开禧年间,金兵以七万铁骑,围战楚州城三月,弹尽粮绝后城池再次沦陷,学宫三次被毁,至嘉定三年(1210),楚州太守王孟祥修葺学宫。嘉定八年(1215)南宋朝廷委以中秘应纯之楚州太守重任。到任后,应纯之看到庞大的楚州被金兵摧残的破败不堪,面目全非,百姓大多为避战乱,背井离乡,楚州城几乎成为空城。城外耕田荒废,城内街市清冷。面对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楚州城,应纯之到淮后,“下车首访庠校”,到任后做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整修儒学校舍,依靠崇儒、兴学来安定民心。其次是加固城墙,加宽挖深护城河,以及开凿西湖并设斗门水闸,使湖相连,变平地为天险。并教习舟师以及组建民兵。应纯之首要兴学之举为复建学宫,“七月经始,八月考室,十月休工”。主要是在原孔庙之北扩建房屋,使学生“昕夕瞻庙像,起敬起肃”,又清杂草,湮坎沼,建围墙,增建斋堂,又祀忠孝文节四像,废庙东讲堂,改建于在大成殿之后,且植杏,名曰“杏坛”,又增学田、置祭祀器物以及书籍,又建献功堂于泮池。教授王呈瑞有《楚州兴复学记》一篇记载。此次大修,奠定了后来府学蓬勃发展的良好基础,府学建筑一直沿用至清末。嘉熙年间教授章士元又有重修,学正宋鼐有记。至元朝至元三十年元(1293)癸己,淮东廉访使贾钧、淮安路总管府总管阿思重修,后任总管梁曾有记。至治年间,总管暗普建学宫临街门,教授张天麟有记。泰定二年(1325),总管赵宗重建学门、斋舍,教授叶景伯有记。天历年间,总管董嘉议增加学租,重修庙学,教授罗文凯也有记载。宋元各时期的修缮与扩建,都为淮安府学进入明清两朝的鼎盛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和条件。

明太祖丙午年(1366)四月,明军进淮,张士诚部守将史文炳弃淮安城而去。淮安路改设淮安府,共领二州、九县,隶属中书省,又称直隶。洪武九年(1376)朝廷废行中书省改置江南承宣布政使司,淮安府从之。永乐十九年(1421),朱棣改京师为南京,直隶改称南直隶,淮安府仍属。至置淮安府起,淮安府儒学正式定名,并开始在社会稳定的形势下蓬勃发展。洪武九年(1376),淮安知府潘杰重修府学。正统七年(1442),知府杨理对府学建筑进行增修,学士马愉(正德府志为马伦)有记。景泰元年(1450),淮安府学教授鲍旻(正德府志为鲍  )礼劝士民在府学绘塑两庑贤像。天顺二年(1458),淮安知府邱陵增拓府学用地二十余丈。并重修府学,南京国子监祭酒吴节有记。成化三年(1467),知府杨昶又置地三十余丈创建射圃亭、号房、馔堂、凿井构亭,礼劝富民陈智等再新文庙并饰圣贤像,是年,广信知府,淮安金铣用石建棂星门,太学士陈文、学士王 

有记。弘治六年(1493),知府徐墉创建尊经阁。弘治十年(1497),义官徐昶出新圣贤像。弘治十七年(1504),巡抚都御使、总漕张缙兴建“兴贤”、“毓秀”二坊,提学御史黄如金又重修庙学。正德十一年(1516),知府薛  毁戟门外梓橦祠,建“忠孝”、“文节”二祠,并修葺斋号,整修宫墙,府学焕然一新。嘉靖十年(1521),淮安府学增建启圣祠与敬一亭,筑《六箴》碑,各县学也从之。万历元年(1573),知府陈文烛重修府学,有记。万历三十六年(1608),署淮安府事推官亓诗教又有重修,郡绅邱度有记。天启四年(1624),知府宋祖舜报请巡按御史发帑重修。天启五年(1625),淮安府学新建督抚名臣祠、教授宅、训导宅、文昌祠、魁星亭、奎光楼等建筑,并在淮安城墙之上,东南角楼南侧建魁星楼。崇祯十三年(1640),漕运总督朱大典重修淮安府学。自此至明朝灭亡,淮安府学不断新建、扩大,建筑已经成为淮安城内功能相对比较完善的官署建筑群之一。

清朝入关后,基本沿明制,淮安府仍设,隶属江南江苏布政使司。顺治九年(1652),由漕运总督沈文奎大修淮安府学,时任督学张能麟有记。康熙十八年,河道总督靳辅对府学进行重修,有记。康熙二十四年(1685),淮扬道道台高成美自捐俸禄对府学又有加修。康熙二十六年(1687),淮安知府单务孜募捐士绅,重修府学。康熙二十八年(1689),漕运总督董讷首次提倡捐赀(赋税)募修府学。康熙五十一年(1712),署淮安府事、江宁船政同知金灿捐俸修缮,由训导史孙逑监修,有记。后启圣祠毁,康熙五十四年(1715),署淮安府事、通判王芝、教授张发祖、训导史孙逑重建启圣祠。雍正六年(1728),淮安知府申程章重修府学大成殿。雍正十年(1732),淮安府学教授黄施愕重修明伦堂。乾隆三年(1738),知府胡振组、教授黄施愕、训导汪克绍请帑(府财库),并向淮安城士绅募捐,对府学大加整修,士绅汪开銮、吴山龙、汪谷诒、方壎、吴恒明、吴玉授均有捐赠,毕后淮安府学焕然一新,江苏巡抚张渠有记。乾隆六年(1741),淮安知府李璋新设乐舞生、司乐器者六十六人、舞者三十六人。直至清末,淮安在任漕运总督、淮安知府等官员均有对淮安府学修缮的记载,修葺间隔超过各级驻淮官署,可见官员重教程度。光绪二十一年(1895),淮安士绅王同庚,顾云臣等请知府张球拨款,陈述斋、朱炳卿等六位士绅筹款,将泮池照壁增高三尺。光绪二十三年,淮安府拨专款,对淮安府学文昌楼和毓秀坊进行维修。光绪二十九年(1903),淮安丁宝铨、周钧等士绅以文昌楼改建为藏书楼,漕运总督陆元鼎有记。光绪三十年,淮安府整治文渠,疏通并整理府学泮池,泮池东西共长八丈、南北宽四丈五尺。1905年,清廷废除科举制度,1912年民国政府废府设道,淮安府学随淮安府裁撤,连同封建王朝的科举制度,一并退出历史舞台。

淮安府儒学建筑概况

淮安府文庙是淮安府儒学主要建筑,淮安府儒学教授署、淮安府儒学训导署、淮安府学校舍、祠堂都设于文庙之中,此外还有府学试院,总面积相加约30000平方米。据乾隆《淮安府志》及光绪《淮安府志》记载,淮安府儒学建筑主要分为东中西三路,东路建筑主要为淮安府儒学、校宿以及署建筑等,中路为淮安府文庙。试院位于府学之西,与其一街相隔。

淮安府文庙。文庙位于淮安府儒学之西侧,为淮安府儒学主要建筑。建有戟门三座,均为三开间,戟门东西各建有一门,均称“持敬门”。内为文武官厅,用于祭拜孔子时文武官员休息以及整理衣着之用。又有棂星门三座。门前为泮池,有牌坊一座以及泮宫桥三座,此外还建有高大青砖影壁一座,上书“宫墙数仞”,东西建有红栅,又有二坊,曰“德配天地”、“道贯古今”。街东西还各建有牌坊一座,东曰“兴贤”,西曰“毓秀”。内建先师殿(大成殿)面阔五开间,两庑东西各建厢房十四间等等。群祀之秩,主祭官例于正祭日子时先祭,赞拜三献为常规礼仪,又有祝文。配位则四配之父,从祀则周子、张子、程子、朱子以及蔡氏之父。祭品分正坛祭品、东西配位祭品、东西从祀祭品等,有牲畜、五谷等,其余各祠祭祀均似。

淮安府儒学。位淮安府文庙东路,东围墙至系马庄巷处,正门位于棂星门之东,后有二门二间,位于明伦堂北首。明伦堂为五开间大式建筑,在文庙之后,又有四斋,东西列,各三间,东曰“博文”、“存心”,西曰“约礼”、“养性”。明伦堂后还有敬一亭,其后又有尊经阁,共为楼上下六开间,左右为号舍,共计五十五间。在明伦堂东侧,会馔堂三间,前有厨房三间。射圃在学门之东,内有观德亭,其中大门以及厢房等共计二十余间。在戟门前西侧建有宰牲房、神库、神厨,明伦堂东侧还建有祭器库三间。瑞莲池位于东庑之后,始建于宋代,因其特产并蒂莲,教授许令典曾重修其亭,至天启五年(1625)改建为督抚名臣祠。在东牌坊外,还有跃龙池、奎光亭等建筑。府学教授署以及教授之宅在文昌阁西北,有大门一间,大堂、二堂、三堂各三间,书房二间,厨房二间,茶房一间,余房二间。训导署即其宅院原有四所,后只存一处,在尊经阁之西。年久失修后,于雍正十年(1732),由府学训导汪克绍捐俸禄增修,前后青砖瓦房共计六间,另有厨房一间,草房四间。

淮安府试院。位于府儒学之西,即于中察院署之中,顺治年间改为试院。淮安府试院考场向沿蓆棚。雍正二年(1724),淮安知府祖秉珪、山阳知县罗珮、淮安府儒学教授蒋文元等易以瓦厂。海州、邳州升直隶州后,附考亦然。雍正十一年(1733),以邳州属徐州府,科岁试均改赴徐州城,而海州附考如旧。

淮安府儒学祠堂。据乾隆《淮安府志》记载,淮安府学有祠堂若干,如有崇圣祠一间,位于名宦祠、乡贤祠之北。文昌祠位于瑞莲池东南,共有楼上下六间,魁星祠一间,位于儒学大门北侧。名臣祠位于瑞莲池上。名宦祠位于乡贤祠之左,三开间,康熙五十五年(1716),由外河同知刘世奇重修。乡贤祠,三开间,在名宦祠右侧,又祠在汉楚元王庙之左。此外还有土地祠三间,等等,各个时间兴毁修建不一。

在清朝之时,重要官员的来淮视察,河道、漕运二督会办事宜以及官员间的招待宴请均选址于淮安府学之内,淮扬菜也在这里因为驻节淮安的朝廷高官的物质需求而达到鼎盛。清朝末年后,淮安府儒学建筑因为时局动荡、战争,建筑失修严重。1946年淮安第一次解放后,华中分局、五地委等机关领导常在府学内召开重要会议以及进行文艺会演。一九五八年,淮安县政府将又将淮安府儒学建筑群改建成为淮安青年公园,又在府学北侧兴建成淮安文化馆。“文革”时期,府学照壁以及大量遗存建筑又被拆毁。此后,破败的淮安府儒学建筑群只存轮廓,今院仍存。

淮安城书院、社学、义学、武学

书院之设立,始于唐宋。伴随官学的设立,淮安书院、社学、义学、武学相继出现在城内外。一些书院,一时著名。明清时期,淮安城是漕运总督坐镇之地,作育人才更是兴盛。淮阴书院是淮安城内颇为著名的书院之一,兴盛之时有生员百数十人,《淮阴书院记》中称“淮阴之盛不异于省会之区也”位于淮安城西南天妃宫后,旧时有君子堂为讲堂,有环号舍十五间,供学习者居住。乾隆六年(1741),漕运总督常安命淮安知府李璋在此建书院,袭淮安古称,名为淮阴书院,士绅捐金四百两,周以廊庑,造桥立亭,以资束修膏火,以此淮阴书院建成。乾隆七年(1742),漕运总督顾琮、淮安知府傅桩益振兴此,延先达之有道而文者为诸生师。乾隆十年(1745),淮安知府卫哲治、山阳知县金秉祚遴选生童,勤加省试。提调事务者为府学教授沈惊远,训导汪克绍。徐州、扬州二府众多学士自远而至,济济弦诵,堪称极盛。漕运总督常安有记。淮安向来人文荟萃,文人名士多会聚会于淮阴书院,书院有数十人组成的七艺社,每季会于书院,操觚角艺,夜以继日。四方游观者咏歌八景,传其胜概。《淮阴书院记》中还称其“无城市之喧嚣,而有藏修息游之乐,于以成天下善士不难矣”。

明洪武八年(1375),朱元璋诏立社学,教化民间弟子。实际淮安城早有社学,而费多存少。自明朝洪武年间兴学开始,又逐步兴盛。山阳县社学共计有六十五所,分别位于淮安城内东南、西南、东北、西北,新城东南、新城西北、北辰坊三处,城外满坊、安乐关厢各二处,南锁、柳淮、淮北三关厢各三,大义、淮北、柳淮、安乐四乡各二,马逻、羊寨、添差三乡各四,辛店南、北二乡各五,淮阴(今淮安区)南北二乡各四。明隆庆六年(1572),山阳知县高时重修县内各处社学。清康熙初年,江南学政胡在恪岁试淮安,奉部文,考取社师数十人以教社学子弟。淮安府内除首县山阳外,又在盐城、庙湾、清河、桃源以及安东设有多处社学,教育子弟。康熙年间,礼部下文,于省、府、州、县设立义学,延名师,供修脯,立规则,课余之时宣明圣谕。时任漕运总督兴永朝对此事尤为重视,于康熙三十二年(1693),在淮安城中首创义学四所,此时学徒最盛。康熙三十三年(1694)兴永朝迁职之时,童生哭送总督离淮安,一直传颂于淮安城内。兴永朝在城内创建的四所义学,一为秋礼堂,由总督漕运部院督察并监管,位于总督漕运部院西南隅南市桥北,雍正九年(1730),由漕运总督性桂重修。二为春诵堂,由淮扬道署督察并监管,位于总督漕运部院之东二郎庙南侧。三为冬书堂,由淮安府署督察并监管,位于高公桥大军仓西,乾隆五年(1740)淮安知府胡振组有修。

至乾隆十一年(1746),淮安知府卫哲治重修。四位夏弦堂,由山阳县署督察并监管,位于淮安西城常平仓之东三牌楼。武学主是我国古代的军事学校,始于北宋。庆历三年(1043)五月,朝廷置武学于武成王庙,武成王庙主要祭祀武成王太公,并从祀十贤,即管仲、孙武、范蠡、田穰苴、乐毅、张良、韩信、诸葛亮、李靖、郭子仪。此外,驻守淮安的两处卫级军事机构均设立武学,即淮安卫武学和大河卫武学。淮安卫武学位于淮安城东南明臣祠左,明朝初年建立,有泮池一方,砖桥一座,大门一间、二门一间,正殿五间,两庑各建有厢房八间。清时有武学官蔡时春、周世英等人。大河卫武学位于淮安新城大街大河卫右,明朝初年建,有大门一间,正殿五间,两庑厢房共计十间。至乾隆年间,武学官有陈栋、蔡纯臣、徐世选等人。

科举制发展到清末,日趋没落,弊端也越来越多,虽然朝廷对科场舞弊的处分相当严厉,但由于科举制本身的弊病以及舞弊越演愈烈,最终导致消亡。光绪二十九年(1903),由政务处大臣张百熙、经济特科阅卷大臣张之洞、会试副考官(充)荣庆等人奏拟,清廷颁布了我国历史上第一套学校正式课程《奏定学堂章程》,其中明确了学校的教育制度,并规定了各级学校的课程,因处癸卯年,又称《癸卯学制》。除规定学制外,还设《学校管理法》、《教授法》、《学校设置办法》等管理法规,制定了《学务纲要》、《大学堂章程》、《通儒院章程》、《优级师范学堂章程》、《初级师范学堂章程》、《实业教育讲习所章程》、《各学堂管理通则》、《任用教员章程》、《各学堂奖励章程》等。规定教育年限,学徒自六岁入学,九年小学、五年中学,高等学堂及大学堂六至七年,至辛亥革命后废止。《癸卯学制》是中国近代首个以教育法令形式公布并全国实行的学制,明确的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阶段划分,对课程设置、教育行政及学校管理等作了明确规定,也对中国后来的教育起到深远影响。淮安此时应随变革,儒学废除,学堂兴起。仅城内外新设、改建各类学堂约有百所,名列周边属县前茅。除各阶段文科学堂外,淮安在裁撤的漕运总督部院旧址,由江北提督刘永庆奏请创办了官立江北陆军学堂,设步兵、马兵、工兵、辎重等科,定额学生二百名,首年授普通军事学,次年授专业军事学,并实行野外操演、作战计划。三年毕业。清末废除科举,改革教育制度后,新的教育制度代替了传统科举制度,此后淮安府儒学功能丧失,其建筑也逐步改为他用,淮安府儒学渐渐地从封建时期兴盛的科举教育制度的载体变成了淮安漫长教育变迁的历史,淡出人们的视线。

今址淮安府儒学泮池仍存,高大的“宫墙数仞”照壁修葺如故,还有零散存在的府学建筑,还仍然记载着淮安封建时期儒学教育的鼎盛。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