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府城研究 > 寻访名医汪筱川老宅

寻访名医汪筱川老宅

2017-7-9 14:33:53    作者:李梅芳    阅读:594    评论:0

    河下古镇吴承恩故居的后面,是幽深狭长东西走向的估衣街,街南面的粉章巷,是一条与之相通的南北巷。在这条巷中,曾住着一位声名显赫,饮誉两淮的名医汪筱川。一个飘着细雨的午后,我探访了一代名医的居所。
    粉章巷3-1号,一个门楼高高而大门矮矮的地方就是了。只有门洞没有门,可以长驱直入,一口古井在路心,迎门可见。坐北朝南有一排房,几步上去,可走进人家。面西正对大门的地方,是三间没有盖好的半成品房,稍显凌乱。中间空地,长着青草野花,好似一片原野。
    河下汪氏医家,原籍清朝徽州府的休宁县,经营盐业而入淮,边商边医。汪家从医者延续二百余年,列位医者中以汪筱川最为杰出。
    汪筱川名九成,是汪家第五代传人。从小天资聪颖智力超群,十六岁弃儒就医,凭着精湛的医术,能灵活变通。遍读医典的同时,还读经史攻技艺,棋琴书画造诣颇深,达到于学无所不窥,其修养让人望其项背。汪筱川是山阳中医学派中的一员,热心于公益事业,济贫馈药,捐款办公善堂、救济堂等;兴修水利修复名胜;与人一起在闻思寺开设中国红十字时疫医院,在河下设防疫施药局,这些善举得到地方人士的爱戴与赞扬,赠以“弥患无形”匾额。
    汪筱川中年时家境殷实,在河下的粉章巷购买一处宅子,较宽敞,园内种有时令水果各样花草,他当年坐家看病时的厅堂叫作蝴蝶厅。有一书斋:梅竹山房,由名可知雅意。室有兰菊,院有梅竹,廊厅几凳,与雅士名流吟诗作画抚琴下棋,生活惬意。日本侵华战争打到了两淮以后,这处宅子遭受劫掠,一片破败。他曾写诗自嘲:残书千百卷,破衣数十件。几枝秃大笔,几方坏端砚。心生悲凉,从此杜门却扫,不与闻时事。他一生爱读书,满腹经纶,医术精湛,桃李满天下,热爱公益,德高望重。1947年仙逝,享年八十整!
    想着曾经的高雅,看着眼前的落差,我感慨万千。这时从台阶上走来一位老妇人,清瘦矮小,一脸笑容,问我的来意。交谈中得知,老人姓周,83岁,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从汪家手中购得此房。正对台阶的两间小瓦房,当年是药室,东边的两间分开的小平房,当年是蝴蝶厅,一只展翅的蝴蝶,四角翘翘形象生动,老中医在里面望闻问切,治病救人,后有门与药室相通。到了朱家手中后,年久失修,四处漏雨,于是将蝴蝶厅拆除,盖上可避风雨的房屋。再东边连绵着三间大屋的地方曾是一片竹林。面西的三间半成品房,原是汪家老房,后被姓陶的买去,翻建时被叫停,算作拆迁去了别处。朱姓人家的西边也是汪家的房产,被一杨姓买去,另起了院墙。一处老宅,现被三家分割,院子的布局大相径庭,无梅兰之身影,无丝竹之悦耳,有的是充满生活气息的丝瓜南瓜,还有充满大自然气息的小草野花。
    告别老人,走到古井旁,伸头看了看井水,深幽,只一抹亮光在里面晃悠。也只有这口古井,知晓经过的人经历的事,眼看着由盛到衰由富到贫,眼看着经历战争的劫掠,主人内心的苦楚与悲凉,目送着一代名医仙去,它如同为主人画出的一个句号。只是内心还在波涛暗涌,希望一肚子翻滚的故事能重见天日。当初它日日听着主人为人去除疾病之苦,也日日听着主人的雅乐,赞着主人的善举,颂着主人的厚德,如今曾经的一切变了模样,不变的是它默默的守护!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