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辨讹 > 乾隆“钦赐牌坊”北立柱还在翔宇大道路基下

乾隆“钦赐牌坊”北立柱还在翔宇大道路基下

2017-11-27 10:16:08    作者:秦九凤    阅读:102    评论:0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与河下已故王汉义老人是亲密文友。一次会前,王汉义对我说,我们河下的许多文物古迹都不见了。像我们河下通向板闸、过头桥不远的“歇肩亭”、亭前的那座乾隆皇帝的“钦赐牌坊”等都不见了,我一听连忙问:“是不是在今天的环城路(指板闸到古末口东侧十字道口的翔宇大道和从这个十字道口再往南的楚州大道,也就是今天从板闸向东再往南直至南门的有轨电车行车线,当时叫环城马路)乌沙东干渠的东侧?”他一听立即睁大眼睛说:“对,对!你怎么知道的?”我调皮地回答说:“义老,你先告诉我‘钦赐牌坊’是怎么来的,然后我再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好吗?”
    王汉义同志一听笑了起来。他连忙像讲故事一样向我说起了“钦赐牌坊”的来历。
    “钦赐牌坊”是由条石竖立、横架起来的。牌坊上头横额的厚石壁上,镌有“顺天府通判丁”六个大字,四边还镶有龙形雕纹。原来,这座石牌坊就是因为乾隆皇帝在此“戏”题诗句,大学士丁璋被贬而奉旨建造的。
    清高宗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春天,四十九岁的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历出京南巡,由翰林院大学士丁璋随驾陪同。他们一路上是微服私访,注意察看民情,同时游山玩水,谈诗论文,这样也就渐渐地免去了君臣之礼。丁璋,福建人,进士出身,官至翰林院大学士,知识广博,颇有才华,深得乾隆的宠爱和重用。有一天,君臣由西边的清河县(今清江浦区和淮阴区一带)来到我们的山阳县(今淮安区)境内,行至“歇肩亭”内小憩。乾隆帝抬头看见路边坟墓前设有供桌和石人石马,便指着石人石马对丁璋说:“卿家识此物否?何名?”丁璋笑着随口答道:“此物名曰‘仲翁’也。”原来,这石人石马乃是祭祀之物,古人都叫它“翁仲”。丁璋在回答时故作倒置,本是一句戏言,说明自己并非见识浅陋之辈。哪知乾隆帝听后,诗兴勃发,为了显示一下“君贵臣贱”的才华,立即命随从取过文房四宝,挥笔题诗一首,诗曰:“翁仲何能说仲翁,十年寒窗欠夫工。朝中妄自为林翰,贬去江南作判通。”
    这四句诗,每一句的最末两字都作倒置,可谓工稳绝妙之至。可是,在那皇帝说话是金口玉言的封建社会里,他的手迹就是“圣旨”,岂能违抗?丁璋只好跪地谢恩,奉旨上任,尔后就建造了这座“钦赐牌坊”。乾隆帝因“君无戏言”而难以收回成命,也就只好将错就错了。十四年后,乾隆忽然想起此事,才又将丁璋召回京都,重新担任翰林院大学士。
    笔者听了王汉义讲的故事后就把我是怎么知道这个牌坊的事告诉他。
    1977年笔者带领席桥公社(今淮安区席桥镇)的150名民工负责铺筑从板闸到礼字坝段的环城路的沥青路面。当时“钦赐牌坊”已基本毁坏了,只有那根北立柱大条石还竖在那里。处于环城路中心略偏北的位置。我便让民工们挖那立柱的基脚,以期将立柱放倒。可是经过二十多位年青力壮的小伙子一连挖了三天,却还放不倒它。原因是这根立柱的基脚太大太牢太深了。于是,我经过询问地方民众,说头桥有位石匠,可请他来把石柱用錾子錾断。
    笔者找来了那位五十多岁的石匠。他到现场一看说,这根立柱是苏州麻石料的,它的坚硬度比花岗石还要强得多。你要给我150元工钱和150斤无烟煤我才能接你这件活。我说,你要工钱是天经地义的,你要煤是何道理?石匠师傅说,我的錾子錾不动苏州麻石,錾口钝了必须放到炭火上烧红了淬火,再来錾石柱,要反反复复多少遍才能把这根顽固的立柱錾断。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就跑到当时的施工工程处——淮安公路管理站——找到有关领导。他们认为150元工钱可以付,可是煤炭当时是国家计划供应物资,报批要费很长时间,会影响我们的工期,并要我们再想想其它办法。
    我回工地时,见到渠北拖拉机站的蔡久星正开着东方红链轨拖拉机压路面。我顿时眼前一亮:何不用“东方红”将立柱拖倒?!我就让蔡司机将车子开到那根立柱旁,让民工们将系在拖拉机尾部的钢丝缆绳牢牢地绕到立柱顶部,再将车子开动起来。还不断地改变方向,以期使用物理的“疲劳”方法将立柱拉断。可是整整两个多小时,那立柱还赖在那里不肯挪窝。焦躁的我就请蔡师傅下车,自己跳进驾驶室——笔者曾经于1961年到1962年在沐阳马厂学习过农业机械的驾驶与修理——然后加大油门,直拉得东方红的烟囱里黑烟滚滚。又经过笔者半个多小时的强力拉拽,这才将那根立柱拖倒在地。可是当我让民工们将其抬走时,它却像生了根一样,始终“不肯”离开。而当时施工任务很紧,我只好决定将这根石头立柱放倒在原地,和路基土混埋在一起。至今,它已长眠地下四十年了。前几天,我乘轻轨电车去市区,路过当年埋“钦赐牌坊”立柱处时,发现路前方的北侧是“梦江南大酒店(芳芳私房菜馆)”。也就是说,那根立柱仍躺在梦江南大酒店东侧的翔宇大道路基下呢。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