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三亲资料 > 我家的独耳桶

我家的独耳桶

2018-11-7 15:43:00    作者:秦九凤    阅读:79    评论:0

    水桶一般都是双耳驾一把,便于装水后的手提或系上绳子后抬或挑。然而,我家却有一只与众不同的水桶:它只有一个“耳”,所以我们一直叫它独耳桶。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从乡下住到城里,到城里后又三四次搬家,我却仍然没有丢掉它。因为是我家的传家宝,在它身上留有许多使我深刻难忘的记忆。
    独耳桶是我爷爷还是我父亲制的已不得而知。至今已有了100多年历史。我小时听父亲讲,起初,独耳桶是为了方便家养耕牛喝水:夏天天热,牛干重活久了需要喝大量清水,如果用两个桶把的桶装水给牛喝时,牛常会因牛角触碰桶把而使头一下伸不到桶里,渴急了的牛一甩头不是把水桶甩了个粉碎就是洒了一地的水。而用这只独耳桶盛水,牛饮起水来就方便多了。。
    1946年蒋介石兵犯我们苏北解放区,共产党地方干部北撤前要求我们老区人民坚壁清野,我家就把一点黄豆和几斗玉米装进独耳桶,再埋进自家门前菜地里。国民党28师的部队住进我们庄上后,为怕遭到人民武装的夜袭,就强拉民伕在他们的住地周围挖掘环庄堑壕,竟一下挖出了我家藏粮食的独耳桶。于是,国民党部队就说我家“通共”,粮食被强行拿走不算,还卸去我家一扇门板以示惩罚。我妈妈想夺回门板,就一边抱着5周岁的我一边用手死死抓着门板不放。于是,匪兵们恼羞成怒,对我妈妈拳打脚踢,依偎在妈妈怀里的我也少不了被拳脚磕碰,疼得我大哭大叫。母亲不忍心我这个幼儿被打,流着泪松开了手,愤怒地望着匪兵们扛着我家门板扬长而去。这时,她的泪眼忽然看见了已被倒走粮食而扔在门前的那只独耳桶,就赶紧趋步向前,将桶捡回家中。这便是独耳桶留给我最早的记忆。
    1958年“大跃进”,全国范围内兴起了办公共食堂、全国人民都吃大锅饭的做法。一天三顿要到食堂去舀那能照见自己影子的稀饭。于是,独耳桶又派上了用场,每天都用它到食堂打“饭”。有时我或者我父亲把那稀汤从食堂打回家,再悄悄倒进自家的锅里,烧开后或拌上点菜干、树叶、榆树皮什么的,以“改善”一下全家人的生活,填充那好像永远也填不饱的肚子。
    大呼隆生产时期,独耳桶成了我家的“粮囤子”,每次生产队分的一点点粮食都装在独耳桶里。虽然它只能装个三、五斗,可是常年它都是空空的。
    “文革”期间,家家户户墙上都要贴上毛主席语录。我和社员们就用独耳桶装上浆糊去贴。独耳桶竟为宣传毛泽东思想做过历史的贡献。
    改革开放后,分田到户,粮食一下收多了,祖祖辈辈种地的我正准备买头耕牛,心想,独耳桶又可以为牛喝水作出它本来该有的贡献了,没想到45岁的我还被国家有关人事部门破格由农民录用为国家干部。我也由一个期盼用牛耕地的人改行为用笔“耕耘”的人,由于我命运的改变,独耳桶也就只好退出历史舞台了。这样,我由农村进了城,当上了国家干部。只是,这只独耳桶我却怎么也舍不得丢掉,因为它是我的传家宝!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