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山阳瞿佑与《剪灯新话》

山阳瞿佑与《剪灯新话》

2019/2/11 15:22:21    作者:叶占鳌    阅读:189    评论:0

    以《滴泪痣》走红的武汉作家李修文,在其戏仿小说《裸奔指南》的自序中,言称瞿佑的《剪灯新话》是其“枕边书”,并认为《剪灯新话》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短篇小说集之一”。瞿佑,字宗吉,号存斋,籍属山阳(今江苏省淮安区),祖居钱塘,元末明初的著名诗人、小说家,其代表作《剪灯新话》为明初文言小说的开山作、代表作,被列为古代十大禁毁小说之一。清初钱谦益称他“风情丽逸,著《剪灯新话》及《乐府歌词》,多偎红依翠之语,为时传诵”,而自明正统七年其被统治者列为禁毁小说后,其文本很难被一般读者所涉猎,因此在正史上亦未有记述。
    瞿佑生平
    “山阳才人畴与侣,开口为今阖为古”,瞿佑友人桂孟平曾如此诗赞瞿佑的才情。而瞿佑为淮安山阳人的记述,史料并不甚多,可见的譬如:中华书局1991年出版的《古本小说丛刊》第33辑中的《〈剪灯新话〉句解》卷一瞿佑自序中署有“洪武十一年,岁次戊午,六月朔日,山阳瞿佑书于吴山大隐堂”,台北天一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明清善本小说丛刊》中的《剪灯新话》的卷首也题有“山阳瞿佑宗吉著”。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瞿佑(1341—1427),字宗吉,号存斋,籍属山阳(今江苏淮安),祖居钱塘。”(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8月出版)
    关于瞿佑的生卒年,比较通行的说法是其生于至正元年(1341),卒于明宣德二年(1427),譬如上文所引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中的“瞿佑(1341—1427)”之说是错误的。据中华书局1991年版《重校剪灯新话后序》,可以知道瞿佑永乐十九年时75岁,则其生年应为元至正七年(1347)。而佐以瞿佑《乐府遗音》中的丁丙跋语“先生生于元至正七年丁亥七月十四日,……宣德八年卒,寿八十又七”。此说瞿佑词也可为证,其《水调歌头•乙未初度日自寿》起拍即言:“六十九年我,老作塞垣民”,乙未为洪武十三年(1415),前推68年即为元至正七年。而明陈霆《渚山堂词话》卷三亦载:“宗吉以至正丁亥生,屈指至丙午,年才弱冠……”由此可知,瞿佑生于1347年,卒于1433年无疑。
    明洪武年间,瞿佑官至仁和训导、临安教谕(今浙江杭州一带)。建文年间入南京太学助教,后升周王府长史。明永乐十三年(1415)其因“诗祸”入狱,充军陕西保安,10年后才得以还乡。仁宗年间被召还,后担任明英国公张辅家塾3年。
    瞿佑一生著述颇丰,有文言短篇小说集《剪灯新话》以及诗文集《春秋贯珠》《诗经正葩》《阅史管见》《鼓吹续音》《通鉴集缆飧误》《香台集》《香台续咏》《香台新咏》《乐府遗音》《兴观诗》《顺承稿》《存斋遗稿》《咏物诗》《屏山佳趣乐全稿》《余清曲谱》《天机云锦》《游艺录》《大藏搜奇》《学海遗珠》《香台百咏》《归田诗话》《余情词》等。
    最早的禁毁小说
    明洪武十一年(1378),瞿佑以其创作的文言小说集《剪灯新话》轰动了文坛。《剪灯新话》堪称明代传奇小说的开山作、代表作,国内本已佚。此书4卷20篇,包括《水宫庆会录》《天台访隐录》《令狐生冥梦记》《联芳楼记》《渭塘奇遇记》《鉴湖夜泛记》《富贵发迹志》《三山福地志》《牡丹灯记》《申阳洞记》《华亭逢故人记》《永州野庙记》《金凤钗传》《修文舍人传》《翠翠传》《绿衣人传》等,另有附录《秋香亭记》1篇。
    这些小说,大都为元末明初时的一些故事,具有幽冥怪奇的色彩,其中不少作品以怪诞的形式,记录了乱世士人的心态,表现了作者以反思历史、反映战乱为己任,“《剪灯新话》传诵的不是科举中人和北里名媛之间的风流韵事,而是兵火之余,发生在如画的江南水乡的恍惚迷离的悲欢离合。它不是旧传奇的简单复活,而带有元末明初特定的社会背景”(徐朔方《瞿佑的〈剪灯新话〉及其在近邻韩越和日本的回响》,见《小说考信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7月版),如《华亭逢故人记》写全、贾二子,于“国兵围姑苏时起兵援助张士诚,后因兵败赴水而死。后游魂遇故人于郊外,坐论怀才之士在乱世之中“贫贱长思富贵”与“富贵复履危机”的两难心理,反映了当时士人的心曲。他们感慨韩信、刘文静等“功臣”“卒受诛夷”。这正当明太祖大杀功臣之时,其矛头所向,不言而明。在《修文舍人传》中,作者又借人物之口,抨击当世用人“可以贿赂而通,可以门第而进,可以外貌而滥充,可以虚名而邋取”,流露出作者对于黑暗的大明王朝的不满的情绪。
    此外,本书中多描写爱情婚姻故事,散发出一些市井的气息,世俗的贫民、商人开始成为小说的主人公。他们蔑视礼教,大胆追求婚姻的自由。如《翠翠传》中的主人公翠翠是一位“淮安民家女”,她与同学订下私爱后,便向父母公开表示:“妾已许之矣,若不相从,有死而已,誓不登他门也!”而当男家贫寒,自觉“门户甚不敌”,不敢遽然答应时,女方的家长则表示:“婚姻论财,夷虏之道。吾知择婿而已,不计其他!”后来翠翠在战乱中“失身”,作者对她也并无封建礼教的谴责之意,最终还是让一对有情人在冥冥之中常相厮守。而《联芳楼记》写一对富商姐妹薛兰英、薛蕙英,聪颖秀丽,精于诗赋。一日,窥见青年商贩郑生在河边洗澡,就“以荔枝一双投下”,主动表示爱慕。晚上,垂下竹兜,就将郑生吊上高楼,“自是无夕而不会”。双方父母知道后,也没有按照礼教来加以训斥,倒是开明地成全了他们。
    附录《秋香亭记》,实是作者的自传。瞿佑生活的年代正是经历了由乱而治的元明易代之际,其亲身经历了元末动乱的冲击,战乱使瞿佑失去了心爱的恋人杨采采。而《秋香亭记》写商生与杨采采自幼相爱,互约为婚,元末乱起,天各一方,有情人难成眷属,采采嫁给了开彩帛的王氏为妇。这个悲剧写出了乱世带给百姓的灾难,并反映了商人势力的滋长。此篇别置附录,可见非同一般;孔门弟子有名商瞿,故用作者用“商生”之名自况,作者也将自己的许多经历塑造在商生这个主人公身上,秋香亭即是作者家里传桂堂的影射。
    凌云翰在此书序言中评价:“矧夫造意之奇,措词之妙,粲然自成一家言。读之使人喜而手舞足蹈、悲而掩卷堕泪者,盖亦有之。”这就不难理解它在明初之时不仅能使所谓“市井轻浮之徒争相诵习”,而且也使“经生儒士,多舍正学不讲,日夜记忆,以资谈论”(《英宗实录》卷九十)。
    而在明正统七年(1422)二月,国子祭酒李时勉奏请禁毁“《剪灯新话》之类”书籍,认为“若不严禁,恐邪说异端,日新月盛,蛊惑人心”,这是现知最早的官方确定禁毁某部小说的文字材料。
    意义与影响
    在明代前期文学全面衰退的情况下,《剪灯新话》等作品继承元末文学的精神,并且有新的发展,成为中国小说史上重要篇章。它的出现,标志着明代传奇小说的崛起,并有力地影响着明清时代的文言小说创作。
    正是在瞿佑的《剪灯新话》影响之下,出现了一大批瞿氏风格文言小说,较为出名的有李昌祺的《剪灯余话》。李昌祺(1376—1452),名祯,卢陵人,永乐二年(1404)进士,为翰林院庶吉士,预修《永乐大典》。后升任礼部主客郎中,迁广西左布政使。晚年辞官归家。李昌祺为人刚严方直,居官有政声,学问赅博,富于才情。其于明永乐年间《剪灯余话》,5卷,21篇,题材和写法全仿《剪灯新话》,而篇幅更长。而在万历年间,邵景詹的《觅灯因话》也因循了《剪灯新话》的思想。邵景詹,号自好子,始末不详。他在《觅灯因话小引》中,借“客”之口说:“是编可续《新话》矣。” 《觅灯因话》2卷,8篇,专门记有如《剪灯新话》一样的遗闻琐事。此外,马中锡的《中山狼传》、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等,也受到了《剪灯新话》的有力影响。凌濛初白话小说《二刻拍案惊奇》中的《李将军错认舅,刘氏女诡从夫》、叶宪祖戏曲《金翠寒衣记》、袁声的《领头书》故事皆来源于《剪灯新话》中的《翠翠传》。此外,瞿佑《金凤钗传》也被凌濛初改编为话本小说《大姐游完宿愿,小妹病起续前缘》,沈璟也据此作传奇《坠钗记》。15世纪中叶,瞿佑《剪灯新话》传到韩国,金时习随即仿作《金鳌新话》一书,成为韩国小说的始祖。1921年3月,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龙之介访华前夕所著的短篇《奇遇》,基本就源自于《剪灯新话》中的《渭塘奇遇记》。
    瞿佑,明初文言小说的代表作家,不仅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不可忽视的地位,而且在世界文坛上也有着其不可抹灭的影响。但因其一直被列为禁毁小说,而成为淮安文史研究的盲点。笔者认为,相关文化部门应当重视这位明代文言小说的代表作家,挖掘、整理其历史文化资源,从而充实、丰富淮安历史文化宝库。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