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恩来与邓颖超研究 > 周恩来《大江歌》中首句还应是“掉头东”

周恩来《大江歌》中首句还应是“掉头东”

2020/5/29 10:03:45    作者:秦九凤    阅读:596    评论:0

笔者(右)与王士琴

 

  《美与时代(下)》2012年9期上有赵金九的文章《是“棹头东”,不是“掉头东”——我对周总理“大江歌罢掉头东”一诗的解读》。其实,早在2000年7期的《咬文嚼字》上就刊有周德茂的文章《“掉头东”和“快登临”》,都认为周恩来东渡日本时写下的《大江歌罢掉头东》一诗中的“掉头东”应是“棹头东”。《海内与海外》、《文艺报》《作家文摘》等也用过类似文章。笔者读了之后颇为惊异。经长时间翻查资料,终于找到了几个方面的依据,说明周恩来在这首诗作里写的还应该是“掉头东”,而非“棹头东”。
  一、王士琴的亲口解释
  1991年10月,笔者为筹建我们淮安周恩来纪念馆,特意前往北京,拜访了当时健在的王士琴老师。她是周恩来的嫡亲弟媳、周恩寿夫人。在我们交谈有关情况时,她突然问我:“小秦,你知道兄长(王士琴对周恩来的称呼)那首《大江歌》吧?”当她听了我的回答后又说,“现在社会上有人竟说兄长写的是‘棹头东’,不是‘掉头东’。其实,我听我的姨父对我说过,兄长当时写的就是‘掉头东’,不是‘棹头东’。”她的这几句话还清楚地留在我的笔记本上。时间是1991年10月24日下午。
  王士琴老师说的“我的姨夫”就是周恩来的南开同学、好友张鸿诰先生。王士琴才5岁时,生母突然病故,父亲王洪杰(字采枕)娶了续弦陈玉文。陈玉文的姐姐就嫁给了周恩来的南开同学兼好友张鸿诰。因此王士琴叫张鸿诰姨父。张鸿诰先生正是当年周恩来从日本回国时向周恩来求索这幅字并收藏了几十年的当事人。1976年周恩来逝世后,张鸿诰将周恩来的这一珍贵手迹捐赠给了国家。1981年11月9日,张鸿诰先生辞世。

 

常竞超文章局部


  二、常竞超的回忆
  周恩来在南开读书时与张鸿诰、常策欧两人不仅是同学,而且是同居一个宿舍两年多的好学友。常策欧儿子常竞超在天津周恩来同志青年时代在津革命活动纪念馆1986年12月编出的《周恩来青年时代资料研究》第7期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周恩来的〈大江歌罢掉头东〉》一稿。文章在记述了有关这首诗的书写、周恩来手迹的珍藏等等情况后,常竞超写道(在该期杂志的44页右侧):
  不久,当我再次去看望张鸿诰时,他又回顾了有关《大江歌罢掉头东》一诗的情况。他严肃地对我说,现在有人把这首诗的第一句“大江歌罢掉头东”的“掉”改为“棹”,这与周恩来的手迹不符。当年周恩来赠我这首诗时,他写完之后,还曾当场将诗读了一遍,我印象很深,就是“大江歌罢掉头东”,其他人怎么能任意改动呢!张鸿诰谈到这里时,心情很不平静。
  这也就是说,当时健在的张鸿诰对一些人将“掉头东”改为“棹头东”是很有意见的,而且已经在和常竞超的谈话中,做出了明确的表述。

 

周恩来日记手稿


  三、周恩来的日记
  周恩来一生之中,只有1918年东渡日本期间比较完整地记了将近一年的日记。在1918年1月28日,他在自己日记“提要(修学)”栏中写道:“前路蓬山一万重,掉头不顾吾其东”。这两句话是梁启超当年变法失败后流亡日本时所写的《去国行》中的诗句,是真实反映周恩来当时心态的有力证据。因为周恩来十分崇敬梁任公(启超)不顾个人生命安危坚持为国变法的做法。而且,他录这两句诗也正好是他写作《大江歌罢掉头东》不久的时候,离他归国亲笔书写的时间也不是很远。这更是周恩来“掉头东”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
  上述两位当事人均是直接听收藏人张鸿诰先生说的,应该在史料上具有一定的权威性,而且他们都反复说:掉头是表示动作有力,表示周恩来为寻求救国真理的决心很大,他的行动坚定有力,义无反顾!而周恩来自己日记上的记述更是对“掉头东”这一手迹作了无可争辩的佐证。当我们反复吟读这首气势磅礴的诗时,如果是“棹头东”,就感觉到只有意境的美,而看不出“掉头东”的力量和决心。所以,依笔者拙见,周恩来的《大江歌》中的第一句话还应该是“大江歌罢掉头东”而决不是“棹头东”。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