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民国风云 > 抗战中的淮安

抗战中的淮安

2016/1/2 8:43:32    作者:淮民同进    阅读:8728    评论:0

    “八一三”淞沪抗战失利后,江苏省会镇江形势岌岌可危,省政府撤往苏北,辗转江都、扬州后到达淮安,直到沦陷前的一年多时间里,淮安担负起指导、组织江苏抗战的重任。
    1939年3月,日军由徐州经泗阳侵入淮安,淮安沦陷,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后淮安光复。日治的六年中,淮安人民备受煎熬。1946年2月10日《新华日报》刊载:“在八年抗战中,淮安被日寇杀害及在战争中死亡者8368人,被日寇摧残而致残者180人,全县人口6万,平均约7人中被日寇杀害1人,521人被日伪虏去,妇女672人被强奸,烧毁与拆去公私房屋27615间,抢去粮食30余万担,猪羊3600头,鸡鸭20700只,柴草89.7万担,武器长短枪700支,款项(金银法币)折合抗币三亿五千万元,家具896000余件,衣服298000余件,砍伐树木5万棵。”
    然而,哪儿有压迫,哪儿就反抗。淮安人民没有屈服,拿起了武器,勇敢地与侵略者作战,保卫自己的家园。共产党领导的战斗(战役)有:洪码头包围战(1940年2月9日)、六塘河战斗(1940年8月15日-16日)、三岔伏击战(1941年4月12日)、高良涧守备战(1941年4月)、林码头战斗(1941年7月)、郑潭口战斗(1941年9月20日--21日)、淮阴城奔袭战(1942年10月19日)、汤集战斗(1942年10月26日)、淮海区反“扫荡”战役(1942年11月15日-12月18日)、丁集阻击战(1942年11月15日)、淮海区交通破袭战(1942年12月1-30日)、钦工战斗(1943年4月4日)、刘老庄战斗(1943年3月18日)、淮海区夏季反击战役(1943年4月8日-8月20日)、顺河集等战斗(1943年4月18日)、老张集战斗(1943年8月3-6日)、李圩子战斗(1943年10月24-26日)、钦工镇南战斗(1943年12月17日)、王圩、张口、合兴庄等战斗(1944年1月3-17日)、淮河沿线战斗(1945年2月14日-4月18日)、车桥战役(1944年3月5日)、韩庄阻援战斗(1944年3月5-6日)、高杨战役(1944年4月19日--5月4日)、顺河集阻击战(1945年2月7日)、丁头庄战斗(1945年2月22-24日)、淮阴城北伏击战(1945年3月7日)、石塘、赵徐庄战斗(1945年5月11-14日)、涟水城东战斗(1945年7月21日-22日)、淮阴战役(1945年8月27日--9月6日)、淮安战役(1945年9月15日-22日)等。
    国民政府方面,江苏省政府韩德勤主席率领所部第89、第57两个军,留在了苏北敌后坚持抗战。初期,省政府设于淮安,淮安成为苏北抗战中心城市和国民政府游击军根据地的核心。淮安沦陷后,韩德勤率领第89军主力和机关人员从淮阴转移到泰州地区坚持抗战。1941年2月以后,韩德勤率领机关和部队再次到达里运河的淮安、宝应以东建立根据地。他的省府和副总司令部设在淮安县东乡的蒋桥镇;第89军军部及117师第35旅驻在淮安北乡车桥镇;第117师第350旅驻札盐城西乡的安丰镇;第117师第349旅驻宝应县陶家林;第33师97旅驻淮安东乡的曹甸镇。第67军霍守义第112师的部队,分别驻在阜宁县的益林、泾口两地。从1941年春到1943年春,韩部在这荒僻狭窄的沼泽地坚持抗战。
    1943年2月,日军对韩部发动春季大扫荡。韩部虽拼死抵抗,仍不能有效阻止敌人的进攻浪潮,节节败退,根据地多被日军占领,只得向北转移至苏嘴一带暂时休整。韩率省政府侨置皖北,部队仍留在苏北和苏皖边区,坚持游击战争。
    由于国共军队坚持游击战争,淮安沦陷的六年中,日本仅能控制当时的淮阴、淮安、涟水、盱眙等县城,淮安广大农村地区,在大多数的时间里仍处于国共军队的有效控制中。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抗日战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淮安等地相继光复。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