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重读《延龄瑞菊图》

重读《延龄瑞菊图》

2015/6/8 10:40:12    作者:郭寿龄    阅读:4116    评论:0

 

    《延龄瑞菊图》是关天培为祝贺老母吴太夫人八十寿辰,请岭南画家何翀(字丹山)画的一幅画。“延龄”是菊花的别称,此画原珍藏在关氏后人手中,因画上有林则徐、邓廷桢的题诗和关天培的“自述”,被国家鉴定为一级文物收藏。四十多年前的1962年,笔者曾拜访过关天培的嫡系玄孙关和甫老先生,抄录了画上的题诗、题字。此资料在文革中失落,十多年后的1979年,我又在南京博物院见到此画,因为是展品,不可能将资料重抄。近日,老教师何毓功先生将自己珍藏多年的资料赠予,使我得以“重读”,再次受到深刻的教育和心灵的震憾。现将关天培的“自述”全文抄录于下:
    延龄瑞菊图自述
    道光甲午秋九月培奉天子命驰驿来粤,提督海上诸军。当期也,培迎养老母吴太夫人在苏松镇署,获闻恩旨即谕培曰,尔年力强壮,正当报圣恩之时,将来建功立业,遂汝素志,即此足以显亲。闻得岭南瘴厉途遥,往来不能自便,我年近八旬,不堪跋涉,着长孙奎龙送我回淮,携眷速赴新任,移忠作孝,不必分心以母老为念,云云。培再四苦求,奈慈心已定,难以挽回,不得已令长子奎龙次子从龙偕妻女辈伺母回乡,尽心代培奉养。十月朔,舟次姑苏,培忍泪叩辞,只身赴粤莅任。后虽禀叩长通,究不获晨昏定省。惟公务无分巨细,事事尽心,以遵慈训,报慰母怀耳。戊戌八月二十六日,值老母八十正庆,培亟思告养,适洋面遇事多艰,思亲念切陟屺徒劳,孰料精诚所至感及花神。是秋,署中所植菊花百余株忽现奇葩:有并蒂双者,有一蒂三花如“品”字者,有重楼花分三层者,有一茎双头花四朵者,更有黄菊一枝顶开大菊一朵,又于花瓣中另生六茎,长者二寸,短者寸余,茎端各开小花一朵,共成“七子”之形。当盛开之际,不独水师寅僚同相玩赏,适刘菊人司马、侯兰台明府因公至署,咸称曰:“菊号延龄,此必太夫人花甲重周之预兆,请图之以记寿征。”培细味二君雅论也,第培本系武夫,何可忽言文事,贻笑方家。或曰“此为记寿母之休征,并非专攻文艺,请绘图记,慎勿多疑。”培曰:“诺。”所即绘图详书颠末,以志不文。
    清代道光初年,关天培任苏镇总兵,署理江南提督。不久,其父关自明老先生病逝,他就将母亲接到崇明衙署来居住,以便“晨昏定省”。道光年间,由于英国的鸦片贸易猖獗,加上海盗不断骚扰,南疆颇不安靖。道光十四年(甲午,1834)秋,朝廷任命关天培为广东水师提督,镇守祖国的南大门。此时,关老太太已年近八旬,“闻得岭南瘴厉途遥”,经受不了长途跋涉之苦,更怕拖累儿子,执意回淮,并嘱天培应以国事为重,“移忠作孝、不必分心以母老为念”,“携眷速赴新任”。在“忠孝”难以“两全”之际,关老太太申明大义,关天培亦把国事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上,“只身赴粤莅任”。
    道光十八年(戊戌,1838)农历八月二十六日是关老太太八十寿诞。由于“洋面遇事多艰”,英国军舰不时出现在广州湾外海面,防务非常紧张。关天培虽然“思亲念切”,既不能告老还乡,侍奉慈亲,又不能奏请假日回淮为老母祝寿。他谨记母亲“移忠作孝”的教导,全身心地投入到南疆的防务上,“公务无分巨细,事事尽心,以遵慈训,报慰母怀”。时值仲秋,虎门官署内菊花盛开,芳香扑鼻。并出现一茎“并蒂”、“三花”、“双头四朵”、“三层重楼”,甚至“成七子之形”的奇异景观。关天培看着这些在秋风中精神抖擞,争奇斗艳的黄花,无疑更加思念远在家乡的母亲。同僚一句“此必太夫人花甲重周之预兆”,引发了他“图之以记寿征”的想法,借以抒发遥祝老母亲健康长寿的情怀。
    道光十九年春,原任湖广总督受命钦差大臣林则徐莅临广东。林则徐是朝廷禁烟派领袖,曾任江苏巡抚,和关天培是同僚旧友。关天培是广东主张禁烟的干将,林则徐的到来,当然一拍即合。时任两广总督的邓廷桢和任水师提督的关天培自然成为林则徐“一文一武”的左膀右臂。他们密切配合,查缴鸦片,修建炮台,铸造大炮,坚决抵御英军入侵,并于六月三日销毁鸦片两万多箱,轰轰烈烈地演绎大长民族志气的动人一幕,这在电影《林则徐》、《鸦片战争》中有生动地描绘。又逢仲秋,这年八月二十五日,即关老太太八十一诞辰的前一天,关天培偕邓廷桢一同前往林则徐寓所,并携带《延龄瑞菊图》面请林则徐题诗:

    滋圃二兄大人莅粤五年,筹海宣劳,不遑将   母值太夫人设帨称觥,写此图以寄,云云。思敬题一诗为寿,即奉教正。

一品斑衣捧寿卮,九旬慈母六旬儿。
功高靖海长城倚,心切循陔老圃知。
裛露美含堂北树,傲霜花艳岭南枝。
起居八座君恩问,旌节江东指日移。
道光己亥仲秋下澣愚弟林则徐拜稿
(钤印两方:“则徐初稿”、“节度麤(粗)官”)


    这首诗的首联说,穿上五彩斑烂的戏装,捧起酒杯,六旬的儿子为八旬的老母亲祝寿。句中用“一品斑衣”、“九旬慈母”别有含意:“一品”既可以解释为“上品”、“第一等”,又可以理解为官阶。关天培时官居“二品”,隐含祝关官阶升迁,而关母时年八十有一,不写“八旬”而写“九旬”,则有祝关老夫人健康长寿之意。颔联中的“循陔”一词典出《诗经•小雅•南陔》:“循彼南陔,言采其兰。眷恋庭闱,心不遑安。”后以奉养父母为“循陔”,“老圃”即指关天培。此联说,你在南海劳苦功高,是国家海防的柱石,你急切地想回乡侍奉慈亲,这一点你我心里都知晓。颈联主要描绘了傲霜的秋菊美色花艳岭南,遥祝关母八十寿诞。末联诗人笔锋一转点题:皇上对大臣的起居升迁是关心的,诗中透露了一个信息,我办完“禁烟钦差”,将出任两江总督,到那时,我们“旌节东移”,一起回江苏,遂你忠孝两全的心愿。
邓廷桢读了林则徐的题诗,深知其意,于是,步其韵也题了一首:


乐奏笙阶进玉卮,翚衣真喜有佳儿。
奇花定为修龄发,妙绘封题寿母知。
滿眼秋香环子舍,介眉春酒托繇枝。
南交正倚长城重,未许东篱带露移。
愚弟   邓廷桢   拜稿
(上钤“益寿延年”闲章一方,下钤“邓廷桢印”、“嶰筠”印两方)
 


    此诗末联点出邓题诗的用意。“南交”,古地区名,泛指五岭以南,这里借指南海。意思说,南疆前线形势严峻,正倚仗关天培,担心关随林调走,所以“未许东篱带露移”。两位封疆大吏借诗言志,互相争夺,都表现了对关天培的器重和倚赖,宦海吟坛,一时传为佳话。
    通读关天培的“自述”和林、邓的题诗,我们看到关母吴太夫人的高风亮节,关天培以国家利益为重,抛开家庭“小我”的高尚品质。所有这此,是值得歌颂和学习的。后来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人所料。不久,邓廷桢调往福建,林则徐“获罪”发往伊犁,关天培则在虎门英勇殉国。而《延龄瑞菊图》则成为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林、邓、关三位风云人物战斗友谊的历史见证,在今天则成为弘扬民族精神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教材。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