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文化 > 《施耐庵墓志》争论始末

《施耐庵墓志》争论始末

2015-7-23 15:22:59    作者:许歆懿    阅读:2281    评论:0

  《淮安历史文化丛书·淮安名人作品选注》中收有一篇淮安人王道生所作的《施耐庵墓志》。其实,这篇文章的真伪一直是有争议的。
  这篇文章首次为世人所知,是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末。1928年,兴化县县志局职员胡瑞亭到白驹调查户口时,在施家桥施姓宗祠里见到供有施耐庵的牌子,引起了他的兴趣,于是进行走访,结果从《施氏族谱》中发现有关施耐庵的小传、墓志等材料。于是他写了一篇《施耐庵世籍考》,发表于1928年11月8日上海《新闻报·快活林》,其中就抄引了王道生的《施耐庵墓志》。1944年,该《墓志》被收入《兴化县志·补遗》中。
  然而,此《墓志》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质疑。
  胡氏文章发表后的第二年,就有一个署名“观云”的在报上发表文章评论说,“我很疑心这一段文字是上海文氓的向壁虚构”。新中国成立不久,苏北文联组织专人去白驹镇一带实地调查。调查后在《文艺报》1952年21期发表了《施耐庵生平调查报告》,并刊载了王道生的《施耐庵墓志》等资料。但因意见不一,《调查报告》只是客观地记述调查经过、调查方法,并提出“有待继续调查研究事项”,没有做结论。1954年,何心在撰写《水浒研究》时,对《施耐庵墓志》作了全面的否定。戴不凡在《小说见闻录》一书中甚至认为,“所有有关施耐庵的材料,没有一条经得起分析,没有一句话是可信的”。到了1982年4月18日至25日,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邀请国内部分古代小说研究者,到兴化和大丰进行了实地参观和认真考察,并举行了座谈。4个月之后,首都学术界又召开了施耐庵文物史料问题座谈会。两次座谈会后都发表了座谈纪要,分别刊于《江苏社联通讯》1982年第5期和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理论研究》1982年第6期。在这两次座谈会上,围绕《墓志》的真伪,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但是,也没能达成一致意见。参会的邓绍基无奈用一句诗作为结束:“分歧不抛九霄外,高谊长存天地中”。此后也陆续有人参与到这场争论中去,但至今没能取得令人信服的结果。
  综合这些年的争论,争议的焦点集中在墓志的格式、文风、年号称谓、墓志作用、施耐庵中进士年代、施耐庵著作种类与名称等几个方面。
  否定论者的主要理由是:
  1.来历可疑。胡瑞亭之前从未见有史籍记载(包括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到清咸丰元年(1851年)的历版《兴化县志》)。2.不合一般墓志的体例。如施耐庵的父母妻室子女等必不可少的内容,均无记载。3.文风与时代不符。如“殁于明洪武庚戌岁”,分明不是明朝人的口吻;“《江湖豪客传》(即《水浒》)”等纯系现代人的文法。4.多有无稽之言。如《三国演义》、《隋唐志传》、《三遂平妖传》等,历来定为罗贯中的作品,《墓志》却全归在施耐庵名下,毫无根据。且《三国演义》这一书名,是清初毛纶、毛宗岗父子评点此书后才有的(此前称为《三国志通俗演义》、《三国通俗演义》或《三国志传》等)。5.《墓志》末一句:“因作墓志,以附施氏之谱末焉”,也是令人百思难解。所谓“墓志”就是置于墓中,哪有附于“谱末”之理?
  而肯定论者则针锋相对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1.关于体例。有人查阅了与施耐庵同时代的文人宋濂做的近七十篇墓志,找出了与《施耐庵墓志》在格式上相近的例子,而且其中也有 “明洪武”的字样。至于没有列入施耐庵的妻儿等,《墓志》中说得很清楚:“问其家世,讳不肯道”。2.关于施耐庵的著作。肯定论者认为,关于《三国演义》等书的作者,虽与一般定论有所不同,但也可能恰恰是这篇《墓志》保留了历史的真实,况且它并没有完全剥夺罗贯中的“著作权”,而《水浒》原名《江湖豪客传》这一记载,有着重大意义,更证明了这篇《墓志》的真实可靠。3.关于文风及所谓“无稽之谈”问题。肯定论者认为,主要是因为很多人发表评论时所依据的《施耐庵墓志》不是胡瑞亭所看到的那个原本,而是经过改动的版本。主要证据是:胡瑞亭所见的只是“残零之墓志”。他所转录的《施耐庵墓志》末句为“先生之立志可谓纯洁矣”(后注“墓志祇此,下已剥蚀”)。但在《兴化县志》中,这句话后面多了一句“因作墓志,以附施氏之谱末焉”。显然,这是把胡瑞亭文章中“耐庵墓志,附施氏谱末,为淮安王道生作”一句话改头换面加在这里的。1928年胡瑞亭抄录的《墓志》仅395字,而后来收入《兴化县志》并于1952年在《文艺报》公布的《墓志》则有468字(《淮安历史文化丛书·淮安名人作品选注》中所收的就是这个版本)。许多被批为“不通”的句子都出自增加的部分。当然,胡瑞亭也不是原文照录,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节录”。这就又产生了一个问题,《墓志》的原始面貌究竟是怎样的?
  结语:假如《施耐庵墓志》是真的话,那么将会揭开有关施耐庵和《水浒》的许多谜团。比如,有关施耐庵的字号、籍贯、生活年代、生平等,历来众说纷纭。关于他的生平活动,除了种种相互矛盾的传说外,我们也一无所知。而这些内容,在《墓志》中一一得到了说明。因此,这一《墓志》有很高的研究价值。特别是其中《墓志》中提到施耐庵住在淮安,逝世后又葬于淮安(若干年后才迁葬),其作者王道生也是淮安人,也许淮安人能揭开这个谜团。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