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蒋清翊《滕王阁序》补注

蒋清翊《滕王阁序》补注

2015/7/23 16:39:09    作者:政协文史办    阅读:3434    评论:0

    蒋清翊《王子安集注》之《滕王阁序》,笺注见于前文者辄略,但云见某某文耳。今就其所示,一一钩出,标以【补注】。蒋氏注未善者,或以他注补之,标以【别注】;或以己意补之,标以【余按】。偶有因题发挥者,标以【其他】。文章文字之异,蒋注未注明者,皆以【考异】表而出之。“落霞”一联,昔人争论最炽,择其要附录此联后,标以【附录】。昔人评论,附于最末,标以【旧评】。辛巳上元程滨识。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其他】黄庭坚人称豫章黄先生。刘鹗别署洪都百炼生(字铁云,有《老残游记》)。
    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其他】王维《终南山》:“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补注】“三江”、“五湖”,见《上昌言疏》(《上百里昌言疏》):《周礼·职方氏》:扬州:其川三江,其浸五湖。郑注:五湖在吴南。
    【别注】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注:三江,泛指长江中下游。古时大江流过彭蠡之后,分三道入海,故称三江。五湖,太湖的别名,其派有五,故曰五湖。又杨慎    《丹铅总录》云:“五湖则总言南方之湖:洞庭,一也;青草,二也;鄱阳,三也;彭蠡,(一名宫亭湖,即《禹贡》汇泽),四也;太湖,五也。”
    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补注】余见《春思赋》“干星”注。《晋书·张华传》:吴之未灭也,斗牛之间常有紫气。吴平之后,紫气愈明。华闻豫章人雷焕妙达纬象,乃要焕宿,登楼仰观。焕曰:“宝剑之精上彻于天耳。在豫章丰城。”华即补焕为丰城令。焕到县,掘狱屋基,入地四丈余,得一石函,光气非常,中有双剑,并刻题,一曰龙泉,一曰太阿。其夕,斗牛间气不复见焉。
    【其他】《世说新语·德行》: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为豫章太守,至,便问徐孺子所在,欲先看之。主薄白:“群情欲府君先入廨。”陈曰:“武王式商容之闾,席不暇暖。吾之礼贤,有何不可!”
    又,《世说新语·言语》:徐孺子年九岁,尝月下戏,人语之曰:“若令月中无物,当极明邪?”徐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无此必不明。”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补注】“星驰”,见《宇文德阳宅宴序》。《抱朴子·安贫篇》:驽蹇星驰以兼路。
    【其他】洪亮吉《比雅·释人》:知过万人谓之英。(原注:按,《诗毛传》亦云:万人为英。)千人谓之俊。(原注:《文选》注引《文子》)○百人谓之杰,十人谓之豪。(原注:同上)○百人者谓之豪,十人者谓之杰。(原注:《淮南子》。按,《众经音义》引此作“千人谓之杰”。千或十之误也。)……
    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
    【别注】“东南之美”,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注:《世说新语·言语》:“会稽贺生,体识清远,言行以礼,不徒东南之美,实为海内之秀。”
    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
    【补注】“都督”,见《请度人表》(《为原州赵长史请为亡父度人表》)。《唐六典》三十:大都督府都督一人,从二品。中都督府都督一人,正三品。下都督府都督一人,从三品。
    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
    【补注】“逢迎”,见《上巳祓禊序》(《三月上巳祓禊序》)。《国策·燕策》:太子跪而逢迎,却行为道。
    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 
    【补注】“起凤”,即吐凤,见《观画幛序》(《夏日宴宋五官宅观画幛序》)。《西京杂记》二:扬雄著《太玄经》,梦吐凤皇,集《玄》之上,顷而灭。○“学士”,见《孙学士宅宴序》(《春日孙学士宅宴序》)。《旧唐书·职官志》注:北齐有文林馆学士,后周有麟趾殿学士,皆掌著述。及太宗在藩府时,有秦府学士十八人。其后弘文、崇文二馆皆有。○“武库”,见《上明员外启》。《晋书·杜预传》:朝野称美,号杜武库,言其无所不有也。《世说·赏誉篇》:裴令公目见钟士季,如观武库,但睹矛戟。
    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
    【补注】“上路”,见《游武担山寺序》(《晚秋游武担山寺序》)。枚乘《上书重谏吴王》:游曲台,临上路。李善注:张晏曰:“曲台,长安台,临道上也。”○“风景”,见《春思赋》:《世说·言语篇》: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清翊曰:《晋书·王导传》作“举目有江山之异”。
    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
    【补注】“帝子”,见《七夕赋》。《汉书·孔光传》:定陶王好学多材,于帝子行。○“天人”,见《采莲赋》。《魏志·王粲传》:邯郸淳。注:《魏略》曰:“临菑侯植求淳,太祖遣淳诣植。归对其所知,叹植之材,谓之天人。”
    【余按】“帝子”,《楚辞·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翔丹,下临无地。
    【余按】杜甫《草阁》:“草阁临无地,柴扉永不关。”黄生《杜诗说》云:王巾《头陀寺碑》:“飞阁逶迤,下临无地。”
    【考异】“翔”一作“流”。
    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补注】“岛屿”,见《采莲赋》。《书·禹贡》孔传:海曲谓之岛。左思《吴都赋》刘逵注:岛,海中山也。屿,海中洲,上有山石。魏武《沧海赋》:“览岛屿之所有。”○“兰宫”,见《七夕赋》。《楚辞·九怀》:彷徨兮兰宫。○“冈峦”,见《游武担山寺序》(《晚秋游武担山寺序》)。张衡《西京赋》:冈峦参差。
    披绣闼,俯雕甍。
    【补注】见《与蜀父老书》一(《为人与蜀城父老书》)。庾信《登州中新阁诗》:雕甍鹏翅张。
    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
    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轴。
    【补注】“闾阎”,见《上刘右相书》。《史记·平准书》:守闾阎者食粱肉。《说文》:闾,里门也。阎,里中门也。○见《上刘右相书》。《左》哀十四年《传》:左师每食击钟。《家语·致思篇》:子路曰:“由也南游于楚,列鼎而食。”张衡《西京赋》:击钟鼎食,连骑相过。
    【别注】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注:轴,通作舳(zhú竹),《汉书·武帝纪》:“舳舻千里。”李斐注:“舳,船后持柁处也。”这里用作船的代称。
    又,中华书局《高中古诗文同步精解》第二册注:船头作鸟形、龙头形。轴,同“舳”,船头。又,《辞源》:舳,船尾,舵。《方言》九:“(舟)后曰舳。……舳,制水也。”《注》:“今江东呼柁为舳。”一说船前,亦云两边木。《文选》晋左太冲(思)《吴都赋》:“弘舸连舳,巨舰接舻。”晋刘渊林(逵)《注》:“舳,船前也。”唐,张铣《注》:“舳,两边挟木也。
    【余按】训舳为船前,则青雀之舳,犹言“鷁首”也。王勃《上刘右相书》云:“虽复舳舻沸海,旌旗触天。”舳舻连用,当用《汉书》,其义亦当如汉书所训。又,王勃《采莲赋》:“青琴理舳。”注:《小尔雅·广器》:船头谓之舳。《方言》九:舟后曰舳。舳,制水也。郭璞注:今江东呼柂为舳。
    【考异】“迷”一作“弥”。
    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补注】“长天”,见《重别薛华诗》。沈约《齐故安陆昭王碑文》李善注:《傅子》曰:“烂如三辰之附长天。”
    【别注】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注:一说,落霞是鸟,形如鹦哥。见明郎瑛《七修类稿》卷二十一。
    【附录】
    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七:欧阳文忠公《集古录·跋德州长寿寺舍利碑》曰:“余屡叹文章至陈、隋不胜其弊,而唐家致治之盛,不能遽革其弊。及读斯碑,有云‘浮云共岭松张盖,明月与岩桂分丛’,乃知王勃云‘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当时士无贤愚,以为警绝,岂非其余习乎?”观国按:庾子山《马射赋》曰:“落霞与芝盖齐飞,野水共春旗一色。”王勃正仿此联,非摹《长寿寺碑》也。《长寿寺碑》亦仿《马射赋》,而句格又弱者也。
    宋龚颐正《芥隐笔记》:王勃《滕王阁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盖宗庾子山《华林马射赋》“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
    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七:《西清诗话》云:《玉台集序》云:“金星将婺女争华,麝月与常娥竞爽。”《北齐碑》云:“浮云共岭松张盖,秋月与岩桂分丛。”庾子山《马射赋》云:“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王勃《滕王阁记》云:“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薛逢云:“原花将晚照争红,怪石与寒流共碧。”又云:“银章与朱绂相辉,熊轼共隼旟争贵。”语意互相剽窃,所谓左右拔剑,彼此相笑。
    宋王楙《野客丛书》十三:王勃云“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当时以为工。仆观《骆宾王集》亦曰:“断云将野鸟俱飞,竹响共雨声相乱。”曰:“金飚将玉露俱清,柳黛与荷缃渐歇。”曰:“缁衣将素履同归,廊庙与江湖齐致。”此类不一,则知当时文人,皆为此等语。且勃此语不独见于《滕王阁序》,如《山亭记》亦曰:“长江与斜汉争流,白云与红尘并落。”欧公《集古录》载《德州长寿寺碑》,与《西清诗话》如此等语不一。仆因观《文选》及晋、宋间集,如刘孝标、王仲宣、陆士衡、任彦升,沈休文,江文通之流,往往多有此语。信知唐人句格,皆有自也。李商隐曰:“青天与白水环流,红日共长安俱远。”陈子昂曰:“残霞将落日交晖,远树与孤烟共色。”曰:“新交与旧识俱欢,林壑共烟霞对赏。”
    宋俞元德《萤雪丛说》下:王勃作《滕王阁序》,中间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句,世率以为警联。然而落霞者,乃飞蛾也,即非云霞之霞,土人呼为霞蛾。至若鹜者,乃野鸭也。野鸭飞逐蛾虫而欲食之故也,所以齐飞。若云霞则不能飞也。见吴獬《事始》。
    宋叶大庆《考古质疑》五:近世有《萤雪丛说》,俞成元德所作也。“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世率以为警联。然落霞者飞蛾也,即非云霞之霞,土人呼为霞蛾。至若鹜者,野鸭也。野鸭飞逐蛾虫而欲食之故也,所以齐飞。若云霞则不能飞也。”盖勃之言,所以摹写远景,以言远天之低,故鹜之飞几若与落霞齐尔。如诗人所谓“新月已生飞鸟外”,“鸟飞不尽暮天碧”,曰“乾坤万里眼”,曰“一目略千里”之类,以见兴致高远如此。大率如诗如画,皆以形容远景为工。故杜老《题山水图》诗云:“尤工远势古莫比,咫尺应须论万里。”皆以是也。勃下句云“秋水共长天一色”,亦以远水连天,上下一色,皆言滕王阁眺望,远景在缥缈中,如此奇也。故当时以其形容之妙,叹服二句,以为天才。纵使方言以蛾为霞,而野鸭逐飞蛾食之,形于赋咏,何足为奇。俞氏又谓若云霞则不能飞,殊不知前辈以飞霞入咏者甚多,宋谢瞻诗:“高台眺飞霞。”鲍照云:“绣甍结飞霞。”梁江淹《赤虹赋》:“霞晃朗而下飞。”
    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余按】《埤雅》:“鸿雁南翔,不过衡山。盖南地极燠,雁望衡山而止,恶热故也。”
    又,《辞源》:回雁峰:在湖南衡阳市南,衡山七十二峰之一。其峰势如雁回转,相传雁至衡阳而止,遇春而回。唐宋人诗中多用以为故实。见《湖南通志》十一《山川》四、《读史方舆纪要》八十《衡阳县》。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