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河下古镇 > 从河下龙泉窑瓷片堆积遗址看淮安在大运河的枢纽地位

从河下龙泉窑瓷片堆积遗址看淮安在大运河的枢纽地位

2016/1/6 20:10:40    作者:朱天羽    阅读:4584    评论:0

    2008年9月,在淮安河下古镇竹巷街河道改造工程中,挖掘机从河道的三米以下挖出文物,经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和淮安区文物部门探查,确定为一处元明时期龙泉窑瓷片堆积遗址。现场出土了11万余片的龙泉窑青瓷片,重达21万多吨。
    据考古单位发布的《考古简报》获悉,这片遗址呈“凹”字形,东西长17米,南北宽7.5米—9.7米。瓷片堆积的厚度在0.1——1米之间,堆积表面距现有地面高度为0.2——2米之间,瓷片的年代在元代至明成化时期。器型有碗、盘、高足杯、盏和炉等30多种。
    那么,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龙泉窑瓷器集中到河下古镇?
    这一问题值得研究。
    一、大运河与瓷业发展
    中国是瓷器之国,日用和陈设陶瓷使用范围几乎囊括了社会的各个层面。由于瓷器的易碎性,陆路长距离运输瓷器不仅不便而且运量较小。隋唐大运河连接了中国内地的五大水系而且直达出海口,使得内地各窑口的瓷器流动起来了。运河的开通为瓷器的销售打开了销路,销售数量的增加又刺激了瓷器制造业的发展兴旺,促进了工匠们制作技巧的改进提高,创造了越来越多的价值。唐宋时期制瓷业的繁荣、窑场数量的增多已达到了历史的巅峰。
    同时,瓷业的繁荣发展与封建王朝制定的与漕运和运河有关的政策和措施是分不开的,按《旧唐书》卷四十八《食货志》载:“(韦坚等)请于江淮转运租米,取州县义仑粟,转市轻货,差富户押船,并负责赔偿损坏,以增加唐中央的粮食和其他各地的土特产”。《旧唐书》卷一百零五《韦坚传》又载“(韦)坚预于东京、汴、宋取小斛底船三二百只置于(广运)潭侧,其船皆署牌表之。若广陵郡船,即于柎背上堆积广陵所出锦、镜、铜器、海味……豫章郡船,即名瓷、酒器、茶釜、茶铛、茶碗……”韦坚的改革,不仅有了专门用来运输名瓷、酒器、茶碗等的货船,还专设了放置包括瓷器在内的地方土特产的义轮,使得漕运的数量和品类比过去大大增加,对巩固经济基础、稳定政治中枢无疑起到了巨大作用。以龙泉窑发展为例,南宋统治者为解决财政困难,鼓励对外贸易,于是龙泉青瓷就藉海上贸易兴起之利,从大运河经海路大量出口,行销世界各国,成为当时主要的出口商品之一。这也极大刺激了龙泉窑的发展,创造了我国青瓷史上的顶峰。
    二、淮安漕运枢纽地位的形成及其对瓷器运输的影响
    公元前486,吴王夫差为伐齐通粮道,开邗沟至末口入淮。隋唐以后,国家政治中心北移,经济重心南移,沟通南北的大运河一跃成为古代中国的“生命线”,运漕商旅,往来不绝。大运河的兴盛带动了运河两岸的繁荣,淮安作为运河干线上连接中原与扬州以至江南的枢纽,深受其利,其“漕运要津”地位开始显现。
    元以后,隋运河进行了重大改道,旧运河的中段东移至山东境内,京津河道开通,形成了“北京——洛阳——杭州”的单线取直走向,淮安由此成为大运河南北适中之地。入明以后,以总漕驻节淮安为标志,淮安漕运枢纽地位形成。“凡湖广、江西、浙江、江南之粮船,衔尾而至山阳,经漕督盘查,以次出运河,虽山东、河南粮船不经此地,亦遥禀戒约。故漕政通乎七省,而山阳实属咽喉要地也。”
    除了粮食,宫廷供应品也是由漕运进京。历史学家黄仁宇在《明代的漕运》一书中多次提到这些供应品从淮安运来,其中就包括瓷器。
    《大明会典》卷一百九十四《工部》十四“陶器”条记载:“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定,凡烧造供用器皿等物,须要定夺样制,计算人工物料,如果数多,起取人匠赴京置窑兴工,或数少,行移饶、处等府烧造。”
    据《明宪宗实录》卷一记载,成化帝在天顺八年正月二十二日发布的《即位诏》中令:“江西饶州府、浙江处州府见差内官在彼烧造磁器,诏书到日,除已烧完者照数起解,未完者悉皆停止,差委官员即便回京,违者罪之。”
    从以上文献记载中可以明确看到,“从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至天顺八年(1464)饶(景德镇)、处(龙泉)等府为宫廷烧造供用器皿,处州的官器于天顺八年“烧完者照数起解,未完者悉皆停止”。
    据考古单位发布的《考古简报》,堆积中出土的官器残件中,所有官器都有窑伤,有些为废品,还有少量窑具和叠烧残件。出现这种情况的解释有两种:一种是龙泉在此之前生产的官器,包括窑址中自明洪武朝始的历朝官器废品,一并运到了淮安,废品就在河下挖坑掩埋;另一种是天顺八年(1464)后,龙泉窑官器经淮安进京这件事到此为止,将此前拣选的官器废品集中堆放掩埋。而堆积坑中不少官器残片上有明显打碎痕迹,是因为打碎掩埋是明代官器残次品的一贯处理方法。
    此外,前引明成化皇帝的《即位诏》中亦透露出两条信息:一是龙泉窑的官器生产由中官管理, 二是烧造官器之事重大,违者判罪。这里虽然没有说明官员督窑的具体地点,但是明确说明朝廷在处州府的窑务有官员监烧。那么,也有可能是遥领窑务。据清代督窑官设置惯例倒推,明代遥领龙泉窑窑务的督窑官应该由朝廷设在淮关的官员担任。结合堆积中出土有官器残件的情况,可以初步做出如下判断:位于板闸的淮安钞关是龙泉窑官器进京的必经之路,进贡瓷器也要在此地进行统一把关验收。
    除了官窑,民窑器也在这里集散,运往各地。   2004年6月,河下古镇的西侧开工修路,工人在开挖鱼塘清淤时,挖出了大量的明代民窑瓷器残片。不少瓷器器型精美,质朴典雅,能与官窑瓷器相媲美。而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漕运枢纽地位对淮安经济的促进作用。漕船官兵、运丁,南来北往的商贾,甚至外籍商人,多达数十万的流动人口拉动了淮安酒店业、饮食业、种植业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商贸经济的繁盛。据史书记载,从末口至清口五十余里间,有淮城、河下、河北、板闸等十多个城镇,街市栉比,百货山列,“三城内外,烟火数十万家”,成为人口规模居全国前列的都市。它像海绵汲水一样,吸纳各种社会物资通过大运河分销到中国的南北方;又像一道道靓丽的光束,把从全国各地运来的各种新奇物资商品,辐射到更远的州县集镇,这当然包括琳琅满目的陶瓷制品。
    总之,在大运河沿线城市出土的数量庞大的各窑口的瓷片就是瓷器流动的遗物,水上陶瓷之路的明证。河下龙泉窑瓷片堆积遗址不仅是大运河枢纽地位的又一佐证,更为研究明代早期龙泉窑器物、明代漕运历史以及淮安地方史提供了难得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