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建筑特色 > 程公桥与它的建造者

程公桥与它的建造者

2016/5/3 11:21:01    作者:刘怀玉    阅读:4270    评论:0

    河下最有名的桥是程公桥。据乾隆《淮安府志》卷五中载,它是雍正二年(1724)湛真寺和尚岳宗捐资建造的。大概是因为此桥在湛真寺前面,又是石头建造,所以最初的名字叫湛真寺石桥。嘉庆《续纂淮关统志》卷四中载:“湛真寺石桥,一名程公桥。”此后,同治《重修山阳县志》、光绪《淮安府志》、《淮安河下志》等地方志都开始有了程公桥一名。
     许多桥名与修造者有关,程公桥应当也与一姓程的有关,即此桥当为某一姓程的出资所建。因为清代河下有钱的莫过于盐商,而盐商中人数最多、财富最大者即姓程。虽此说颇有疑点,但从留下的大量文献资料中可以看出,河下程氏盐商热心公益事业的人很多,事迹也不少。就修桥一事而言,《续纂淮关统志》卷四中就载:“黄土桥,去郡城东三里,跨涧河上。雍正九年(1731),歙人程梦鼐捐资重建,邑廪生吴宁谔有记。”《同治县志》卷二中又载:“方便桥,高公桥北。歙人程志义修,改名圆通。”这些都是程氏捐造的,虽然桥都不姓程,但仍被记载下来。如果程公桥确为程氏所造而又姓程,地方志中应该有所记载,然而却无。
    如果严格说程公桥是姓程的建的,不但于史无征,且程氏后人也有不同观点。程钟在《淮雨丛谈》卷十“程公桥”中云:“湛真寺石桥,跨盐河,为南北往来之津要。志称:雍正年间,湛真寺僧人岳宗建。今里人皆呼曰程公桥,不知何由。”
    程钟(1824—1897),字秀峰,一作袖峰,号讷庵,门人私谥贞介先生。道光间岁贡生,以亲老不肯应省试,筑室课徒,兼以侍亲。癖好稽古之学,于淮之掌故十分留意,搜罗轶事,著有《淮雨丛谈》、《讷庵杂著》等。在那个时代,以至清末,他是最了解淮安地方文史的几个人之一。此桥靠他家很近,桥的历史他肯定有所研究。他说此桥与他程家无关,那就肯定无关。首先,他是标准的盐商程氏的后裔,他的第十世祖是大名鼎鼎程量越,就是出资建育婴堂和紫霄宫后楼的善人;第十一世祖是程用昌,是首位买下曲江楼者;第十三世是程允元,是义夫贞妇故事的主角,他本人则是程允元的孙子,一直住在河下竹巷街。再者,他对淮安,特别是河下的历史非常熟悉,许多问题都有精辟的考证。有人煞有介事地说是程本殿建的,而今存程氏的史料中,在乾隆以前河下程氏族人中绝无此人。
    其实,此桥应叫陈公桥。曹镳《淮城信今录》中对此有所记载:“陈天(一潢)遗金寺中,而寺得以大新,桥亦同时创造。”
    靳辅是清代治水名臣,但靳辅治水的思想和方法却是出于他的助手陈潢。陈潢,字天一,号省斋,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清康熙十年(1671)入靳辅幕,凡治河之事,靳辅必相垂问,靳辅十多年来的治河成就,皆为陈潢所谋划。康熙二十三年(1684),康熙皇帝赐陈潢佥事道衔,参赞河务。陈潢打破自古以来“防河保运”的传统方法,提出了“彻首彻尾”治理黄河、淮河意见,即在黄河、淮河上、中、下游进行“统行规划、源流并治”,建议在高邮向东开一条河,将西来之水由高邮湖经此河下泄入海,受到里下河士绅的极力抵制而未为朝廷采纳。从此,谋主陈潢成了众矢之的。人们要中伤他,却寻找不出他的问题。康熙二十七年(1688),即以“屯田扰民”的罪名参劾,撤职拟充军。结果病死于北京,靳辅也被革职。
    由于陈潢治水触犯了一些士绅的利益,遭到一些人的忌恨往往表现在诗文中。例如朱玉的《游湛真寺》诗中就说,湛真寺主持和尚与当官的、大商人交结筹措。他怀疑和尚哪来这么多钱的,便展开秘密调查,“细侦得其实,开源本自陈。名潢字天一,治水佐淮滨。”说钱是陈潢的,来路不正,是陈贪污受贿得来的。朱玉的诗肯定是一面之词,不足为训,但也从侧面告诉我们,修庙修桥的钱的确是陈潢的,桥的确是陈潢的钱修的。
    范以煦对此事有过怀疑,他在《淮壖小记》中认为,湛真寺是黄凝为寺僧闻谷置产致富修的,但不准确。朱玉是康熙朝与陈潢同时代人,对陈潢有切肤之恨,诗中所记皆目之亲见,耳之亲闻,言之极详,批之极激,当然不会有错。
    金兆燕的《棕亭古文钞》卷二“黄稼堂太守传”中载,金兆燕与黄凝在淮相识是在乾隆十九年(1755)以后,湛真寺扩建在雍正二年(1724),期间并无联系。黄凝初来淮时穷得叮当响,待到他发家以后,已迁居扬州。后来,他拿钱买了个官,在乾隆五十年(1785)升任江西抚州府知府,而上任途中路过淮安,“乃买田入之寺,与诸相识酌酒尽欢而行。”与他相处的湛真寺住持和尚便是闻谷,而不再是百年前那个朗极,与建寺造桥毫无关系。段朝端《牧海堂诗集跋》中云:


    《信今录》言,陈潢寓湛真寺,遗金迷失,寺以致富。……曹说殆无非因,足正范说之失。


    因此,程钟在《淮雨丛谈》中说:“当曰陈公,不当称程公也。”这话是公允的。但遇到与此桥有关的事时,他却既不称程公桥,也不称陈公桥,仅以石桥名之。例如他有一首诗《久雨小霁偶过盐河石桥野眺》,就称此石桥就是程公桥。或许是他不太好下笔,想用“陈”字,而别人已都用“程”字了,程氏子孙怎么好推却呢?但用“程”字明知不对,用了就会违心,干脆什么也不用,就以石桥为名,也算是难得糊涂。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