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宗教祠堂 > 佛教史上与淮安有缘的高僧

佛教史上与淮安有缘的高僧

2017-5-19 16:06:08    作者:政协文史办    阅读:635    评论:0

    一、敦煌菩萨
    永嘉二年(公元308年),月氐国僧人竺昙(世号敦煌菩萨)避乱来淮,得里人夏宽施地四百余亩,筑坛建刹,又在当地僧人法炬和居士卫仕度的帮助下,首译《妙法莲华经》。十一年后,法炬的弟子广贤即此修法华译院,成为淮地最大的佛教丛林,并建有两座浮屠,俗称敦煌塔,后皆毁。淮地建塔即始于此。唐景龙年间,扩建成龙兴寺,素以雄丽著称。明正德六年曾毁于雷击。据《湖海搜奇》载:此前半月许,因湖水泛滥,周围居民避水寺中,汙秽殊甚,僧虽苦之而不能禁。后一夕,居人皆见群僧荷担自寺中出,老少妍丑不一,形状怪异,悉向西行。第二日雷雨大作,火自后殿起,至山门俱成煨烬,惟禅堂巍然独存,因其未遭玷污之故。这就是传了几百年的“五百罗汉荷担避火”之说。隆庆年间复建,法堂僧舍、雨廊、钟鼓楼、大小亭轩皆焕然一新,庄严宏丽仍非他寺可及。淮安知府陈文烛为之撰《重修淮安龙兴禅寺碑记》。寺后有藏经楼曰丈佛阁,北枕勺湖,俯瞰长桥烟景甚妙。联云:“塔上铃声,城边帆影;春风杨柳,秋月菰蒲。”该寺每年正月举办庙会,自寺门至前殿,遍地老少杂遢,较河下天兴观为尤盛。清初,山西傅青主常寓寺中,随方丈潜修“大光明正法”,每年一至,留连数月,淮人索诗求字者几踏破铁门限。乾隆三十年,漕督杨锡绂又倡修过。该寺末任主持如岩大师,是位极有民族气节的高僧,拒不为阵亡的日本侵略者诵经超度,被押赴道场时“随行随化”,日寇迁怒于寺,野蛮地将殿宇亭台拆毁殆尽,砖瓦木料悉用于构筑碉堡炮楼。如今遗址上,淮安中学一大片纯现代的高大建筑耸立湖畔。游人到此,惘然若失。可查阅《淮安府志》、《山阳县志》均有记载。
    二、义净
    南朝时,淮阴县城南长出了一棵奇树,人皆不识。到贞观年间,树冠已荫翳十亩,下可坐千人。于是在树旁临淮河码头建了一座太宁寺。不久,赴印度求法的僧人义净(中国四大译经家之一)从海上归国,沿运河北上,路过淮阴,一见此树,虔诚膜拜,“信宿因依,斋戒瞻叹”。原来这就是被佛教信众尊为“圣树”的娑罗树。义净在树下打坐三日两夜,终于参悟佛教真谛,于是,在太宁寺中演经说法,大办七日道场后赴长安(武则天在京城特建小雁塔,作为义净译经之所)。
    开元十一年,地方官邀请海州刺史李邕(大书法家,曾任北海太守)来淮,撰书了著名的《娑罗树碑记》:“娑罗树者,非中夏物土所宜有者已。婆娑十亩,映蔚千人,密幄足以缀飞飙,高盖足以却流景,恶禽翔而不集,好鸟止而不巢,有以多矣。然深识者,虽徘徊仰止而莫识冥植;博物者,虽沈吟称引而莫辨嘉名。华叶自奇,荣枯尝异,随所方面,颇徵灵应……”此后,娑罗树就成为楚州重要景观,沿运河南来北往的官商行旅,无不上岸,到树下敬一炷香,祈求旅途平安。爱好书法的文人墨客更是徘徊树下,摩娑碑前不忍离去。直到北宋,梅尧臣还见过古树与碑。(《容斋妙笔》载圣俞诗:“娑罗古树常占岁,在昔曾看北海碑”。)靖康后,树与碑均毁于战火。明隆庆六年,吴承恩拿出家藏《娑罗树碑》拓本,淮安知府陈文烛重刻于碑,在府署园中建宝翰堂,嵌于壁。今淮安府衙复建的宝翰堂已据拓本补壁。
可查阅《淮安府志》天宁寺
    三、僧伽大圣
    唐贞观年间,建了淮阴县太宁寺、普应寺、山阳县通源寺等大型寺庙,其后,上龟山五塔寺、下龟山龟山寺、泗州普照王寺等也相继建成。开元年间,开元寺、水陆院、湖心祖堂寺、钵池山洪福寺等先后拔地而起,显示了盛唐气象。
    唐上元年间,西域僧人僧伽来淮传法,卓锡法华译院,各种神异之举迭出。景龙二年,受中宗特诏赴长安, 被僧俗各界视为观音化身,尊称僧伽大圣,影响远及日本、高丽等国。中宗将其原住法华译院赐名龙兴寺,敕建尊圣塔一座,以供旃檀佛像。僧伽在长安荐福寺坐化后,真身送回泗州,又在其当年兴建的普照王寺内建大圣塔供奉舍利。此塔后遭火焚,北宋初重建,高十三层,极崇丽壮观,有中国塔王之誉,元代重修,赵孟頫撰书碑记今存盱眙第一山。
    僧伽修炼的大光明正法一直是龙兴寺秘传衣钵。唐文宗开成三年(日本仁明朝承和五年,公元838年。)六月十三日,圆仁法师及其徒惟正、惟晓、行者丁雄万以请益僧的身份,随日本第18次遣唐使藤原常嗣等一行由日本九州的博多出发,历时约十九日,抵唐扬州海陵县。其在唐境居留约九年零两个月,后终得楚州城外新罗坊人相助返国,始得功成圆满(所著《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与《大唐西域记》和《马可波罗行记》并称为“东方三大游记”)。其曾三次居于楚州勺湖龙兴寺大圣堂和万柳池开元寺,临摹了妙见菩萨与四大天王像带回东瀛。 现日本多处寺庙仍供奉僧伽大圣,与早期日本武士道修炼大光明正法有关,但久已失传。日机1938年底轰炸淮城,把勺湖北岸高冈上的老君殿炸得地塌土平,与其一水之隔的龙兴寺尊圣塔却丝毫无损,可能系刻意保存。日寇长淮部队特务头子北川正义是研究中日交往史的中国通,深知此法对动不动就切腹的“大和武士”太重要了,早就垂涎不已。1940年,得知当时龙兴寺主持如岩大师是大光明正法的唯一传人, 日本长淮部队司令官在龙兴寺前大作场上设道场,名义上超度日军阵亡官兵,礼聘如岩主持佛会,其实是想以此套近乎,探秘“大光明正法”。大师岂肯为蹂躏我河山杀害我同胞的日本强盗诵经放焰口?!任其威逼利诱拒不接受,最后被日本宪兵强行掳走,即将押出寺门时,如岩出人意外地最后一次演绎了“大光明正法”,就在跨出高高门限的那一刻,竟慷慨捐生“随行随化”。日寇震怒咆哮,天昏地暗。最后迁怒于寺,野蛮地将建筑全部拆毁。但始终不敢动尊圣塔,即今文通塔。上世纪70年代,研究南宋历史造诣很深的于北山教授下放到淮,对大光明正法心有所寄,曾托人先容,拜访过如岩的嫡传弟子(此人腿被日寇打断,50年代还俗下放农村,孤身看队房),惜无功而返。
    四、能仁国师
北宋大中祥符年间,涟水高僧娄道者赴汴京医治皇子赵祯(即民间传说中的狸猫换的太子,后来即位的宋仁宗)被宋真宗封为能仁国师,人称卧佛。圆寂后,仁宗在其家乡涟水城内敕建能仁寺,砖砌七级妙通塔,内无寸木支柱,顶上望黄河如线,数十里外可见。地宫中以金棺银椁藏舍利,1998年发掘出土了许多件国宝级文物,在国内外引起轰动。
涟水县有专门资料。
    五、玉琳国师
    玉林通琇(1614-1675年),法号通琇,字玉林、玉琳,世称玉琳国师。明末清初名僧。江苏省江阴人,俗姓杨。十九岁投宜兴馨山天隐圆修受具足戒,后嗣其法,传临济宗。师广额丰頣,平顶大耳,面白玉色,目光炯炯,射人宴坐,如临大众,故见者不威而摄。曾住浙江武康报恩寺,1658年师奉诏入京,于万善殿举扬大法,受“大觉禅师”封号。未久,留其弟子茆溪行森于北京弘法。翌年,进封“大觉普济禅师”,赐紫衣。顺治十七年(1660年)帝选僧千五百名,以师为本师,授菩萨戒,并加封“大觉普济能仁国师”。(顺治皇帝法号行痴,乃其弟子)康熙十五年(1675),师北游,是年八月初十日于淮安慈云庵趺坐圆寂,享年六十有二。(玉琳国师来淮探得大光明正法,坐化于慈云寺。)朝廷闻讯,颁诏派大臣主持荼毗,并重修慈云庵,于庵后建“法王塔”。雍正十三年,下诏改慈云庵为慈云禅寺,拨淮关银敕建大丛林,并建“国师殿”以为纪念。命国师之裔天晓实彻为慈云禅寺开山和尚。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