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宗教祠堂 > 恰似西湖苏小小——盐河边上的何烈女墓

恰似西湖苏小小——盐河边上的何烈女墓

2016-7-11 13:37:50    作者:刘怀玉    阅读:1381    评论:0

    由于盐商的到来,各种行业都兴旺起来,其中包括饮食服务行业,甚至连歌舞娱乐业也有了。阮葵生《茶余客话》卷22说:“窑沟,在宏正间,妓馆环列。”据记载,有一对夫妇从泗州骗取一何姓少女来,“教之歌舞”,逼其从事色情活动,接待来去如云的盐业商人。少女坚决不从,自杀了,成了轰动一时的桃色案件。张鸿烈《淮南诗钞》注说:这年遭遇特大干旱,有人说,这都是因为何氏女的冤案未雪所致。知府杨逊采取众议,祭奠了何烈女,果然降下了大雨。因冤而死,死后成神,冤雪致雨,可比之窦娥矣,亦符合人们同情弱者的心理。因为如此神异,知府杨逊便一并为她处理了后事,建坟安葬。淮安府推官马骙在墓旁建了个贞烈祠,塑何烈女像,并为之作记。墓在关署东新路北窑沟通源寺旁,在今生态园的南边。当时墓前还立了碑碣。
    何烈女的坟墓逐渐成为当时人们经常游览凭吊的一景,老百姓纷纷传说着她的故事。她的那些事到了文人笔下就更有故事了,潘埙《重修烈女墓祠记》说她“年二八,美姿容。”淮安府推官马騤《双烈祠记》说她“容止庄懿,虽小家,未尝妄笑语。纺绩织纴,供女事甚循整。父早死,母贫无以存。”明末淮安诗人张养重还写诗《何烈女墓》歌颂之,诗云:


苔满残碑草满丘,尚传何女重千秋。
风尘误落身名洁,时代虽迁祀典留。
万死芳魂归白刃,一生烈气断青楼。
漫夸此地饶歌舞,尽化寒烟傍水流。


    清初翰林曲江楼原主人张鸿烈亦有诗云:


本以名花艳早春,何期堕落在埃尘。
三从欲宝无瑕璧,一死方全不坏身。
恨结愁云迟澍雨,感昭白日荐明禋。
通源寺畔埋贞骨,残碣犹能动路人。

 
    乾隆间的秀才丁毓璨的《何烈女祠》云:

 
崇祠瞻拜式幽贞,松柏森森绕墓横。
三尺土中人似玉,千余年久气如生。
门楣衰薄冰心苦,剑血模糊帝鉴明。
遥忆洗冤新雨泽,风歌多露逊凄清


    好一个“人如玉”、“气如生”,说得如此香艳。不过有一件事却很神奇:乾隆39年,淮河泛濫成災,窑沟、板闸新街一带,湖岸淤平,独何烈女墓周围,似有漩窝,捧墓而出。而贞女祠雖存但已倾圮,僧人悦贤等便将墓与祠俱修葺一新。另有一个和尚,名叫实宗,字幻如,尝主慈云寺。他写了一首题为《何氏贞烈祠》的诗也来凑趣。诗曰:“柳堤阴岸弄琴声,自在幽魂越死生。一点虚灵冲浩汉,素心惟伴月常明。”此诗后加一小注,煞有介事地说,“尝有行人闻柳阴中琴声”。伊人已去,惟闻琴声。多么美妙的想像啊!他超出了一般的吟风弄月,充满了对美人的眷恋。诗中还有“玉骨掩香泥”、“天真压众芳”等语,这与和尚的身份好像有点不太相称。
    就这样,一普通良家女子成了烈女,进而又成了才女,越传越神,竟成了西湖边上苏小小式的人物。文人墨客游西湖,经常去苏小小墓上凭吊。其实,她与杭州西湖西泠桥畔苏小小、徐州云龙山燕子楼中关盼盼一样,已成了旅游文化中的一个令人怜爱同情的公众女性人物,和一个引人注目的文化符号。只可惜前二者的遗迹存而毁,毁而又复,至今尚存;而可怜的何姑娘却沉寂数百年,今己无迹可寻。什么时候能鲍仁(传说为苏小小建墓者)重生,何墓复现?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