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山阳医派 > 从式微走向光鲜的中医师顾天培先生

从式微走向光鲜的中医师顾天培先生

2018-5-28 11:14:12    作者:王忠珍    阅读:582    评论:0

  在老淮安南门外,和兽药厂毗邻的一条内巷中,住着一位名闻遐迩的78岁老中医。他就是原淮安区九三学社副主任委员,淮安区政协委员、常委,淮安区中医院主任医师顾天培先生。虽已退休多年,但慕名找他看病的人骆绎不绝。弄得他家院门早从晨曦初露,晚到夜幕降临不能关闭。也使得这条原本萧索的深巷人气盎然。顾天培先生从家庭式微后又走向光鲜,有一段悲凉的故事。而这段辛酸生动的故事也正是中国无数知识分子随共和国命运起落的写照。最终从内心里感谢中国共产党,因为是共产党拯救了像他这样千万知识分子。使他们在党的阳光下获得新生,成就自己,造福社会。
  一、坎坷
  顾天培先生出生于1941年9月,家庭成分地主。虽然是地主家庭,可他本人从未享受过地主阶级的一丝“甜蜜”。他的祖父名顾淦泉,当地人习惯上就叫他顾淦,中医先生。晚清时从本县朱桥镇只身来到本县泾口镇泾口村,租了一间房屋行医。开始时穷困潦倒,当地人有一句顺口溜:“顾淦,顾淦,连锅一担”,来形容他祖父的寒窘。由于顾淦泉医术精湛,是当时苏北名医,求医者与日俱增。这使他家的资产年复一年有所增加,最终顾淦泉在当地买田置房,田产近百亩。在行医的职业生涯中,自然也成为收租的地主。给自己唯一的儿子读了大学,这就是天培先生的父亲顾祥生,于民国时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政法系。毕业后在那动荡的岁月里,无法理可言,所以顾祥生没有去当法官,相继在上海,苏南的丹徒、镇江等地中学教书,最终叶落归根调到淮安师范,博里中学继续任教。而上世纪四十年代出生的天培先生生不逢时。他家在国民党地方政权的横征暴敛下,又遭日寇铁蹄践踏。在倭寇大扫荡于泾口镇时,一九四三年一把火也把他家所有房屋烧得精光。本来已走向败落的顾家,田产也逐年卖掉,其时又无房屋栖身,从泾口村到附近的付吉村几地租借破房漏屋居住。1948年祖父去世后,顾家全然一贫如洗。1946年土改时,仍划定地主成分。顾家因田产定为地主,天培先生一个姐姐嫁给了国民党一个警官,多年杳无音讯。两岸解冻后,方知他们夫妇流落在台湾。
  解放后,天培先生已八、九岁了,好容易读到小学毕业,理应继续读中学,因为其父是名牌复旦大学生,肯定会考虑子女的学业。但建国后,反复的政治运动,因顾家背负着沉重的地主成分枷锁,有说不清的海外关系,所以他家无法翻身。天培先生天资聪慧,想读初中,然而没门。连考二年初中,无一所中学肯收地主成份的他入学。小学毕业后无奈即辍学在家。
  到了1956年,15岁的顾天培,毅然承继祖父中医职业,师从淮安县流均镇祁少安先生学习中医。
  天培先生从出生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的二三十年中,经历的磨难苦不堪言。
  政治上背负着地主家庭出生。地主成份像魔鬼的阴魂缠绕他几十年。工作上再吃苦耐劳,什么先进模范荣誉称号和他似乎是电流导线外包裹着塑胶——绝缘。在那场“国殇”文革灾难非常岁月里,作为“地富反坏右”黑五类,排在首位的地主成份的他,只能也必须低着头让时代煎熬。有一次卫生院职工政治学习,造反派头目沈某,首先点他背诵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反对自由主义》“老三篇”,他没有当场全部背出。这个沈头头吹胡子瞪眼睛训斥道:“顾天培,‘老三篇’你都背不全,你这个地主分子反党!”(这位造反派头头把地主成分和地主分子混为一谈)强令他回去写检查,继续读背“老三篇”。天培先生夫人杨文梅闻此讯后,实在心感不平,跑到会场勇敢地站出来冲着沈某为丈夫说话:“你说顾天培背不齐‘老三篇’是反党,还写检讨,你自己当着大家面背给我听听,如果你也背不全,算不算反党?”其实当时在场的医院职工谁都不可能一次性连续背诵全“老三篇”文章。然而话虽如此说,天培先生还得照此办理:一面写检查,一面日以继夜像基督徒读《圣经》那样,反复背诵“老三篇”,背到滚瓜烂熟为止。否则过不了政治关,甚至有“丢饭碗”的可能。其时卫生院有一个负责人因故对顾天培扬言“看来你是不想要医生这个饭碗了”。
  经济生活上,天培先生寒酸到没房没屋,上班工作了没件像样的著装。冬天常常因衣著单薄而感到足底透寒气。结婚时,寄住在邻居家两间四面透风墙倒屋要塌的房子。夫人生第一个孩子坐月子时,一面墙竟然倒塌了,吓得夫人大哭起来。在学医时有时去淮阴听课,百里之遥,无钱坐车(那是也无公交车),来去都是步行。
  二、奋发
  苦难往往成为有志者逆袭的黄金资本。古人云:“咬得菜根,百事可成。”
  师从祁先生学习中医后,他苦心钻研,从临床实践到理论学习,他废寝忘食地跟老师学习,读书。学医三年中,忠厚、老诚、勤学。临床紧随老师观摩“望、闻、向、切”中医的精髓之道,夜背《汤头歌》、《药性赋》等。二年内把普及性的中医理论书籍全部读完。虽小学水平,然不耻下问,不时地请教老师疑难的中医、中药知识。心灵身勤,深得祁少安先生赏识,力荐其去上一级中医学习班深造。至1960年经县一级医卫机关考核,顺利进入淮安县中医学员进修班学习,一年后考核合格毕业,准予上岗从医。1961年调入泾口公社卫生院任中医。从此,天培先生在中医这条道上,如鱼得水,从临床实践到理论书刊学习,一边诊疗患者,一边苦读书刊,拼命奋发图强。由于善于理论结合实际,中医诊脉水准日益提高。十年后,临床处方药剂疗效逐渐享有盛誉,远近闻名。除泾口本地患者蜂拥求医外,周围四乡八里患者亦慕名而来。他的门诊室总是患者满堂。在这种情况下,天培先生更感自己中医水平不足,他认定学习增知永远在路上。虽处于乡镇医院,他订阅了国内知名的各种中医期刊,如饥似渴汲取新知识、新经验。悟导开拓个人医疗思路。并向中医学的其他领域进军:研习针灸,针刺疗法;收集土方、验方、土法,积极试验,弃糟粕存精华,总结应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从针灸到验方土药一整套的中医疗法。为患者带来福音。先后在国家、省级中医期刊上发表了多篇学术文章。如在中国《中医杂志》、《新中医药杂志》、《江苏中医杂志》、《浙江中医杂志》等期刊上发表过:《针刺治疗百日咳120例总结》,《“中指脉”在妇产科上的运用》,《松香疗法治疗毛囊炎》,《醋蛋治疗寻常疣》,《“垂边穴”治疗牙痛》,《地锦草外敷治疗粪毒》,《吴鞠通故里考》,《何处问心堂》等文章。
  天培先生还向农村老人学习中医药知识,然后在实践中验证疗效。他向本区流均镇黄荡村老人张三牛,学习针刺疗法治疗带状疱疹。天培先生掌握了技术要领,几十年来,治愈带状疱疹患者上千例。向泾口镇欧业村张老太学桃疔术,治愈了上百例患者。平时他还从中医学角度入手,收集了偏方,验方数百条。如用玉米须、荷叶、浮小麦等治疗有关病种,验效俱佳者近百例。略举几例:泾口镇泾口村1组村民陈老奶患舌溃疡,疑拟舌癌,舌肿阻塞口腔,汤水难咽。经市、县医院治疗无法解除病痛。顾天培先生用针刺法放血,结合中药,半月后,患者大愈,打好的棺木亦未用。淮安市清浦区干部孙某,患慢性扁桃体炎,病状顽固异常,经上海华山医院治疗,因患者多种药物过敏,华山医院无法施治,宣布无效,回家等死。后慕名到天培家诊治,他用中药,结合针灸辩证论治,几个月后,痊愈上班。同是清浦区盐河乡中年木匠陈某,患上了痹症,瘫痪在床,去上海大医院治疗半年之久,不见疗效,回家办后事。后传闻老淮安有个名中医顾天培先生,患者儿子把其父抬到顾天培先生家治疗,他用“阳和汤”加减法治疗了几个月,亦愈,现已又到外地打工干活了。本区淮城板闸村一孟姓老爹,一家三口人都感染上甲肝,如果住院治疗,花不起钱,后到天培先生处求治,他介绍了一种自家可以找到的草药让他们熬汤喝。孟家按此办理,未花药费,不久三口人均愈。
    诸如此类,几十年间,数不胜数。
  由于个人数年钻研,在业务水准大涨的同时,他不甘心自己的乡镇医生集体工的身份。在党的三中全会后知识分子春天到来之时,江苏省因考虑中医逐渐被边缘化,有后继无人之危,经省人事厅,卫生厅决定招考一批乡镇中医生为国家中医生。1979年,他参加了考试,淮阴市近千人参考,录取百名,他以淮阴市第21名被录用为中医国家干部。后又参加北京中医研究院研究生考试,只因0.5分之差而名落孙山。可我们不要忘记,他仅为小学毕业学历。在上世纪党的三中全会后,他是“双喜迎门”:一是家庭解除了地主成分,政治上翻了身,从此挺直腰杆抬头做人。二是个人由乡镇卫生院集体工跻身国干队伍。这对他本人及他的家庭都是破天荒的大解放,大翻身。
  一九八零年他被调入淮安县中医院任门诊部主任。并经组织委派跟随淮安名中医章湘侯老先生一边深造,一边整理张老先生的中医资料。
  在淮安县(区)中医院工作期间,他加入了淮安县(区)九三学社。成为淮安县(区)中医学会、针灸学会、中西医结合学会会员。后被增选为淮安县(市、区)政协委员、政协第十届常委;淮安县(区)九三学社副主任委员。每年春节,淮安区有关领导都亲临顾家慰问。这看似平常的慰问,却是给他送来了党的温暖,这缕温暖的阳光滋润着他的心田。所以他尽管现已是78岁老人,仍怀有敬畏之心、感恩之德,还在退休不下岗为民服务着。
  三、奉献
  医生是人类的天使。良医更是普世济民的大德者。顾天培先生从医几十年,在精研医术的同时,也一直在修炼医道。把中国古医圣孙思邈、李时诊等先贤们的悬壶济世精神继承发扬光大,契合中国文化传统。“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天培先生把“正心、修身”、“自矜己德”放在从医生涯的首位,十分注重医德。谨记“上善若水”和“厚德载物”,在医治病人时,对病人无论贵贱贫富,怨亲善友,华夷愚智,皆“普同一等”。拯衰救危,对患者中的弱势者,穷苦人,都是伸出援助之手。许多医方药剂少收钱甚至不收钱。为人针灸,用针刺疗法治带状泡疹,挑疔等从不收分文,几十年如一日。看病时给人以和蔼的笑容,亲切的问话,医人先医心。尽管高龄,遇老弱病残患者,他还上门诊治。他积极参加医疗卫生系统组织的义诊、演讲、宣传活动。并参与慈善事业。在2008年5月汶川地震、2010年4月玉树地震期间,他分别向区红十字会捐资数千元。平时向区慈善协会也捐资了数千元。自从泾口卫生院调入县中医院后,泾口当地患者仍念想着他的医术、医道。为了方便患者假日仍下乡去诊治病人。年老退休后,加之患过脑梗,再不能下乡诊治病人,但许多患者包括外县(区)患者仍到县城他家求医,他只好开设门诊。从不收诊疗费,仅收中药线,这钱多数仅够其中药成本。他不缺钱,夫妇俩退休金过万,生活费绰绰有余。开设中医门诊只是济世之为。平时,他除了购书藏书外无有其他嗜好,一生不沾烟酒,不近女色,不臧否他人。一幢两层楼房屋,外带四合院,楼上全是藏书。
  他是位一辈子做好事、有道德、脱离低级趣味的纯粹的中医先生。
  其光鲜不逊祖风。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