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黄鈞宰与《申报》

黄鈞宰与《申报》

2019/8/10 15:28:26    作者:张一民    阅读:129    评论:0

    黄钧宰,原名振均,字宰平、仲衡,号天河生,钵池山农、天河饮犊子、淮山棣华园主人。江苏山阳(今淮安)人,晚清笔记小说家、剧作家。黄氏家族以累世读书,科名相望,受家庭影响,黄鈞宰博学善文,道光二十九年(1849)举孝廉,曾在江西、安徽、南京等地做过幕僚,后任松江府奉贤县训导。由于他不乐制艺,一生偃蹇不遇,仅以创作诗词、剧曲、笔记小说蜚声近代文坛。著有《金壶七墨》、《比玉楼遗稿》、《闺秀诗评初集》及传奇四种。尤其是他的笔记小说《金壶七墨》,客观形象地反映晚清时期动荡的社会生活和政治变局,有人评价: “是书也,以之作小说观可,以之作子书观、作史书观、作经书观亦无不可”。
  《金壶七墨》最早刊行於清同治十二年(1872),为木刻本,书名页前印有“松江西门内普照寺西首萧隆盛刻”,正文前有明倦客序,称本书为作者客游随笔所记,原稿甚夥。咸丰中散于兵乱部分,丙寅(1866)又损于水患部分。作者不自收拾,已十去五六。壬申(1871)冬初,由广东梁觐侯、云南杨章武昆玉代为编辑,请付刊行。然作者 “歇然不以为可也”。且曰:“人间世事,莫不如飘风浮云、镜光石火之过而不留。吾适然遇之,亦即适然书之,里巷委琐之谈,何足以劳手民示?”但是就在数月后,《金壶七墨》还是刊印出来。促成此事可能是“申报馆”。据德国学者鲁道夫•瓦格纳在其所撰《申报馆早期的书籍出版(1872---1875)》中介绍:同治本《金壶七墨》是由“上海同人会出版”。所谓“上海同人会”指的是申报馆组织的“尊闻阁同人会”,“尊闻阁主”乃《申报》创办人美查(ErnestMajor)自号。他是一位英籍商人,爱好和通晓中国文化。清同治十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即1872年4月30日),他在上海创办了《申报》。其办报目的是为了商业上的牟利,但他除了在报纸上刊载经济新闻、市场行情之外,他还考虑到知识阶层的文化需要。为了迎合和满足一些文人雅士的阅读欲望,美查特聘寓居上海的钱塘名孝廉蒋其章出任主编。蒋其章字芷湘,号蘅梦庵主,别号小吉罗庵主,擅长诗词、游记散文和制艺文。他领会美查的意图,利用《申报》的新闻版面余幅,办起了文艺副刊,同时还出版了我国最早的文学月刊《瀛寰琐记》,约请江浙一带的文人为《申报》和《瀛寰琐记》撰写文章、或描写风情、或流连风景、或闲话风俗,互衿风雅,形成了以报纸主笔为核心的松散文社组织,即“尊闻阁同人会”。篆香老人顾敬修曾评价蒋其章对《申报》的贡献是:“倡雅会于东南,士林望重;建骚坛于沪渎,《申报》纷驰。”而在蒋其章的约稿人中就有名振一时的淮安人黄钧宰。
  黄鈞宰于咸丰九年(1859)和同治二年(1863) 两次就任奉贤县训导。虽然他觉得训导一职是无味的鸡肋,但仍任然尽心职守。尤其是在第二任期间,他率讲生宣讲圣谕,观风问俗,以教化育人,荣获了三次一等功,合记为大功一次,受到江苏巡抚丁日昌的表彰(见丁日昌《抚吴公牍》)。黄鈞宰还利用闲暇时间,与滇南杨稚虹、金陵林仲夔、林味荪、马湘艇、曲阿贺少楼、兰溪陆少葵等人相与晨夕过从,诗酒谛约,共得诸家唱和词六十五首,由杨稚虹编为一卷,黄鈞斋作跋。因奉贤当东海之滨,故名是书《海滨酬唱词》。由此,誉满学苑、名噪词坛的黄鈞宰进入了《申报》主编蒋其章的视线。《申报》和《瀛寰琐记》的问世,也引起黄鈞宰格外的关注,《申报》刊登的一些新闻,有的也成为黄鈞宰的写作素材。如《金壶逸墨》中有一条题为《金箔作》的笔记,说得是苏州金箔业中有一位董司因触犯行规被同行活活咬死的事件。就得之于同治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申报》的一条报道。《申报》成了黄鈞宰了解社会、博览风物、搜集遗闻佚事的一个重要来源,他十分爱读。当蒋其章向黄鈞宰发出约请,黄鈞宰也就欣然应允,并拿出了他的《金壶七墨》,交与申报馆刊印发行。同治十三年闰六月,《申报》连续三天刊载了一则《金壶七墨告白》,署款“同人公啟”。告白云:“新出金壶七墨一书,黄天河先生所记近年事也,凡时会之变迁,军务之原委,耳目闻见可惊可喜之事,胥于是乎载之。准于乡试时在金陵杭州二处寄卖,欲阅者请至彼处访购可也。”,是为《金壶七墨》最早之广告。
  除了出版笔记小说,黄鈞宰还在早期《申报》和《瀛寰琐记》上发表一些零散的诗文作品,现列表著录如下:



  以上所列黄鈞宰所发表的作品,大部分见载于《金壶七墨》和《比玉楼遗稿》,但也有作品不为两书所收。如发表于1872年12月11日《申报》第一版的《用情说》,是一篇典型的议论文,黄鈞宰在这篇文章中阐述了自己的情爱观,他鄙视社会上的一些士人借谈情说爱为名,就污秽之途,行卑鄙之事。反对始乱终弃,先合后离。他认为在谈情说爱中以淫佚诱人,玷污女子名节,是毁人、杀人。犯淫愈巧,获罪也愈深。为情者果爱之,“则当矜惜之、珍贵之、保全之,然后为爱之笃、情之深矣。”所以作者倡导为情者要顾礼仪,认为“礼仪者,情之至极者也”。太平军兴时期,黄鈞宰在扬州也有过艳遇,事载《金壶泪目》中(见《琴圆梦略》),但他遵行儒家的“发乎情,止于礼仪”的准则,尊重女性、珍惜爱情,置身高洁,令人感佩。显然,《用情说》这篇文章对我们了解作者的思想情感,准确的理解和分析作者的爱情作品,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依据,然而却没有收入到《金壶七墨》和《比玉楼遗稿》中。
  又如《论九月桃花》,是黄鈞宰针对黄浦边出现桃花反季节开放的现象,发挥自己的想象,设置了一场桃花夫人邀请天河生走访桃花仙馆的梦境。桃花夫人在梦境中告说天河生,世上出现桃花九月开放现象,是她针对有人认为桃花根浅寿短,红颜薄命的说法,特向春神请示,于重阳后,令花神在人烟聚集的地方,点缀一株,使大家知道桃花也足以寄傲风霜。它不与菊花、梅花比气节,是它不想那么做,并不是它做不到。从而揭示桃花不为人知的品质,让人耳目一新。这篇文章发表的时间为1872年12月19日(即清同治十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后来不知为什么,却窜入到宣鼎《夜雨秋灯录》三集和长白浩歌子《萤窗夜草》四编中,成了他人的作品,题名改为《九月桃花记》,《金壶七墨》反而失载。
  也有的作品虽然见载于《金壶七墨》,但文字却发生了明显变化,如《玉蟾生记》,发表时间为1872年12月22日(即清同治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这是作者追求纯真,坚持操守,向往尘纤不染、冰清玉洁理想世界的一篇记叙文,收入在《金壶遯墨》卷四中。两相对照,文字上有许多不尽相同之处,有增有删,甚至结构都有所调整。如《申报》本有这么一段文字:“当夫皎月一轮,照此帷箔,幽愁哀怨,默记太虚,以为世有奇人,庶几知我着乎?而玉蟾生乃以其心所专注者迎之,彼之心浩浩然来,我之心脉脉然往。借月以印我之心,因以我心印天下人抑郁无所与诉之心,二者交融于氤氲冥漠之中,故好月益甚。”,《遯墨》本则写作“幽怀隐念,默记太虚,以为世有其人,庶几知我着乎?而生乃亦其心所专注者迎之,两心即交,互相融结于空灵溟漠之中,故好月益甚。”又如文章的结尾处,《申报》本写作:“生后科名果不振,年未三十卒,后数十年有见之栖霞山上者。”,《遯墨》本则写作:“如是者又十余年,其后科名果不振,再娶不寿,生亦无疾而卒。卒后有见之栖霞山上者,或遇幽愁哀怨,不可自遣。第於月夜设香花清礼,默呼玉蟾而祝之,其人若或忻慰云。”依据二者发表和刊印的时间来判断,《申报》发表的是作者初稿,《遯墨》刊印的则是作者修改稿。比较两稿,可以看得出黄鈞宰对文章写作要求很严,反复推敲,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黄鈞宰在《申报》和《瀛寰琐记》上发表文章,仅限于1872年12月至1873年12月,整整一年时间,此后,就搁笔不再投稿。这是何缘故?有人认为他时患重病,无力操笔。笔者则以为这和他参与纂修《奉贤县志》有关。《奉贤县志》成书於光绪四年(1878),共二十卷,黄鈞宰与知县韩佩金一道担任监修,想必他为此没少花心血,尤其是编志的后期阶段,审稿、改稿、补稿、定稿等任务压在他身上,他无暇分身为《申报》写文章。蒋其章见此情形,于1875年5月29日,以“小吉罗庵”笔名在《申报》第四版发表《怀人诗》,称“黄鈞宰广文”曰: 钵池性格古名流,味外酸咸苜蓿秋。有癖何尝非酖毒,著书端不为穷愁。一生心迹留银管,两度情缘痛玉钩。墨瀋洒余应尚富,甕中他日愿重搜。这首诗道出黄鈞斋以发奋著书来阐述不幸遭遇、表明一生心迹,奉献给读者许多耐人寻味的好作品。诗的最后两句,有期盼黄鈞宰继续为《申报》提供新作的意味。然而黄鈞宰在完成《奉贤县志》刊行任务的第二年突发疾病,误用西药致狂疾而死。《申报》于1879年8月5日第四版刊载《苏省抚辕事宜》,内有这样一段文字 :“奉贤县训导黄振均病故,遗缺,查有分先试用训导金凤标;又荊县训导杨文傑病故,遗缺,查有试用训导张瑛,均署理。”由此可知,黄鈞宰卒于清光绪五年(1879)。依据陈文新、孔庆龙等先生考证,黄鈞宰生于清道光六年(1826),如是,其享年当为53岁。
  黄鈞宰在离世后,对《申报》依然有所影响。清末民初,申报馆的《金壶七墨》被书商多次翻刻,先后出现了扫叶山房石印本、上海文明书局石印本、上海进步书局石印本、大达图书供应社铅印本。《申报》也一直在为这些版本《金壶七墨》做广告,直到1949年5月报纸停刊为止。在《申报》广告的作用下,《金壶七墨》受到众多读者的关注和青睐,一度成为热门书、畅销书。

  说明:
  文章主要数据来自于《中国近代报刊数据库》中的电子版《申报》


《申报》大清同治壬申年十一月十九日刊载钵池山农《论九月桃花》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