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遗迹 > 总督漕运部院遗址

总督漕运部院遗址

等级: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摄影:李正林    作者:张璞    阅读:3614    评论:0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解释漕运为:“水转谷也”。自秦汉始起,朝廷所需粮食补给主要靠水路,即河运、水陆转运和海运三种形式运输,称为漕运。早期漕运的目的是为以京城所需粮草、物质运输为主,但后期因统治阶级的政治需要,逐步发展成为以粮食征收、兑运、物资补给、兵丁运输为主,形成以国家政治调派为目的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即漕政。其中又涉及诸如屯田、船制、运道、河政等诸多方面。漕运作为我国历史上重要的一项经济制度,关系到江山社稷、国家稳定。所以,漕运在封建王朝的统治阶级中,尤被重视。明清时期管理全国漕运的最高机关——总督漕运署(兼兵部侍郎或加都察院右都御史衔时又称部院),就设立在作为中国南北运河结点的淮安府城。漕运总督官居二品(加衔总督为从一品),为掌握封建王朝兴衰命脉(漕运)的最高长官。
    总督署历史概况
    漕运总督设于明景泰二年(1451),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竑(景泰元年(1450)同都督佥事徐恭督漕运,治通州至徐州运河[《明史·列传》,177卷])任首任总督,总督漕运兼巡抚淮安扬州庐州三府并徐和二州(《明实录》英宗实录,209卷。天顺七年至八年,总督漕运……仍兼廵抚凤阳淮安扬州庐州并徐滁和府州地方[《明实录》英宗实录,350卷])。追溯元朝,朝廷设正三品京畿都漕运司以及江淮都漕运司负责漕运,漕粮由江淮漕运司运至中滦,京畿漕运司再转运至京城大都。只因元朝时期漕运以海运为主,所以运河只占辅助地位。明朝建国后,沿袭元朝官制,设京畿都漕运司管理漕运,洪武元年(1368)授薛祥为首任京畿都漕运使(《明实录》太祖实录,130卷;《新校本明史》,138卷),分司淮安。自燕王朱棣篡位改元永乐后,燕地逐步取代南京地位。永乐元年(1403),诏以北平为北京,改北平府为顺天府。平江伯陈瑄充总兵官,总督海运(《明史列传》,2册153卷)。后,以瑄董漕运(《明史列传》,2册153卷),永乐十三年(1415)五月,平江伯陈瑄由淮安城向西开凿清江浦(河),使久废的运河重新畅通,确保漕运。永乐十九年(1421)正月,朱棣在北京奉天殿受百官朝贺。乙酉,享太庙。辛卯,大祀天地于南郊。洪熙元年(1425)至宣德八年(1433),陈瑄充总兵官率舟师漕运赴北京兼镇守淮安(《明实录》,宣宗实录,2卷)。淮安城逐步成为封建王朝漕运的指挥中心。今址总督署,为明初以来由督漕官员自城内他处办公点逐步发展,移署而来。据清·乾隆《淮安府志·卷十一·公署》中载:“明初未设文臣,以勋爵大臣督漕事,其署在旧城南府街。景泰年间,始以都御史王竑督漕务,淮安府知府程宗于平江伯陈瑄旧居建都察院。成化五年(1469),通判薛凖重修。正德十一年(1516),知府薛  增建。嘉靖十六年(1537),都御史周金改建于府城隍庙东察院,今之淮安卫是也。隆庆六年(1572),都御使王宗沐增旗纛神祠于正堂西偏,又立水土神祠于东厢。万历七年(1579),都御使凌云翼移治于淮安卫,是为今之总漕公署,即元廉访司署,又总管府也。乾隆四年(1739),总漕托,饬县估修大堂,苏抚陈,题准动项修理大观楼等处。乾隆八年,总漕顾,改建万松山房。”今存总督署启用于明万历七年(1579),直至清光绪三十年(1904)漕运总督裁撤,总督署废止,历经两朝四个世纪,共计325年。
    漕运总督官职
    总督作为朝廷命官,源于明初临时派遣大臣进行军务巡查时授予的一种带有军事性质官职,至成化五年(1469)常设两广总督,此时常设总督官职。清朝设有九大总督,统辖辖内经济及军事,即直隶、两江、四川、闽浙、湖广、两广、云贵、陕甘和东三省,此外又设河道、漕运两督,专管河、漕事务。总督又被称为制军、大帅、制台、制宪或督宪。明清时期的漕运总督是专管漕运事务的总督官职,官阶为正二品,但可通过兼兵部尚书衔高配至从一品,在主持漕运行政事务之外也兼掌漕运军务。
    自明初以来,均以勋爵大臣督漕事宜,至景泰年间始改文臣,与总兵官协理,同驻淮安,是为文武二院并设。万历年间,李旋奏“海运久废,武院应裁”从之,漕运专用文职自此始。至清朝,设总督漕运部院兼巡抚事。顺治四年(1647),设满洲侍郎一员,与总漕同理漕务,名为总理。顺治十八年(1661),凤阳另设抚臣,总漕专管漕务,其总理撤回,理刑刑部主事亦裁去,惟漕储道至康熙四年(1665)始裁。据《清史稿·卷一百十六·志九十一》中载:“乾隆十八年(1753),以漕运、河道总督无地方责,授衔视巡抚(嘉庆十二年[1807],定由尚书授者,应否兼兵部尚书衔,疏请如总督)”。漕运总督下还有理漕参政、巡漕御史、郎中、监兑、理刑、主事等职。还下设仓库、船厂等。军事方面,总督漕运部院军门驻扎淮安府,统辖七营,标下左右二营,兼辖城守、庙湾、盐城、海州、东海五营。康熙三十六年(1697),总督桑额将淮兵城守营驻扎府城内,是为四大营。乾隆元年(1736),增设漕标中、左、右三营,改左营为中营,于城守为四营。而庙湾营另驻新设阜宁县庙湾城。此外火药局设于旧城头西南角和西北城头北角楼。明朝漕运领运官军中之卫指挥等官职,至清朝之时已改为守备、千总等官。文武官员数百人,卫漕兵丁数万余名。
    明清两朝,有近三百位国家高级官员在淮督漕或署理漕运总督之职,其中不乏名士,如:史可法、蔡士英、郎廷极(景德镇督陶)、施世纶(施琅次子)、琦善(署理,封疆大吏)、刘统勋(署理,刘墉之父)、杨锡绂、铁保(与成亲王、刘墉、翁方纲,称为清代四大书法家)、福济(总管内务府大臣)、李瀚章(徐文达护,李鸿章之兄)、张之万(张之洞堂兄)等人,为淮安官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管辖区域及职能
    “漕运,其来尚矣。自秦以降,其法浸备。迨我国家,监于历代累朝损益裁成,地势南北会通,然后民居而纳贡,兵出而转输,功力相资。”(明·《漕运通志》序)。漕运是集权政治和小农经济结合的产物。封建时期,东南各省征收的米粮都需要通过运河运往北京。据《清史稿·漕运》中记载,清初之时,都运漕粮官吏,参酌明制。总理漕事者为漕运总督。分辖则有粮储道。监兑押运则有同知、通判。趱运则有沿河镇道将领等官。漕运总督驻守驻淮安,掌佥选运弁、修造漕船、派拨全单、兑运开帮、过淮盘掣、催趱重运、查验回空、核勘漂流、督催漕欠诸务,其中发现任何重要情况,需立即禀报朝廷。其直隶、山东、河南、江西、江南、浙江、湖广七省文武官吏经理漕务者皆属焉。顺治二年(1645),户部奏定每岁额征漕粮四百万石。其运京仓者为正兑米,原额三百三十万石:江南百五十万,浙江六十万,江西四十万,湖广二十五万,山东二十万,河南二十七万。康熙二十一年(1682)规定,粮船过淮后,总漕应随船北上,率所属员弁视察运道情况,调度全漕。粮船过津后,总漕即入京觐见述职,而后回淮办理下年之征收起运诸事。粮道,山东、江安、苏松、江西、浙江、湖北、湖南各一。河南以开归盐驿道兼理。粮道掌通省粮储,统辖有司军卫,遴委领运随帮各官,责令各府清军官会同运弁、佥选运军。兑竣,亲督到淮,不得委丞倅代押。如有军需紧要事件,须详明督抚、漕臣,方许委员代行其职务。“首漕粮,次白粮,次督运,次漕船,次钱粮,次考成,次赏恤,而以海运终焉”。
    此外,明朝时在淮安还设有工部厂、工部分司、抽分厂,明《漕船志》载,抽分厂,位于“淮安府城南六里”;设常盈仓于山阳县(今淮安区)清江浦,用以仓储存江、浙以及、两湖的漕粮,岁储70万余石;建清江、卫河二厂督造漕船。康熙九年(1670),淮关全权征税,均废。
    总督漕运署建筑
    总督漕运署坐落在淮安城正中,院东街与院西街(今镇淮楼东西路)之间,长三百余米,宽一百余米,建筑高出路基一百五十公分左右,四方格局,总面积超过三万平方米。是在宋乾道六年(1170)由录事陈敏兴修的楚州州署基础上不断发展变化而来。总督漕运署建筑多为青砖、小瓦,抬梁结构硬山式建造。署南正中即为中长街(今南门大街),跨街而建的即为有“南北枢机”之称的镇淮楼,与迎熏门同轴。清代的总督漕运署,沿袭了前朝明代的官署建筑布局,建筑也因为所处时期的不同和作用的更换而有所变动和增减。总督漕运署建筑整体按体制分东、中、西三路。因地处三路交叉之地,“威仪”点缀署门外,东、西、南面各建有一面楠木制过街牌坊,且有栅栏,作为官署正门的引导。东书“总共上国”,西书“专制中原”,南面则为“重臣经理”,在牌坊之南,作为中长街之引。东西牌坊内各有一座辕门(单门牌坊)。在南侧牌坊内则有一座五开间宽的巨大青砖小瓦硬山式照壁,尊于须弥座之上。砖雕镶嵌,栩栩如生。两端北侧各有旗杆一座。牌坊与辕门之间,东西南北还各建官厅三间,南门相对,东文西武。大门两旁还有鼓亭两座、一对石狮。据载石狮是元朝波斯国进贡之物,共有两对,经漕运运至北京,途经淮安之时被偷扣一对,尊于漕运总督署门前,另一对则安于天安门前。尤显威仪。此外大门还有东西班房等建筑,组成半封闭格局,营造出威严的气氛,森严神秘,望而生畏。总督漕运署正门五间,抬梁硬山式,坐北朝南,其中左右各有偏房一间,大门正中悬匾“总督漕运部院”六字,威严十分。中路大门后即有二门、大堂、二堂,在二门与大堂之间的甬道上,又有单体建筑一座,即仪门。其为三开间独立式门楼,只在新官到任、迎接圣旨或举行祭典时才开启。独立仪门在古代重要的官府或者主人身份重要的建筑中常见,今存的曲阜孔府,二门后所设仪门之“重光门”完整保存至今,总督漕运署大堂是全署最为庄重、巍峨之处,也是全署建筑的中心。两侧为漕运各部办公之所,东一间为水土祠。大堂建有月台,上有望柱。巨大的大堂建筑,悬山式建造,高大巍峨,一般为总督举行重大仪式,处理重大事件、公务之处。二堂即日常办公之所,有库房及两侧均有附属。二堂后有宅门一座,此后便为官宅,有后院,上房即为“大观楼(又匾淮海节楼)”,正房供长辈居住,两侧厢房为晚辈的住处。又有后厅、耳房、后院等建筑,另有一后门。在大门与二门东路箭道门后有土山一座,因植满松树,亦称万松山,山有一亭,名曰“一览”,可俯瞰全城。其后又有书吏办公处、东林书屋、正值堂、官厅等建筑以及后花园;西路有百录堂、师竹斋、来鹤轩以及众多官厅。在清·乾隆《淮安府志》卷十一中还记载了当时总督署的规模:“大照壁,一座;鼓亭,二座;大门。五间;角门,三间;仪门,三间;大堂,五间;中厅,五间;东西耳房。四间;大楼,五间;后厅,五间;东西耳房,各三间;厨房,七间;东西案房,六间;书吏房,二十余间;东西皂隶房,五间;工字厅,三间;花厅,三间;亭东耳房,四间;大堂西院一宅,共十五间;东西耳房、厢房、穿廊,共三十二间;水土神祠,三间;宴宾馆,三间;司道府县厅,共九间;中军旗鼓卫官厅,共二十间;兵勇各房,三十余间;清美堂,共十五间,旧称前察院。洪武三年,知府姚斌建。隆庆五年,知府陈文烛重修,为待宾之所。后增修不一。改为笔帖式翻译处。牌坊,三座。”总计房屋,近三百间。清·光绪《淮安府志》、同治《重修山阳县志》中均有总督漕运署平面手绘图,附属建筑各时期变化、改动不一,但格局基本未有大变。整体建筑布局,用若干条纵深的轴线来安排东西中三路建筑,这些建筑全部是用以院落的形式来展开,每个院落当中,都有成组的建筑,每栋建筑相互之间都是有主有从,有正有配,用建筑的手段,表达出封建社会、封建礼制所表达的那种等级和秩序。
    总督的署历史变迁
    漕运在清朝前期与盐、河、兵并列四大政,漕运总督一职尤重,体制极崇。道光后,漕政弊端丛生,咸丰、同治时期,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及河南五省受到太平天国运动的冲击实已停漕。光绪二十七年(1901),江苏、浙江、山东三省正式停止征漕,至此,八省漕运全部停止。此时,张之洞、刘坤在《江楚会奏变法三折》中主张裁撤因漕运而设的屯田与卫所。次年,朝廷正式下旨撤屯田、运军名目,裁卫守备、千总等官。光绪三十年(1904),御史周树模奏:“各省卫官已撤,屯户并改丁粮,归州县经征,南漕半改折色,半由海运,各省粮道亦次第裁减,漕督无官可辖,而体制极崇,殊非综核名实之道”。请求裁撤漕运总督。一月二十七日政务处奏准裁撤漕运总督,改设江淮巡抚。三月十七日,周馥所奏“亦以分设行省,不如改设提督驻扎为合宜”,建议改淮扬镇总兵为江淮提督,裁撤江淮巡抚。当日上谕:“江淮巡抚即行裁撤,所有淮扬镇总兵著改为江北提督”。
    光绪三十一年(1905),江北提督(兼漕河盐务)刘永庆在已废止的总督署建立江北陆军学堂,为清廷培养了一批重要的军事人才。光绪戊申年(1908)四月,江北陆军学堂学生首次用科学仪器测绘出了淮安历史上最早、最为标准的地图,即《淮安城市附近图》。民国初,总督署东侧后花园改建为淮安体育场,民国12年(1923)建百米跑道、半个球场、一个篮球场等。民国35年(1946)4月,为纪念新四军军长叶挺,由新四军军部和淮安抗日民主政府拨款扩建了体育场,拆除了总督署的部分房屋,新建圆形跑道和司令台,扩建了足球场、篮球场、乒乓球室、办公室等处,将体育场更名为“叶挺体育场”。新中国成立后即为淮安体育场。
    如今,总督漕运署全址已被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5月又作为京杭大运河江苏段文化遗存,与大运河一起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几经考古发掘,总督署的大堂、二堂位置今已建成遗址公园。官宅院内宏伟的大观楼,今已修建成为中国漕运博物馆,让这座承载着厚重历史的建筑,永远地记住这里曾经的辉煌和显赫。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