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河下古镇 > 估衣街上的估衣店

估衣街上的估衣店

2014/6/1 19:42:23    作者:樊国栋    阅读:5286    评论:0

 

    估衣,《辞源》释义为“市肆出售的旧衣”,“贩卖旧衣的行业叫估衣业”。清代北京竹枝词“西城五月城隍庙,滥贱纱罗满地堆”,说的就是庙外卖估衣者极多。在官宦商贾集中的都城,达官贵人的眷属们淘汰的旧衣太多,于是兴起了估衣业,这是不足为怪的。有趣的是,在同时期的漕运之都——淮安,估衣业也很兴旺,尤以府城西北的河下镇最著名,贩卖估衣的摊点、店铺大都集中在相家湾大街上,以致后来这条大街被唤作了“估衣街”。
    三城内的官宦豪绅以及河下码头的盐商富户,虽然也能提供足够的估衣货源,可销路在哪里?用得着这么多的估衣摊头及店铺吗?
    原来种田刨园的农人,凭手工活计养家的城市平民,官宦巨商家的佣人,大都有一个喜欢买旧衣饰穿戴的习惯,不仅选购起来实惠,做起活计来也不必太顾惜,穿在身上心里特踏实。当时单城区的人口就以数万计,加上四乡八镇数十万,对估衣的需求量是可观的。
    有需求,就有市场。
    在估衣街上的四五家估衣店中,论规模,首推“慎和衣店”。正因为规模大,一反该行业惯使的吆喝价码与当众展示的经营方式。这是一家多姓合资的股份制大店。位于估衣街中段的北侧,斜对着倪家巷头。布局很特别——沿着街道一溜排4间房屋,都不作店堂;西3间的门房,偏偏背过脸来朝北开门窗,朝街一面却以砖墙封闭;东1间只开成石库门,门的东侧镶嵌着纵向排列的砖刻店号:“慎和”。顾客穿过石库门过道,进入一方院心。只见院角放置一口大水缸,贴着院墙的简易木支架上,搁有一排木盆,这些设施是专供进门的顾客洗手脸的。不问买卖成不成,都是免费的,这就一下拉近了与顾客的心理距离,还保证了试衣裳时不致沾脏衣服。通过西侧的腰院门,就进入西边的第二道院心,这可比第一道院心大多了。走到这里,才让你看到北院墙的第二道石库门。进入北门,才又让你惊讶深院里竟藏着偌大的营业厅,日光透过天窗照射进来,给人别有洞天之感。当然,店堂的安全性也是首屈一指的。
    大厅内的东西两侧,均设置迎向顾客的曲尺形柜台,放眼看去,构成一个大大的“八”字阵。柜台内,贴墙的货架上,挂着五颜六色、长长短短的衣裳衫,下方则叠放着一摞摞估衣。
    1940年前后,柜台上添置了无线电收音机,供股东收听国内形势、市场行情之余,整天选播曲艺节目以招徕街上行人;所以整个大厅,顾客几乎不断,气氛较为热烈。这在鬼子侵华的沦陷区是罕见的。
    如果你不是一般顾客,继续穿过柜台夹道,打开北墙小门,刚进入第三道院心,两座以相邻拐角连接的小楼便会扑入你的眼帘。分别紧贴北院墙与东院墙的别致连体楼座,在西山墙及拐弯的南山墙位置,分别升起小阁楼,那是用来作瞭望哨防土匪的。楼座除了作为大股东及其眷属的生活用房,还辟有堆货的仓库、部分店员的宿舍(另一部分在临街的3间门房内)、做饭的厨房及吃饭的食堂。
    慎和衣店拥有十几名店员,大股东特意雇请了来自城东蒋南庄的蒋爹,专为他们做菜烧饭。主雇之间的和谐关系,固然折射了股东们先进的经营理念,而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也恰恰为估衣业提供了持续生存与发展的空间。
    那段艰难岁月,旧衣总是供不应求。本来,进货渠道,主要来自典当业,败落家庭和富家弟子典给当铺后过期未赎的衣物,当铺往往不定期地处理给估衣业。为解决货源的匮乏,从事估衣业的人,纷纷到上海收购那里的当铺和富裕阶层的处理品。据说,长寿路、大自鸣钟一带,就有淮安人坐庄收购,不断打包寄往淮安。慎和估衣店,为对付货源的断档,还别出心裁地增辟了第三个渠道——用新布做衣,以接近旧衣的价格出售,可老顾客就是不认贱价的新衣;股东干脆分给店员及其家属穿用,一年后再以第二批新衣换下来上架出售。
    除了大路货的布衣短袄,供清寒家庭出身的青年学生、文职人员选购的估衣就稍微讲究点了:夏天有长衫;春秋有夹袍;深秋则是驼绒袍——“里子”的驼绒又有纯栗色与彩色条纹之分;冬天有棉袍。再讲究点,夏季的衣料则选择丝织品的横罗、直罗、绡纺、杭绸等;冬季的衣料则选购旧皮袍——以羊皮为例,产于张家口以北的“北口”,毛密而厚实,产于“西口”的则细密而柔软;而处于南北气候分界线上的淮安人,则按自己的耐寒程度及经济实力选定对口旧货;小羊皮称“羔儿”,毛绒普遍短曲且柔软,特别适合作帽料穿戴。
    慎和衣店规模大,货源广,也吸引少数富裕阶层人士前来淘宝。狐、貂、水獭这些小动物很难捕获,又不能像今天这样人工繁殖,再有权势也难以碰到。有钱人淘的就是这类奇巧货。
    慎和估衣店最大的股东是生于光绪十八年(1892)的金年甫。他最小的女儿金佩珍现也86岁了,还保留着陪嫁的双面羊皮箱,外面涂有生漆,密封性特强,据说皮衣放进去,从来不生虫,即使经历过漫长的时霉天气,也不需拿出去重新翻晒。
    估衣业在调剂社会余缺、实现物尽其用等方面,是起了一定作用的。至于在百业萧条的形势下,出现了估衣业的畸型繁荣,也许给这段历史增添了某些传奇色彩吧。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