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官署衙门 > 淮安府署宝翰堂碑刻与娑罗树碑

淮安府署宝翰堂碑刻与娑罗树碑

2015/3/25 16:32:17    作者:刘怀玉    阅读:5675    评论:0

 

 

    宝翰堂,宝者宝贵,珍贵;翰者书翰,书法。顾名思义,宝翰堂是存放珍贵书法的厅堂。不过这个书法不是泛指一切书法作品,而是特指唐代书法家李邕的《娑罗树碑》。
    宝翰堂原来就是一个极普通的三间茶厅,在淮安府署内理刑厅之南,土神祠东,其功能是接待宾客,故又名迎宾馆。明代隆庆、万历年间,陈文烛任淮安府知府,在吴承恩家见到宋代拓本李邕《娑罗树碑》,如获至宝,立即翻刻上石,贮于府署茶厅,供客赏玩,因而将茶厅命名为宝翰堂。发现《娑罗树碑》拓本,在淮安轰动一时,淮安府的几个头儿忙得不亦乐乎。从知府到推官四衙都为宝翰堂写了记。陈文烛作的《宝翰堂记》云:
    余得李邕碑,勒于壁,兹堂在府治二门西,为延客所。客睹前碑爱之,余意存之,恐其剥蚀耳,因题其堂曰宝翰,与四方文雅者共焉。嗟乎!李公去今几千年,其只字尚使人欣慕,益信古人风猷不可及云。同寅二三公命余书以识之,遂作宝翰堂记。
    同知郭大纶的《记》云:
    余承命佐淮郡,时追随太守陈公,延客于府仪门外之西馆,厥后公搜罗往迹,得李邕碑文,命工勒石于壁,题之以扁,曰宝翰堂,而复缀之《记》焉。夫李公之碑,其文翰虽云可录,然世代久远,已骎骎乎入于沦没,而世莫之知。使非公表而出之,其孰得而传之耶?矧翰而加之以宝,则所宝若有所专者,而公之微意,殆将追忆古人风猷之弗可及,弗止于文艺之间而已。后之登斯堂者,其必心领神会,于公所宝之外,而可归之翰墨之工哉!公名文烛,字玉叔,别号五岳,沔阳人,登嘉靖乙丑科进士。因併记之。
    通判胡师的《记》云:
    昔孟轲氏云:诸侯之宝三,土地、人民、政事,□为治格言也。若陈公之守淮,表唐宋李、米二公之遗翰,而勒石于延宾堂之壁,且名其堂曰宝翰。何哉?盖公忧切民隐宝,治有余功,而后能考镜往古,开示将来,以垂之不朽。益足以□公治郡之独忧也。不然,当淮之冲且疲,亲庶务之不暇,而奚暇以文学饬吏治哉?此固公宝翰之自,而淮人得于政教之深者,当知所以宝云。
    推官诸大伦的《记》云:
    世所称贤守,率能以其才致理,即所居有赫赫□,及去而思者,有之,将以垂之不朽,殆不多见。唐宋官东海者,何限李、米两公,独以文墨为□□,沔阳陈公所表□,且题延宾所曰宝翰,以识□□□《诗》云:“唯其有之,是以似之。”兹公所为,汲汲也乎。公吏治文学,雅意古人。不知两公在时,视今当何如。且烦剧难治,不与昔同,惟此淮人,未以为训者,宁直翰哉!
    以上诸人题记中,说到唐宋李、米两公,是指唐朝的书法家李邕(678~747)和宋代的书画家米芾(1051~1107)。李曾官海州刺史,米曾官涟水军。(陈所编《万历淮安府志》,误记米曾“移守山阳”。)对于陈文烛来讲,此二人都曾在淮安府为官,都是他所景仰的前辈。有一次,陈文烛到钵池山游玩,见到一幅米芾画的弥勒佛像,陈文烛即将此画像刻石,还写了一篇《米元章画佛跋》刻于石上。此石刻后供于城内棠雨庵,今收藏于淮安区博物馆。《娑罗树碑》则嵌于宝翰堂的西壁,该碑全文如下:
    娑罗树碑并序海州刺史李邕文并书刻石东海元省已
    观厥好德存树,爱人及乌,有情不忘,虽小可作,此施及者也。则有宗庙加敬,墟墓增悲,睹物可怀,比事斯广,此触类者也。矧乃通感灵变,玄符圣迹,根枑净出,硕茂佛时。烛金山之景彰,联玉豪之殊相。至若泥日法会,荼毗应身,妙有双树之间,光覆僧祗之众,安可混曜散木,比列清林,议上茅之挺生,喻坚固之神造者乎?
    娑罗树者,非中夏物出所宜有者也。婆娑十亩,映蔚千人,密幄足以缀飞飙,高盖足以却流景,恶禽翔而不集,好鸟止而不巢,有足多矣。然深识者,虽徘徊仰止而莫知冥植;博物者,虽沉吟称引而莫辨嘉名。华叶自奇,荣枯尝异。随所方向,颇征灵应。东瘁则青郊苦而岁不稔,西茂则白藏泰而秋有成。唯南匪他,自北常尔。或季春肇发,或仲夏萌生,早先丰随,晚暮俭若。且槁茎后吐,芬条前秀,差池旬日,奄忽齐同。无今昔可殊,非物理所测,古老多怪,时俗每惊。巫者占于魁谋,议者惑于神树。
    证圣载,有三藏义净还自西域,逮兹中休信宿,因依斋戒瞻叹。演夫本处,征之旧闻。原其始也,荣灼道成之际;究其末也,摧藏薪尽之余。或森列四方,或合并二体,常青不坏,应现分荣,变白有终,不灭同尽。昔与释迦荫首,今为群生立缘。夫佛病从人,大慈感故;树萎因物,深悲理然。化能分身,半枯即是。心有合相,后茂还齐。宜其表正,圣神灵贶,品汇以变,见一摄而称赞十方者也。
    淮阴县者,江海通津,淮楚巨防,弥越走蜀,会闽驿吴,《七发》枚乘之丘、“三杰”楚王之窟。胜引飞辔,商旅接舻。每至同云冒山,终风振壑,宦子惕息,篙工疚怀。鱼贯迤其万艘,雾集坌于曾渚,莫不膜拜围绕,焚香护持。复悔多尤,回祈景福。于是风水相借,物色同和。挂帆启行,方舳骏迈。浮山崛起而疏巘,庆云乱飞而比峰。虽电影施鞭,夸父杖策,罔可喻其神速,曷云状其豁快者哉?
    州牧宗子,名仲康,广孝惟家,大中形国,播清政以主群,仪古式以在人。知微知章,有礼有乐。别驾扶风窦公,名诫盈,盛门贵仕,懿德令名,利用以厚生,明略以营道,上交不谄,下交不黩。司马宗子,名景虚,受贤交干,用柔克退,遂中律,先后自公,且观麟定之诗,未弘骥子之任。邑宰清河张公,名松质,藐自雉节,忽乎博文,始于能赋而彰,中于成器而立,牧人通急,徇物合权,威肃摄于神明,慈惠安其父母,岂伊政理,自有才名,莫不净虑一乘,追攀八树。叹从植而多感,惟化生而永怀。大启上缘,率心檀施。硕德道晖、寺主道玄、上座道绚、都维那昙一等,皆妙觉圆常、释门上首,痛金棺而既往,骇坚林而在兹。乡望司徒玄简、戴玄景、王玄珪、张仁艺、王怀俨、刘元隐、沈信详等威悟大师,深入真际,勤行进力,护供庄严。扬州东大云寺法师希玄,广派法流,固枑德本。戒行有以镇浮俗,利言有以诲蒙求。既凭藉于众心,亦谋明于独得。是标灵迹,乃建丰碑。其词曰:
    政化之理兮,甘棠犹存。宝乘之竗兮,娑罗是敦。钦厥道成兮,八相克尊。感乎示迹兮,一归可门。与佛合缘兮,荣落同时。欻尔化生兮,感变谁思?休徵咎徵兮,同察不欺。流俗莫识兮,绵旷惊疑。上人西还兮,觏止增悲。发皇灵应兮,坚固在兹。方国传闻兮,想像凄其。回首正信兮,顶礼护持。优昙千里兮,曷足议之?
    开元十一年十月二日建。
    陈文烛好到处题词作记,在《娑罗树碑》这件事上也做足了功夫,在此碑之末仍复作《书娑罗树碑后》,此文云:
    李公邕在唐有词翰名,其所书《娑罗树碑》尤奇。余浮淮,问之,无有也,岂遭兵燹邪?吴子承恩偶得旧刻一纸,出以示余;余读而爱之。夫泰和书法品者等河岳,固虔礼清臣之匹,乃比兹树于甘棠,中多名言云。吴子从道善书法,以为北海真笔。中脱十余字。今所传者多赝本耳。余刻诸石。李书不见海内,浦城《云麾碑》久断,刘公远夫用铁束完之,而杨用修以为有神物护持。安知《娑罗》之存,顾不有神乎!且徐公子与书来言:“二吴高士,咄咄仲举,设榻待之可也。”余怀日苦水旱,深愧其言。今碑成于二仲之手,亦郡斋奇事也。明隆庆壬申秋日沔阳陈文烛籑。
    娑罗树(Shorearobusta)是一种多年生常绿乔木,为龙脑香科娑罗树属。因为气味芳香,木材坚固,其木材俗名柳安木,可以用来制作家具或建材,又可供作药用或香料。原产于印度、东南亚等地。娑罗,梵语Sálā音译。该树为佛教圣树之一,带有浓厚的佛教色彩。《西游记》中有“灵山仙境,娑罗双林”语,娑罗双林,即两棵娑罗树并生,相传释迦牟尼于娑罗双林间进入涅槃。也有附会说月亮中桂树即为娑罗树。
    《娑罗树碑》文字较长,且异体字多,晦涩难懂。一般人们不太注重其内容,关心的只是其书法艺术。李邕字泰和,唐扬州江都人。玄宗时,曾为北海太守,世称李北海。能文,尤长碑颂;善书,初学王羲之,后乃摆脱形迹,自具风格,时称书中仙手。为人刚强激烈,屡忤权贵,数遭贬斥,后为李林甫所杀。杜甫《八哀诗》中有悼李邕之作。存世的碑刻拓本有《麓山寺碑》、《东林寺碑》、《支麾将军李思训碑》等。明人辑有《李北海集》,新旧《唐书》均有他的传。
    此碑当年的式样,罗振玉《淮阴金石仅存录》有详细著录:“重抚唐李邕书《娑罗树碑》,在府署。碑横刻,高一尺三寸,百三十八行。行八字,行书,在府署。”而钱大昕《潜研堂金石文跋尾》又续卷2《娑罗树碑跋尾》云,陈文烛所得拓本为装界之本。原本当是竖刻,陈用横石刻之,故行款皆失其旧。原来的石碑久佚,陈文烛得旧本于山阳吴承恩家,召沭阳吴从道同观,从道素以善书名,定为北海真迹。中脱十余字,遂命从道摹刻诸石。此碑石在府署,摹拓不易,故此拓本流传也颇稀少。
    《娑罗树碑》为众多典籍所记载。宋代洪迈《容斋随笔》云:“楚州淮阴县唐开元十一年海州剌史李邕所作娑罗树碑,观永所言,恶禽不集。宣和中,向子諲过淮阴,见此树。”梅尧臣《娑罗树》诗云:“娑罗古树常占岁,在昔曾看北海碑。今日四方俱大稔,不知荣瘁向何枝?”王昶的《金石萃編》、钱大昕的《潜研堂金石文跋尾》等都有详细著录。《山阳志遗》卷4说:赵明诚《金石录》载淮安石刻5种,皆唐人书,今皆不存。自陈文烛后,《娑罗树记》始有重刻本。
    淮安人对《娑罗树碑》特别珍爱,许多人为之写诗赞颂。如李宗昉等有《宝翰堂娑罗树碑歌》。另一方面,搜辑《娑羅樹碑》拓本兴趣一直未减。罗振玉《淮阴金石仅存录》云:清末王琛好金石文字,“曾购得原拓残本,如获拱璧,特摹一副本,俾人传观。”此拓本上有王问亭跋,跋云:“此碑为吾淮故物,不知亡失何时,世所传者,前明太守陈文烛翻刻耳。……前有‘邵二泉鉴赏图书’,并国初诸名辈题识。水后破坏,其仅存者,宝而藏之,俾后之人得见北海真面目也。赵文敏行书似从此碑发源。尾署‘如椿’二字,有印章。”王琛自跋说:此碑世所传者,为陈文烛翻刻本。他到处寻求原本,用了30年时间,始从“某旧家”得此。上面除有“邵二泉鉴赏图书”图章外,还有清初诸名辈题识。因水灾破坏,仅存残本。为王琛访得此残本者是他的学生陈墉。高延第见了特喜爱,“精心影钩一纸”。同治六年,王琛刻印,定名《娑罗树碑残字》行世,以公同好。这是淮安流传的《娑罗树碑》的第二个版本。
    按:王如椿,字问庭,号北堂(?~1778),为明末巡按御史王燮的曾孙。王氏后入淮安籍,王如椿为乾隆十一年山阳县学诸生,补增生。著有《二十四孝咏略》1卷。邵二泉为明代邵宝,正德四年正月以湖广布政使升任漕运总督,当年十二月因漕运总兵陈熊事被勒令致仕。
    《天启府志》卷3《建置》,《乾隆府志》卷11《公署》中皆记载这样一句话:宝翰堂中“刻名贤诗章”。好像除了《娑罗树碑》外,还刻了一些其他人的诗章,但至今未见记载和遗迹。到了清末同治年间,《娑罗树碑》已颇剥蚀不完。辛亥革命以后,淮安府裁撤,宝翰堂圯败。邑人担心《娑罗树碑》被破坏,经何福恒提议,此碑被移入府学,砌置于壁间,邑人段朝端曾作文记之。后来府学也被拆毁,此碑下落不明。今所见者,系根据陈文烛刻碑拓本复刻的。
    近年来,淮安修复淮安府署,重修了宝翰堂。宝翰堂原在西侧。知府陈文烛《宝翰堂记》中说:“兹堂在府治二门西,为延客所。”延客所就是招待宾客的地方。同知郭大纶的《记》中说:“余承命佐淮郡,时追随太守陈公延客于府仪门外之西馆”。府署大门在今大路边,尚未恢复,今之大门,即当年的二门,也就是仪门。据上记载,当年的宝翰堂是在今天大门之外西侧。到了《天启府志》的记载便有所不同。《天启淮安志》云:“土神祠,大门内东,中三间。茶厅三间,在土神祠东。知府陈文烛扁曰‘宝翰’,刻名贤诗章,自为之记。”按此记载,则宝翰堂原在大门内西侧。后来不知何时又移到仪门内东侧,名之为寅宾馆和花厅。今修复的宝翰堂就是在这里。修复的宝翰堂中存放着今所复刻的《娑罗树碑》,同时将许多珍贵石刻移置于内,成为一个碑园。其中有西魏石刻造像碑、数块唐碑、宋李君墓志铭、康熙皇帝御书碑,原话山草堂中沈道宽摹刻诸名碑等等。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