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著名诗人王辛笛

著名诗人王辛笛

2015/6/4 14:41:56    作者:郭寿龄    阅读:4391    评论:0

    2003年12月1 日,我读到王辛笛的《我与巴金先生的交往》(《扬子晚报》)后,在日记中写到:“1990年大概也是12月份,我曾在上海北京西路拜访过王辛笛先生,王老是我十分敬仰的诗人。当时王老78岁,匆匆十多年过去,现在已是髦耋老人了。那次访问的情况仍历历在目,因是淮安人,我们请他为《周实、阮式纪念集》赋诗题字,他欣然应允。后来,他还给我写过几次信,赠我诗集《印象•花束》,寄过他与钱钟书的和诗。辛笛老人还健在,如有机会,真想到上海再见见他。”想不到几个月后,王老即离世而去。
    王辛笛,本名馨迪,笔名心笛、一民、华缘、牛河之等。淮安巿淮城人,生于天津。父亲是晚清举人,母亲是淮城何姓大家闺秀。自幼他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文学薰陶。13岁入天津英国教会创办的新学书院,学习英语,但他对中国古代诗赋却十分钟爱。14岁考入南开中学,插班读初三。这时他接触了五四新文学,如饥似渴地阅读胡适、鲁迅、周作人的著作及创造社郭沫若、郁达夫的新诗。读高中后,他又读了很多北欧、日本、英、美、俄等文学大师的作品,知识面大大拓展。在高一时写了白话诗《蛙声》,发表在天津《大公报》上,从此,写新诗成了他的文学取向。当时南开中学的英文原版课本,已不能满足他的阅读要求,于是萌发阅读翻译莎士比亚、萧伯纳、法国波德莱尔散文诗的兴趣,并获得成功。此后,还翻译了英文版的俄国迦尔洵的小说《旗号》、法国莫泊桑的小说《农夫》,先后发表在《国闻周报》上。这样的成绩,对一位中学生来说,真可谓凤毛麟角、出类拔萃了。
    1931年,王辛笛高中毕业后,考入清华外国语系。文学家、著名编辑靳以的弟弟章功叙和王辛笛是南开时的好友,通过靳以他又结识了巴金,以及文学家沈从文、萧乾、郑振铎,还有清华大学学生曹禺、北京大学学生卞之琳等。大学四年,他在《清华周刋》、《文学季刋》(巴金、靳以主编)、《水星》、《大公报》的“文学”副刋发表新诗。其中包括成名之作《航》,以及读者广为传诵的《夜别》、《印象》、《生涯》、《冬夜》、《告别》、《二月》、《丁香、灯和夜》等诗篇。1936年,王辛笛与弟弟王辛谷出了第一本诗集。从此诗坛出现了一位年青的诗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1935年大学毕业后,辛笛在北平艺文中学和贝滿中学执教一年,讲授英文和中国语文。次年去英国爱丁堡大学留学,继续研究英国文学。其间两度到法国游览,广泛接触西方文化,深深爱上十九世纪印象派文学艺术的表现手法,也亲眼看到西方社会的“荒原”现象和底层民众生活的艰辛,并把所见所闻升华为诗行,完成了20多首《异域篇》。其中包括脍炙人口的《挽歌》、《秋天的下午》、《巴黎旅意》、《狂想曲》等。这些诗篇标志王辛笛诗风的成熟,后来收入《手掌集》。
    抗日战争爆发,身在异国的王辛笛读到英文版斯诺著《红星照耀中国》(即《西行漫记》),受到很大的震动。他担任爱丁堡中国留学生会秘书长及至会长,忙于在英国各地宣传募捐,支持国内抗战。国难当头,王辛笛已无法安心读书,决心回国,为挽救民族危亡贡献一份力量。1939年他启程回国,途经新加坡,拜访了他景仰已久的现代作家郁达夫。回到上海后,任光华大学、暨南大学教授。太平洋战争爆发,大学停办或内迁。此时王辛笛因家庭所累,以进步文化人的身份隐蔽留在上海,改入银行界服务。他反思了以往所写的诗歌,大多以抒发个人情感为主,而此时战火纷飞、硝烟四起,已不是写诗的时代,决定暂时搁笔。
    抗战胜利后,王辛笛重新拿起了笔,写下了《夏日小诗》、《手掌》、《寂寞所自来》、《憔悴》、《逻辑》等,“啼血的布谷要为大时代啼鸣”,其内容注意情感与现实生活结合,“把人民的忧患溶化于个人体验之中”,其诗风转向写实。1946年至1948年,王辛笛的文学活动和诗歌创作颇为活跃。1947年还访问美国,以诗记录了见闻。当选为中华全国文艺家协会理事兼秘书长,美国文学丛书编委,应邀参加周恩来在上海思南路寓邸召集的文艺界人士报告会,创办进步诗刋《民歌》。
1948年秋冬,上海笼罩在白色恐怖中,王辛笛由于参加进步的文学活动被人监视,于是,他将妻儿送往香港,只身一人在上海迎接解放。
    1949年5月,上海解放。6月,王辛笛被选入夏衍带队的上海代表团,去北京出席全国第一次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聆听了周恩来、朱德等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学习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回上海后,王辛笛转入工业战线服务,他接回家属,决心对新生活、新事物从头学起,以促进个人诗风的转变,开始了他诗歌创作的第二个“沉默期”。
    1956年,党提出文艺“双百”方针,反右斗争后又进行了文艺政策调整。王辛笛访问了革命圣地延安,发表了三首新诗《陕北道情》等,一扫自己以前的风格,诗歌变得朴实无华,琅琅上口。这时,他与文坛老友交流时则转向为旧体诗,但均不发表。文革中,万马齐瘖,老友凋零,他只能在心中吟哦,以古典诗歌表达内心的痛苦,自解自遣。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有《伤逝――沉痛悼念萧乾老友》、《步槐聚居士(钱钟书)原韵述怀》、《病中杂咏》等。
    20世纪80年代,王辛笛终于又迎来了文学活动和诗歌创作的活跃时期。他远涉重洋再度访问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参加国际诗歌节、国际交流周活动,赴香港参加中国现代文学研讨会,并在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短期讲学,结识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旅美诗人周策纵、叶维廉等。祖国大江南北、边塞沿海更留下了他的足迹。他还两度踏上故土,写下了《在淮安故里出席<西游记>作者吴承恩逝世四百周年纪念会感赋三绝句》、《淮安家乡烹饪杂咏》。出版了诗集《辛笛诗稿》(1982)、《印象•花束》(1986)、《王辛笛诗集》(1989),还与友人出版了《九叶集》(1981)、《八叶集》(1984)。其旧作《手掌集》也不断再版,不少优秀诗作被翻译成英、法、日等文字在国外发行。
进入90年代,王辛笛年事已高,加之病痛折磨,很少外出,但不断有诗作、散文见诸各报刋。《我与巴金先生的交往》大概成了封笔之作了。他和巴金交往70年,“《为巴金先生寿》是我与巴金先生交往40年后第一次落墨于这位始终尊敬的师友。”现将其中几句抄录于后:

    你在我的心目中,
    一直是一座长者的铜雕。
    你把全部心血都呈现给读者,
    自己只赢得光辉的白发滿头,
    …………

    这是王辛笛对巴金的歌唱。如今辛笛老人已去,重访师长的愿望不可能实现了,这又何尝不是后辈文学爱好者对您——一位家乡杰出诗人发自心底的吟唱呢。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