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陈鉴远院士的故乡情

陈鉴远院士的故乡情

2017-8-25 21:10:22    作者:郝宇铭    阅读:208    评论:0

    院士陈鉴远
    陈鉴远(1916-1995),化学工程专家。1916年6月15日生于江苏淮安。1940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化工系。1948年获美国依阿华大学硕士学位,1950年获美国叙拉古大学博士学位。199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5年5月26日逝世。曾任化学工业部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化学工业部第六设计院院长,北京化工学院院长等职。20世纪50年代初期,主持设计建成国家急需的磷肥工厂,为我国磷肥工业开拓者之一。自1958年起,主持并参与了国防化工新材料的技术开发和工程设计,创立了一套科学有效的化工技术开发程序。先后成功开发了水电解交换法、双温交换法等四种生产重水的工业技术设计,建成多套重水、液氢、偏二甲肼、混合甲胺、超氧化物等生产装置。其重水技术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偏二甲肼技术领先美国10年。是我国化工新材料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为满足我国“两弹”、火箭和其他国防化工产品的需要作出了重大贡献。曾获全国科学大会“重大贡献先进工作者”、“国防军工协作配套先进工作者”称号、“国家设计大师”称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等。
    东方才露出鱼肚白,大地呈现出一片黎明前的宁静,淮安宾馆(在今淮安区)的院子里就出现一位老人的身影,他就是从省淮安中学走出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陈鉴远先生。左边是一排新式洋楼的身影,后面是一座古典式的楼房,天幕上勾勒出飞檐翘角的写意画。老人家实在睡不着啊,太激动了,阔别故乡五十年了,五十年来,可以说天天都在思念着故乡。晨曦中,老人家好像在掰着指头,十三岁,从老家淮安县曹甸镇来到当时的江苏省立淮安中学读初中,一切都那么新鲜。虽然八十里地,但那时交通很为不便,很少回老家。好在是在县境以内,老家常有人来看他,生活上学会照料自己,他总是一心钻在书堆里。三年后,去省扬中读高中了,回曹甸去一趟,这就离开淮安了,那应该是1936年,而站在淮安宾馆里的这一天是1986 年11月15日。就这样一去就是五十年啦!终于回来了,游子思故乡啊!
    此刻,眼前是一座小花园,小桥流水,假山花草,都渐渐清晰了,对昨天的安排,实现故乡行第一步计划——母校行,算是给自己一份宽慰。今天还要回老家曹甸去看看亲人。
    五十载 母校情深
    昨天第一站就看看他阔别五十多年的省淮中老校区,这时叫淮安师范学校。
    新楼耸立,老景依旧,不由感慨万千,大门楼基本还是那个模样,学校门口西长街的道路比原来宽出两三倍,不像原来那么拥挤,如今让人心胸开阔。校园里建了许多新楼,规模更大了,东面操场又更大了,东南角的老城墙遗迹还依稀可见,让人倍感亲切。只是当年的那锯齿状的女儿墙被蓊郁的水杉林所代替。
    坐落在校园中部的两层老办公楼又勾起了回忆,陈老感慨地说,这座楼,还在,当年就是我们老师的办公室。不容易,听说后来,这里就是中共中央华中分局驻地,如今该是文物了。现在这座楼已是“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了。
    当晚留宿淮安宾馆,全不让学校和县政府知晓。就在这个早晨,陈老还曾于宾馆留影纪念,至今我的案头还保存着这张陈鉴远留影家乡的宝贵的照片。真想不到,如今这张照片也就成为文物了。
    古曹甸 故里情牵
    次日赶往故乡老淮安县曹甸镇,小汽车一直开到我工作单位宝应县曹甸中学,那时电话不方便,回老家时间又短,他老人家也不喜欢张扬,并没有事先联系,家乡亲友无比惊喜。鉴远先生是我表兄,他兄弟四人,都是大学生,早年参加革命。一个大妹,今年94岁,尚健在,住上海。鉴远的弟弟,我的二表兄陈铭远和三表兄陈锺远都是西南联大地下党,二表兄铭远刚解放时是上海市红十字会秘书长,最后是上海市重工业局局长,三表兄锺远是国家商业部专家,最小的表兄镇远是上海空军某部转业干部。
    他陈家早就没有人在家乡了,常想回来看看,就是思念故乡,再就是看望他的大姑母(即我的母亲,时年84岁)和他的小姑母(我的姨母)。陈老此刻已是古稀之年了,共进了午餐,往事如烟,一言难尽,唏嘘不已,留下了一张别后五十年的合影。家乡屡经战火,古镇旧貌早已面目全非,看看他家老宅位置。尽管他此前已尽力帮助故乡办起了小化工厂,但陈老不许声张,杯水不扰,过午悄然而去。赶过长江,当年每临夜晚,过江轮渡就停航,明早在镇江还要参加鉴定会。其实老人家经常来宁沪杭一带出差、开会,每次就是没有时间回家乡看看,这一次好不容易挤出一点时间回家乡一趟。表兄父辈姐妹六人,就剩这两个姑母,依依惜别,临行互道珍重,表兄说了几次,下次我还来看望老前辈,还要把孩子带回来看看老家乡。这就是一天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回到阔别五十年后的一次故乡行。谁也不曾想到,这竟成为他一生中最后一次的故乡行。
    小轿车远去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此刻,泪眼模糊,沧桑往事,涌在眼前。
    我清楚记得,1950年时,在家乡曹甸镇人民医院中,老中医先生、我的大舅父即鉴远表兄的父亲指着人民日报上“光荣归国”的十二名留美学生名单上的“陈鉴远”三个字笑着说:你大哥终于回来了!1984年,我去北京见表兄时,表兄告诉我艰难归国的这段风险经历。
    鉴远表兄在美国获得化学和哲学博士两顶桂冠,戴着四方角博士帽的照片总给我们深刻印象。新中国的成立,留学生们格外欢欣鼓舞,纷纷要求立即返乡,报效祖国。新中国成立后,北京政府亦曾多次向美政府要求让中国留学生回国,周总理多次通过外交途径提出这一要求,美答曰,他们留学生不愿意回中国大陆。美国政府两头欺骗。
    1950年,表兄和其他留美同学得知周总理在日内瓦参加国际和平大会,通过巴黎同学将十二名留美同学的联名信辗转送到周总理手中,周总理以此向美国政府要留学生回国,大义凛然,据理力争,美国政府代表被驳得哑口无言,才勉强同意发给回国护照。然而,在临行前的那天晚上,有同学紧急告知,美国政府又反悔了,明早将在轮船码头以“复查”名义刁难而“暂时”收回护照,扣留他们,不让回国。在同学紧急帮助下,十二个人连夜搭乘法国商船,转道巴黎、香港,于1950年10月回到北京。
    表兄还激动地告诉我,回国后不久,周总理还曾亲切接见这十二名归国留学生,代表政府表示欢迎,并加勉励。在一一握手的交谈中,突然,周总理惊问鉴远:“听口音,你是江苏人吗?”“是的,总理,我是江苏淮安人。”总理热情地紧紧握手:“哎呀!我们还是老乡啦!”鉴远深情地说:“我知道,我在淮安读中学时,还到驸马巷您的故居看过,还记得大门对面有一面照壁墙。”哈哈哈……两双大手握得更紧了。这才是老乡见老乡,激动喜洋洋啦。
    那晚,我在北京和平里化工部宿舍表兄家中,谈了很久,鉴远表兄谈到与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的这段老乡情结,仍然激动不已。表兄一生不近烟酒,特又给我斟上一杯,边吃边聊。说了在外虽思乡心切,仍刻苦攻读。说起有五十年没回故乡了,慨叹不止。他谈及他的父亲(我的舅父)1964年去世时,丧葬事宜全委托我的父亲料理,鉴远兄妹五人忙于工作未能回家时,不禁黯然神伤,流下老泪。我劝慰道:也是嘛!自古忠孝难以两全啊!
    在美国,日夜思念的是要回中国,将学之所得报效祖国;在北京,日夜思念的就是想常回家乡看看。
    爱总理 老乡情挚
    1994年6月1日召开全国科学大会。前一天晚上,表兄在京西宾馆25层楼上,会见他帮助建设的我们家乡曹甸晨光化工厂的一行四人,神采奕奕,从家乡的建设谈到生产,从一度电一吨水谈到群众生活,总是要我们注重环保。老人家又热诚地帮助家乡晨光化工厂解决了几项技术难题,我们感激不尽。鉴远表兄曾几次问及淮安的周总理纪念馆,几次说及下次回家乡一定要去参观周总理纪念馆,但总未成行,成终生遗憾。那天提到合影留念,但摄影机不方便,大哥还说下次再拍照吧,当时送我几张在美国、日本等国讲学、开会的照片。这竟成了宝贵的纪念品。谁能知道,1994年的匆别竟成了最后的诀别!
    1995年5月26日,79岁的陈鉴远,正参加全国科学大会,终因积劳成疾,住在京西宾馆突发脑溢血不幸逝世。正如化工部追悼会上的“悼词”中所说“陈鉴远同志的不幸逝世,是化学工业战线的一个重大损失。”
    俗语说,倦鸟恋旧巢,游子思故乡。是的,陈鉴远少年时,他到淮安中学读书,填表是“江苏淮安”人;1984年冬天,我在北京和平里他家时,告诉他,我们老家曹甸镇在1946年调整,归属宝应县了,他说,不改了,就是淮安人吧;1993年人民日报上刊登中国科学院“院士介绍”,第一批中就有“陈鉴远”三个字,而且“籍贯”仍是“江苏淮安”;一直到1995年,追悼会上“悼词”中说的还是“江苏淮安”人。
    时至今日,陈鉴远离我们而去已经整整18年了。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的,是他眷念一生的故乡情。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