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银行家 > 金融大家谈丹崖

金融大家谈丹崖

2015-8-4 9:48:18    作者:徐忠    阅读:2597    评论:0

    世界性金融风暴的巨大影响,促使我注意学习研究国内外的金融历史和理论知识。从清末民初的我国金融发展史中,读到了《中国十大银行家》一书中所载的出生于淮安城内的大银行家谈丹崖先生的传略,我的眼睛为之一亮,故乡小城居然有如此著名的金融界的大家。正如伟人周恩来在《评咏淮阴侯钓鱼台诗》中所说,“忽地淮阴有伟人”。在继续搜集史料的过程中,幸好文友王文韶同志是谈丹崖的表外甥孙,向我介绍了有关情况并提供了他的堂表兄谈遒先生所写的《谈丹崖——金融宏业未宿愿》等史料,使我对谈丹崖有了较多的了解。现据史纪实,见于报端,以飨故乡读者,对于鼓舞激励乡人是有一定现实意义的。
  大陆银行创始人谈丹崖是他的字,名荔孙,祖籍江苏无锡。清光绪六年(庚辰年),公元1880年11月12日寅时生于江苏淮安府山阳县淮城内城隍庙巷(祖屋仍有部分庭院被列入名人故居保护名录),6-11岁在私塾读书,12-14岁入其父谈静山创办的谈氏东文学堂(相当于留日预备学校),学习汉文、数学、物理、化学和日文等科目。14岁时,其父亲病故,东文学堂停办,谈丹崖即考入江南高等学堂读书,毕业后考取了去日本官费留学的东京高等商业学校(今日本东京商科大学)学习银行经济,毕业后到日本银行实习。
  谈丹崖从日本回国后,先受南通状元张骞聘任为南京高中等商业学堂教务长兼银行学教习。后应清王朝的留学生廷试,他以优等成绩考取商科举人,授度支部(晚清将户部改称度支部,主管财政)主事职衔。他不愿做官,矢志发展祖国银行事业。1918年春,谈丹崖主持中国银行南京分行工作成绩卓著,调任北京中国银行行长。他到京后观察政治局面,感到具有国家银行性质的中国银行,其人事安排与政治背景关联甚深,就向中国银行董事会辞职。随后就担当了开创大陆银行的重任,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长达14年之久。到1932年末,该行拥有员工392人,资产总值9153万元,公积金228万元,成为全国著名的华资银行。
  扩股增资谋发展 大陆银行1919年4月开创时,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实际到账才38万元。谈丹崖坚持苦心经营,连续在1924年、1926年、1930年的三次扩股,使大陆银行的实际股本达到了1000万元。有了资本的实力,谈丹崖就把主要精力放在开设分行、全国建网、扩展业务的基础工作上,以谋求大陆银行的稳步发展。
  大陆银行成立之初,以天津为基地,设总行于天津。当时的政治中心在北京。谈丹崖于1919年4月中旬即在北京开设北京分行,并在原西交民巷东建了一幢明柱四层图顶的罗马式的银行大楼。1920年初,为发展业务,谈丹崖在北京设立大陆银行总管理处,而将天津的原总行改作分行。1922年为了更好地服务社会,吸纳社会游资,谈丹崖又开同业之先河,在天津滨江道、劝业场、梨栈(今和平路)、大胡同、小白楼、河东三马路等地设支行。同时又在向来不准设立中国商业银行的天津日本租界开设支行,将业务引入日租界,在芦庄子设立支行。更加具有远见的是1920年3月17日大陆银行南下登陆上海滩,成立上海分行。上海分行开业后,除在市内开设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办事处外,并相继在南京、苏州、杭州、无锡、南浔(今九江)、南昌、绍兴等地开设分支机构。1923年1月4日,大陆银行汉口分行创建。至此完成了他在京、津、沪、汉四大商埠开设分行的计划。在谈丹崖悉心经营下,大陆银行有了长足的发展。截至1926年底,大陆银行在各地建有分行11处,全行职员217人,资产总值高达3858万元。与1919年相比资产已膨胀100倍之多。
  专人负责防骗贷 作为民营商业银行的主营业务是向工商户放贷。大陆银行在经营中很注意借款户的信用评估。银行内虽未设置专门机构,但却有专人负责。例如20世纪20年代天津有一家经营进出口业务的协和贸易公司,生意做得很大,总经理祁仍奚亦为当时的名人,信誉很高,天津市各大银行都愿意贷款给他。该公司有一次向美国出口了一船花生,到美国商检时发生霉变而全部损失,自此资金发生危机,开始用虚假仓库的货物存单,向银行骗贷。1927年骗局暴露后,总计欠款金额达700万元之巨。大陆银行也曾向该公司放贷90余万元。在客户例行资信调研中,考察了该公司的仓库,从建筑外型尺寸判断,如全部用于存放面粉,最多可存80万袋,而该公司仅向大陆银行一家就抵押了45万袋,遂成为疑点。他们想分设法,通过内部人员了解到协和仓库实存面粉仅15万袋左右,从而断定该公司信用已丧尽。自此对协和公司的贷款到期绝不转贷,逐渐将贷款回收,在最后一笔贷款回收的一周后,协和公司宣告破产。经清算团核查,除大陆银行外,其他银行多则损失三百万元,少则损失数十万元。
  除了多种储蓄外,谈丹崖又在京、津、沪三行分别开设保管、信托两部,建有钢质保管库,首创出租保险箱业务,承接露封保管和信托业务(代管验明数额的有价证券、股票、契约等,并代办取息、转期、投资等业务)。1927年谈丹崖又与英、美、法、德、日五国分别约定代理银行,建立国外汇兑业务,将大陆银行的业务延伸到海外。
  对储户的储蓄款的投资,谈丹崖极其慎重,不但采取确保赢利的投资公债项目,而且在众多公债中,注意选择具有可靠抵押,政治风险较小的“五年公债”,谈丹崖命大陆银行大量买入。仅此两项公债,大陆银行就从中获利300万元以上。
  扩展业务思路广 谈丹崖经营银行的一个创新思路是不断兴办与银行有关的业务项目,使金融的路子越来越宽。例如当时天津出口的棉花、纱布、土特产和进口的面粉、食糖及大小五金等数量很大,但仓储业务却为英商平和银行所垄断。
  大陆银行为了使抵押贷款的安全得到保障,经仔细研究,谈丹崖认为非自建仓库不可,以经营仓储业务作为银行放贷业务发展的重要手段。于1925年在天津万国桥(今解放桥)畔建立大型仓库两处,为四层钢筋水泥建筑;河东区建立一处租赁仓库,大量收存商品。其栈租按同业的规定收费,但以本仓库所出的栈单做抵押借款时,利息按八折收取,深受商人的欢迎,他们纷纷把商品转存于大陆银行仓库。经过两年的努力经营,加上有银行充裕的资金为后盾,每年抵押贷款达一亿元以上。英商平和洋行所经营的仓库,70%的代储业务为大陆仓库所夺取,不得已将它的四大仓库租赁给大陆经营。天津大陆银行仓库部经营的仓库达到八处之多,其总容量,棉花可存10万包(每包200市斤),面粉100万袋以上,棉纱棉布5000余件及其他土产和大小五金等。
  贷款支援革命军 1928年春季国民革命军北伐,推进至山东境内受阻。日本帝国主义从青岛沿胶济路出兵,拒阻北伐军北上,把中国的北方视为它的势力范围,反对中国统一大业。当年傅作义负责天津方向的军事行动,进军至距天津西南方数十公里的马厂,因几个月发不出军饷,军心不稳。由在天津的国民革命军代表晋方人士南桂馨(留日学生,曾任山西省警务处处长等职)出面向谈丹崖商借银元10万元以应急需。当年傅作义军力没有明显的优势,对奉军作战胜负难测,贷款风险很大,万一被奉军发现,也是大祸一场。谈丹崖出于对国家统一的支持及对军阀混战的反感,由他个人负责秘密借出这笔钱。他雇用人员保护,用汽车运送银元,向北绕行,避开交战双方对峙的战线,送达傅作义的军营。傅作义随即发动天津战役。当时占据天津的奉系军阀褚玉璞,仅支撑了三天,军事失败,退出天津。傅作义收复天津后任天津市警备司令,南桂馨任天津市长。因驱奉之战的功绩,傅作义也成为一代名将,与谈丹崖在这场际遇之后也建立了很好的友谊。后来傅转任绥远省省政府主席。谈丹崖将“北四行”及其他银行的资金引入绥远省,发展绥远省的经济。双方商定办三件事:其一是修建河套灌溉总渠,引黄河水扩大农业区,解决民众吃粮问题;其二是建立畜牧实验场,改良畜种,提高畜产品的品质及产量;其三是建一个毛纺厂,充分利用本地资源优势。所兴办的绥远毛纺厂、河套灌溉总渠,如今尚存。大陆银行通过此项政治上的风险投资,一时信誉大振。仅天津一地的储蓄额就达到7000万元,超过天津的其他各大银行。
  英年早逝叶归根 正当以谈丹崖为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民营大陆银行兴旺发展之时,由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亲日的军阀势力干预民族金融企业,加之股东和从业人员的德才差异,许多振兴计划不能实施,致使谈丹崖决策投资兴办的对外贸易大陆贸易公司倒闭、兴建上海大陆商场遭到挫折和黑龙江省泰安镇榨油厂的流产。如此等等,都给他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身体也受到了严重影响。1930年冬季,谈丹崖患了严重的高血压病。日籍医师建议谈丹崖去日本疗养半年,北京德国医院的医生也劝他摆脱工作,去德国休养一段时间。谈丹崖未接受他们的意见,仅略事休息,病状稍有好转,就又全力以赴地投入工作。1933年初,谈丹崖突患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于1933年2月25日辞世,年仅54岁。按他的遗愿,他的家人把他的灵柩运回淮安,与早年病故的王氏夫人合葬于淮城东门外丁小社。
  谈丹崖去世后,大陆银行董事会及家属清理他的资产,发现除了以董事会的奖励金入股3.5万元和一处住房外,别无其他资产。董事会有感于此,将他在北京的办公室改为董事长总经理谈丹崖纪念室,室内陈列着谈丹崖的生平及名人书写的纪念文章、遗像、与名人们的合影、他日常使用的办公用品等。大陆银行董事会又向谈的遗孀及子女赠送许多银行股份,以酬谢谈丹崖一生为创建和发展大陆银行所做的贡献,并精装印刷《谈丹崖先生纪念册》,收录了当时的各界名人对他的高尚品德和献身我国民族金融事业尽责敬业、创业兴业的执著精神的高度赞扬。
  其中有著名哲学家冯友兰题的挽联:“一暝未竟平生志,百代长留济世心。”当时的著名企业家宋子文敬题:“丹崖仁兄,肝胆照人。”著名爱国金融家、第一届全国人民政协委员、谈丹崖的表妹夫周作民敬题挽词:“志同道合,求之似难,而我与君,若切肺肝……淮水流长,钵池山远,莫谓精灵千秋不返。”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