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民国风云 > 内战时期的“芦苇县”

内战时期的“芦苇县”

2015/10/30 15:11:23    作者:丁鸿慈    阅读:4921    评论:0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和同学们来到白马湖西插队落户。那时农村“文化大革命”方兴未艾,动不动就开大批判会。“五类分子”当然在劫难逃。不解的是:我们的房东、军属邵大爷以及其他几个老贫农也次次陪斗。后来从驻队工作队员口中得知,他们都曾经“自新”过。为什么当地有那么多人“自新”?几年后,我参加县里组织的淮宝根据地革命斗争史料编纂,才算弄明白。
    邵大爷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即与弟弟一同参加淮宝根据地的抗日活动。到了1946年秋天,内战爆发,我淮南主力部队北撤。敌人趁机向我苏北淮宝根据地大举侵犯。为了坚持淮宝,县委决定:县不离县,区不离区。不久,形势越来越紧张,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县委及各区委的脱产干部,都一起撤往白马湖北边的马子洋庄,开展游击战。不脱产的乡村干部及民兵都就地疏散、隐蔽,伺机开展地下斗争。不料敌人在全县实行白色恐怖,大肆搜捕乡村干部及革命群众。邵大爷兄弟俩约了几个伙伴连夜出逃,直奔马子洋庄的“芦苇县”。
    马子洋似半岛,三面环水,周围长满了芦苇、柳树。庄上仅十几间草房,住有七八户人家,都是贫苦的渔民和农民。县委机关、区委机关和县警卫连、水上连都撤退到这里。县、区机关平时征用民房办公,形势一紧张,就下船驶往芦荡深处。淮宝干群戏称此为“芦苇县”。
    不久,“芦苇县”接到地委指示:李绍武书记连同县警卫连和水上连调往运东,归地委统一调度。由副区长魏其虎主持淮宝县委工作。县里的武装力量东撤,只有地方干部,“芦苇县”如何坚持?这是弥漫在留守人员心头的迷雾。
    但最难解决的是粮食供给问题。因荡朱一仗失利,一船小麦、三只大肥猪被敌人弄走了;附近的地主、富农家多余的粮食早被征收了;因刚发大水,老百姓家的粮食也少,一粒不好动。生活发生了严重困难。大家饿得前心贴后背,路都走不动。大家就从淤泥里刨芦柴根啃,扒淘野菱角、鸡头米煮了吃。
    不但缺粮,而且缺药。打岔河镇的伤病员,无医无药,伤口化脓,只好弄盐水洗;挂花了,弄团棉花烧成灰往伤口上一捂,从衣服上撕条布一扎就完事了。芦苇荡里遇到了空前的困难。有些人脑瓜子里打起了退堂鼓……
    邵大爷弟弟却一直坚持在“芦苇县”里,参加新组建的干部大队,和战友们一道,摸鱼捞虾、捉蟹踩蚌,寻找代食品。后来,县委组织征粮队,采取长途奔袭,去远处集镇地主开的粮行、粉坊、油坊,以淮宝县政府的名义,打借条借粮的办法筹粮。船上有粮,心中不慌。“芦苇县”就这样坚持了下来。
    敌占区里的一些我乡、村干部,大都拒绝“自首”、“自新”。为避免还乡团的迫害,想方设法跑出来,摸到“芦苇县”,要求参加干部大队打游击。有些有经验的人,还从还乡团那里抢了枪支带来。不到一个月,“芦苇县”的战斗力量有了比较大的增强。在干部大队之外,又组建了一个县大队,一百多人,六十几条枪。因此,“芦苇县”不但征粮,还得搞枪。敌人损失不小,恨之入骨,几次发兵清剿,均被我击退。
    在近两年的时间里,“芦苇县”的坚持,犹如在淮宝根据地的干群心里点亮了一盏明灯。为保存革命队伍,集聚武装力量,扩大红色政权的影响,起了巨大的作用。在“三打岔河”、收复淮宝的战斗中,有效地发挥了桥头堡的作用,不愧为芦荡深处的一杆红旗!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