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河下古镇 > 晚清河下的慈善事业

晚清河下的慈善事业

2018-3-21 10:30:46    作者:刘怀玉    阅读:673    评论:0

    河下在淮安城之西北隅,是明清淮北重要盐运集散地,也是盐商的聚居处。盐商和盐运事业给河下带来400多年的繁荣。盐商与河下士绅,一向关心慈善公益事业,形成风气和传统,一直延续到清末,仍然盛行。仅举几例,叙述如下。
    程埙等开办公善堂
    公善堂,是河下一个向饥饿者施粥的场所。道光二十二年(1842)初开办的。因年成歉收闹饥荒,冬天因穷冻饿而死者不少。明经程埙慨然存拯济心,于知交中,募化米粮煮粥,每人每晚给粥一勺半,基本够饱一餐。
    施粥地点先是在魁星楼下两边栅栏中。施粥从冬至日起,到九尽日止。如遇春寒,即延长五日或十日。因穷人过多,地方小无法容纳,而且男女混杂,许多不便。后来有人捐地一块,另有人捐钱若干,便在白酒巷底,建起草屋3间,大门1间,作为女堂。移妇女至此处居之,男者仍在魁星楼下。越2年,又有人捐地一块,并有人捐钱若干,便在状元楼北另建草屋上下6间,大门1间,移男者于此,作为男堂。后来女堂因人多,又建3间下堂。某年女堂下堂毁于火,因为此时收养的人不多,故未修复。男堂上下六间,俱有厚板,女堂亦有,藉此可免湿地坐卧。
    开始时并无存款,除两位姓王的捐助外,余则依靠对外募捐,或十千,或二十千,以及数千,又通过打会得到数百千。即开始考虑长期的办法,用募集的钱,典了姚姓和徐姓的田,均包租钱,用此收入以充堂用。后来漕运总督盱眙吴棠夫人资助一百千,漕运总督南陂张之万升任离淮时,又拨公款一百千,两王岁助钱六十千,均用来存典生息,供堂使用。
    这件慈善大事,是由许多人共同努力办成的。每年八方募捐,孳孳不倦,而操持事务独任其劳者,是程埙一人而已。赞成擘画,始终不懈者,是杨鼎来工部。每年捐出重赀,踵成其事,为盐商后裔二王,即王珏理问、王輔内阁。另有志同道合者六七人,如杨锡章广文、叶鸣驺广文、吴懿民大令、姚金圃明经及李元庚,都参与了不少事务。
    其具体做法是,每岁冬至先一日,令地保造册取保,确定接受施舍之人。这天晚上,山阳县丞胡容本开始领管理人员点名发筹,领粥二勺半,小口减半,上下堂两堂头倍之,女堂亦然。住堂的方能给粥,散粥后锁门,次早方开。既养穷黎,又杜宵小。如果死了,给以绳席,并给抬埋工80文,看义地人20文,埋成坟墓。地方上有关人员亦有工食钱,规划井然。每年事先买米若干石,存于广福寺中。正常僱用2人煮粥,每日饭后1人烧水,1人打米。常年日用米一斗五六升,连堂夫日食在内,人多时则二斗三升不等。除夕前,还要散发米票,或三升二升,发给在河下地段贫苦而不来食粥的人。
    程埙,山阳人,字笙伯,一作声伯,道光二十一年(1841)诸生,补廪生。他是这次活动的倡导者,并身任其事。“岁出重赀,而踵成其事”的是王两峰和王紫垣。两峰名王珏(1805—1862),候补布政司理问,紫垣名王辅(1822— ),内阁中书,两峰之侄。他们是王锡祺的族人,都是盐商后裔。管理上很有一套,有详细完善的规则。王琛《先世述略》亦有记载:王珏“尤好施与,自奉俭朴,见贫民必多方赒恤。咸丰丙辰(1856)春荒,出赀千缗,托言公募,在河下竹巷玉皇殿设厂,计口放米。当事者侦知之,深加奖许。因檄同人,广为捐募,又得七八百缗,以成善举。”
    程埙、潘桐开办养幼堂
    养幼堂,就是河下小人堂。河下初无这样的机构,因为公善堂男女两所的男子或妇女携带的幼孩,于九尽后无处养赡,到处乞讨。山阳县丞胡容本考虑,这么幼小即为乞丐,将来如何得了?为了收养这些幼孩,于是捐出自己的廉俸,还不夠用,又从而募捐。先借用魁星楼后一间房子收养,先制衣裤与之,并请老师教他们读书。一年后,扩而充之,借三元宫广为收养地,名养幼堂。恰好这时淮安知府顾思尧,代领阜邑田十余顷,以田产收入,与城内小人堂按层分用。后因田薄,岁租歉收,经费不足。淮安知府章仪林出示,行一文愿,在河下、下关等处募化,日收或五六百文不等。养幼堂定额收男女孩26名。开始供给两顿粥,继乃撙节支用,每日一粥一饭,岁寒发给棉衣。到了年龄男为择业,女为择婿。实心任事者,始则程埙明经,后为潘桐广文。
    养幼堂是公善堂的补充,是专门收容无助小儿的,不但收养,而且还教育培养,使男的有谋生技能,为之“择业”,女的要为她找婆家。也是至善的善事。没了盐商赞助,经济来源靠募集。热心地方慈善事业的人,一方面有人在河下、下关街头向社会劝募,一文一文的聚集,每天仅得五六百文。一方面在堂内办理具体事务。设身处地的设想一下,这些人还真够辛苦的。做这件慈善事业的虽是官府倡导,但具体办事的先是程埙,后是潘桐。他们可称得上是慈善家。潘桐字琴侪,道光二十二年(1842)诸生,军功保教职,署仪征训导。家有十笏园,在河下菜市桥东。
    李元庚等开办济稚局
    济稚局与育婴堂是一个类型的慈善机构,是收育贫民婴孩的地方,被收养者年龄比养幼堂的小。淮安育婴堂在淮城城内上坂街,去河下有三四里之遥,河下不易受益,所以自行开办。借用湖嘴彤华宫,名曰济稚局。此事由李元庚、张镜泉、郭抡斋等首创。其经费来源,靠同人劝募各同善社拨款存典生息。据记载,同治十二年癸酉(1873),同人协力劝募,得钱若干千文。又请于署理漕运总督刘公,拨同善局款400千文,存典生息。立有条规:凡河下男女婴孩,未及3岁者,给其母每月500文以养之,以40名为率,按月散给。
    张良沅、黄惠伯等开办量剂堂
    量剂堂是对无力自己丧葬者,给予棺木、抬埋安葬费用的机构。倡办者是镇江商人张良沅、原富安盐场大使黄惠伯。此2人出资购房出租,以其租金作为经费。棺木、葬地皆其所购。李元庚记载说:河下当盐务盛时,穷者甚少,以故贫无以殓者亦不常有。匪独无施舍棺材的,即使有也无人来领。城中自嘉庆年间才开始有施舍棺材的事。自盐务改道,失业者不知凡几,生无以养,死无以葬,比比然矣。同治十一年壬申(1872),有侨寓河下镇江张君镜泉良沅,饶于财力,肯行善事,慨然创施棺木之议,黄蕙伯鹾尹赞成之。以数百千置二帝阁东住房一所,每月收房租充堂用。每年到南方购进杉木板一次,归即预钉成棺材,每具钉工约三百余文。木板和已制成的棺材存放于竹巷玉皇殿。领棺者需经本坊地保呈明,量剂堂司事亲履其处验明,方才发给,并给抬埋费钱□百文。后又置义地两所,一在礼字坝北,用以葬男,一在头桥下,用以葬女。经绅士许凝秀等呈山阳县请立案,列入地方慈善事业之中。
    热心地方公益事业的人,还创办了两所义学,一是养蒙书院,另一是桂香义塾。
    吴兆登等创办养蒙书院
    同治二年(1863)春,漕运总督吴棠修河督公署,将河下广来当典的房屋买下拆用。吴兆登等请求得允,将所剩砖瓦木植余房,为创办义学用。除留二门改为讲堂外,其余出售得足制钱九百千文,存于肇庆当典,照一分八厘生息,作为正常经费。聘请教师1位,教童子12人,每年工资八十千文;看院佣工1名,月给工食一千;茶水五百文。来学者先收旧家子弟,笔墨纸张,读本书籍,均由院中供给。立有规条,详请立案。学生每月考试一次,或作文,或作诗,或对对,或默书,或认字。按照优绌而奬之,诚是一项善举,亦见创办者的苦心。后来淮安知府章秋亭、漕运总督张之万等见其有成效,相继拨款若干存典生息,作为经费。吴兆登字澹泉,道光二十七年诸生,岁贡生。丰采严峻,曾入吴棠幕,偕入闽,归筑持白复斋。诗文俱豪,有奇气,著有《持白复斋诗草》。
    房租生息办桂香义塾
    同治七年(1868)冬,公议捐城内外房租一月用作办义学。河下计收房租钱五百余千文,全部存典生息。河下西部已有养蒙书院,便于玉皇殿内桂香阁下,新设立一塾。收学生10名,聘请教师1人,年工资五十千文,次年增加十千文,开馆送代席一千。另有勤杂道人1名,月给工食二百文,茶水月给六百文,笔墨纸张书籍等,俱由义塾发给。
    以上这些义举,都仅限于河下一隅,城内这类事情有就更多了。这些义举虽常有官府资助部分,赞助者中盐商也逐渐少了,但他们的后裔和地方热心慈善公益事业的人员,从中串通,自己倡捐在前,广泛劝募在后,利用存典生息的模式,保证正常运转。这足以体现这些人的爱心,也反映当年河下慈善公益事业的传统源远流长,一直在延续着。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