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韩信身世之迷

韩信身世之迷

2017-4-21 11:27:30    作者:华炜    阅读:504    评论:0

    淮阴(今江苏淮安),踞于苏北平原中部,古淮水从其北境流过。
  紧依淮阴城下的是淮水一浅湾,水面辽阔,方圆千亩。秦始皇三十四年(前213年)初冬的一个下午,岸边有个身着蓑衣,挂着一柄长剑,头发有些散乱的年青人,手提着鱼竿,一动不动的立于湾头垂钓。
  找你,大家都快急死了!一中年汉子急切的走过来,责备他怎么还在这里钓鱼,莫是在学姜太公?要他赶快回家去。
  年轻人叫韩信,十八九岁,身材高大,面庞略嫌瘦削。近来,他常和一帮人聚集在草荡中,习武学兵。昨天回到家中,得知母亲被一帮秦卒打伤,伤情很重,悲愤之情难以言表。今天特意来到河边,想钓上几条鱼儿,为母亲熬上一些鱼汤。此刻,他隐约感到母亲有什么事,不敢多想,也不再多问,收起鱼竿同来人一道回去了。
  穿过淮阴市口,来到城东下乡南昌亭,韩信的家就为道口旁的一间破草屋。
  来到门前,那人轻轻向屋内喊了一声,随即从屋内走出一位胡须花白的老者,瞪大眼睛,劈头盖脸的将韩信怒斥一番。小子!还知道回来?这么大了也不成个家,稂不稂莠不莠,成年累月在外面鬼混,当你母亲被秦人痛打时,你哪里去了,你母亲盼着你流干了眼泪。你回来却去钓鱼,还是一个孝顺儿子?淮阴人从来没有孬种,血债血偿,要为韩母报仇!
  韩母被打一事,虽是韩家个案,却带有那个时代的固有色彩。秦的严苛法度,无尽的徭役,残暴的统治,旧六国的人们忍无可忍,摩拳擦掌。
  韩信也不答话,惊惑地睁圆了眼睛,惴惴不安地扑进了小屋。透过昏暗的光线,发现已合上双眼的母亲被安放在草铺上,面部血肿,嘴角血迹斑斑。母亲!母亲!他急忙上前抓住母亲的手,本能地跪在地上,号啕大哭,撕心裂肺!韩母是韩信唯一亲人,过早的死亡,他措手不及,没有太多的心理准备,太阳陨落了,天不会亮了!
  韩信约生于公元前230年。这一年,以秦国的纪年来计算,是秦王政十七年。
  他出生时,淮阴属楚国东部的淮楚地区。秦始皇统一天下后,这里便成为秦的东海郡淮阴县。因此,就韩信的出身地来说,韩信是当时战国七雄之一的楚国人。不过从姓氏看,在那个六国崩塌的年代,其姓氏还保留着血缘和身份的记录,为官者以官为姓氏,士大夫以封地为姓氏,诸侯王族以国为姓氏。韩信姓韩,应该和战国时韩国王室有一定的关联。
  史记中也有这样的记载。韩信为平民时,家境贫寒,生活困顿,遍尝了世态炎凉,他既穷又没有钱,社会表现也不好,地方招募吏员时不被录用。他不屑于经商,又没有其它生活来源,经常吃上顿无下顿。但却非常另类,常常挂着一柄宝剑招摇过世。可是,那个时代冶金技术并不高,铸一把剑很不容易,也只有王族或者贵族才有能力和资格拥有。
  然而,那时人们对韩信身世已不太了解,他的父母是谁,似乎没有人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太史公司马迁在记述中,也只能寥寥数语,一笔带过。这主要是因为年份久远,人们记忆中的一些史实已经模糊不清。
  其实,韩信的身世在古时已有一种比较明确的说法。譬如,中国传统蒙学读物、明代大学世李廷机所著《五字鉴·秦纪》中称:“韩信乃韩国之后。”同样,近几十年来国内还陆续发现明朝天启年《淮安府志》、凤山县志、东兰县土司族谱,以及韦姓、何姓和韩姓一些家谱,均指认,韩信为落魄并胸有大志者,他的父亲为韩国襄王仓庶出二公子,韩虮虱之孙。
  当时,韩国发生政变,留在楚国做质子的韩虮虱没有当成韩王,被迫留在楚国,等待恢复韩国贵族身份。可是不久,韩国就被秦国所灭,设为颍川郡。几年之后,秦将王翦包围了楚都寿春,又灭亡了楚国。身为韩国破落王族的韩信父亲,和许多宗亲一样,为躲避秦军的追捕,继续向东南逃亡,辗转途中散落在偏远的古淮阴,其妻生下韩信。由于韩信特别懂事,又聪明过人,韩父从小教他熟读孙子兵法,并被寄予反秦复国的厚望。可是,在韩信十二三岁时,韩父被秦兵拉去修筑长城,多年过去,一直杳无音信,生死不明。事实上,万里长城之下,白骨成堆,还有几人能够生还?父亲离开后,韩信与母亲相依为命。韩母为了将韩信拉扯长大,她已变卖光了所有首饰和家当,靠的是帮人打零工、在酒肆店堂中干杂活,挣钱养家活口,孤儿寡母也实在不易。
  入夜,韩信将讨来的两碗稀饭,供奉在韩母的遗体前,自己哀切地坐在那里。黎明来了,屋内的小油灯依然一闪一闪地跳动着,韩信仍低着头坐在那里。
  昨晚那位老者转来,不满于韩信的表现,韩母为了把他拉扯大,吃尽了苦头,现在被秦人打死,他却无所表示!韩信看了老者一眼,目光再转到母亲遗体上,悲愤地咬着牙,嘴角流出血。他真想告诉大家,他家两代人在淮阴蛰居多年,渐习淮地习俗,但他们的理想依然是复国,做亡国奴很悲惨,要兵革,要抗暴,这是与生俱来的全部动机!这些能说吗?说了又有什么意义?
  老者催问韩母的安葬事宜,韩信思而少言,要将母亲埋葬到八里荒去。秦汉时,人们很相信风水,选好阴宅阳宅以利个人及家族的兴旺发达。此言一出,屋子里人无不吃惊。
  八里荒在淮阴城东北,是个连狗都不去的大荒!大家认为韩信没有血性,又狂妄无知!但韩信坚持自己的想法,现在虽很穷,但总有发达的一天,而空旷的大荒,是一块宽敞的风水之地,放眼望去,将来可以置上万户人家为自己的母亲守墓。
  老者怒不可遏,这不是痴人说梦?一个如此糊涂的小子还能名扬天下?人们阻止了老人的发火,称韩信虽没有什么大本事,也不要怪罪他,快些下葬入土为安吧!
  清晨,寒风凄惨,停在枯树上几只老鸦“呱!呱!”乱叫。在大家惊鄂的目光中,韩信抹去泪水,找来芦席裹上韩母的遗体,放在一辆破旧的牛车上,举着招魂草幡,并在几位邻人的帮助下,踏着荒野,一头老牛“吱吱”将灵车拉向八里荒——
  韩信葬母一事在淮阴引起不小的轰动。时隔八十余年后,当司马迁造访淮阴时,人们仍念念不忘,但态度已经发生了根本转变。
  此时,韩信已成为楚汉争战中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他以杰出的军事才能,辅佐刘邦崛起蜀汉、席卷关辅,由弱变强,仅用四年时间,打败了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项羽,建立了强大、统一的汉王朝,为刘邦夺得政权立下了头功,又因功高盖主,被皇后吕雉杀害在长乐宫钟室。一个辉煌的人生却换来悲惨结局。回首往事,面对着高大的韩母墓,淮阴人对司马迁说,他们既同情韩信的人生遭遇,更尊敬韩信当年的所为,说他即使为一介平民时,志气也是和平常人不一样,自小不凡,人穷志大。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