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宗教祠堂 > 闲话千年古刹龙兴寺

闲话千年古刹龙兴寺

2017-5-8 17:47:50    作者:刘怀玉    阅读:386    评论:0

    淮安之龙兴寺,在淮安城内西北部,靠近新西门。新西门处原没有门,是拆城后拆出来的。但历史上确实曾经有过一个城门,叫清风门,据说是宋代淮安守臣孙虎臣,在“元兵渡淮时”将它堵了,以后一直没有再拆开。然而淮安地方志上记载龙兴寺的位置时,却一直说龙兴寺在“治西北清风门内数十步。”
    龙兴寺历史很久远,光就这“龙兴”二字,一望便知是唐代的寺院。但它的创建并不始于唐,对于它的始建时间,有几种说法:一说建于永嘉二年(266)。此说见《淮阴龙兴禅寺志》。该志《历代鼎革》说:“西晋武帝泰始二年丙戌,敦煌菩萨南游江左译经,因至广陵。其时淮阴人庾希,募里中夏宽者畦地,得四百余亩,在城西清风门内。希为筑坛起刹,供敦煌菩萨译《法华》其中。刹成,为怀帝永嘉二年戊辰(308)也。”此说是西晋武帝泰始二年(266)始建,建成于西晋永嘉二年(308)。从始建到寺成中间竟达42年,可能起始仅是草草,成规模则用了不少时间。敦煌菩萨即西域僧竺昙摩罗察,《高僧传》卷1有其传。然传中无其来淮安的记载,《龙兴禅寺志》所言不知出于何典。
    一说出于淮安地方志的记载,说建于晋大兴二年。《正德淮安府志》卷11说:“晋大兴二年创建,砌浮屠二座。”大兴二年已是东晋了,为公元319年,比上说迟11年。以后的天启、乾隆等府县志均持此说。
    考永嘉二年时,淮安城区尚为射阳县之山阳大镇。当时山阳已为南北朝时代南北分争的军事重镇,有名将重兵镇守,且已筑有城池,正史屡有记载。那个“庾希”,《龙兴禅寺志》中说是“淮阴人”,范以煦《淮流一勺》卷上《龙兴寺歌》中说,是镇守淮阴的将军。考《十六国春秋》:隆和元年(362),北中郎将庾希……自下邳退屯山阳。《晋书》卷73庾亮传:太和中(366—371),庾希“为北中郎将徐兖二州刺史。……希求镇山阳”。在时间上晚了100年,可见此庾希非彼庾希,范先生的说法可能有误。
    淮安虽然到东晋义熙七年(411)才置山阳郡、山阳县,但在山阳建县之前,已成大镇,有驻军扼守,建寺也是有可能的。从那时候起,至今已有将近1700多年的历史了。此寺的建造历史流传有序:唐太宗文皇帝贞观三年闰十二月下诏:要各地交兵处修建寺刹。住持谷隐,奉诏缮修。僧伽自碎叶国来,久住楚州法华禅院,中宗景龙二年,被召入朝廷问法。宋太祖建隆元年十二月,诏广陵等处战地建刹,以荐阵亡者,住持玉渊,奉诏缮修。元顺宗至元四年,蒙哥刺儿赐寺土田,住持大洪又奉诏缮修之。
    寺名各朝亦有所不同:西晋初名正法华院,东晋改名法华禅院。唐武则天下诏以西域和尚分配各地寺庙,僧伽大士自碎叶国来,晏于楚州。景龙二年,诏僧伽自淮入宫,执弟子礼,并易寺额为“龙兴万寿禅寺”。宋元因之,明朝开始径称龙兴禅寺,至清代未变。
    《正德淮安府志》记载明代修建的事较多:“永乐四年,僧宗玉重修。天顺五年,僧敬海同游僧中竺鼎建。正德六年毁,惟山门、方丈存焉。”《天启淮安府志》卷23,陈文烛《重修龙兴寺碑》说:永乐、天顺年频修。“正德辛未遭火,毁废一空”。寺僧明来“募化修之,造大殿九间,铸佛三尊,焕然新矣。”“规制弘敞,为祝圣庆贺道场。”
    龙兴寺有许多分院。天启府志卷23引成化府志云:考宋古志载,龙兴寺外有十子院:释迦禅院、兜率院、寿安院、水月院、蔴娘院、青莲寿安院、毗卢院、清凉院、观音院、崇福寿安院。一说十子院以“九僧一尼”所住,其中水月禅院即尼庵。明代俱归并一个总的丛林。此外,还有一些下院。在一些志书上,关于各个子院、下院的位置、创办人都有记载,此处从略。
    “祝圣庆贺道场”又称万寿宫,是地方官员在皇帝生日或正月初一、冬至,集中一起向皇帝方向行礼,一般多借用寺庙宽大的殿堂。龙兴寺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陈文烛《重修龙兴寺碑》曾云“凡郡吏拜阙祝圣寿往焉”。乾隆年间漕运总督杨锡绂修葺龙兴寺以后还是如此,《淮城信今录•香火志》说:“每届庆贺大典及令节圣寿,各官诣此行礼,故又称为万寿宫。”后来龙兴寺衰败,便移到天妃宫和节孝总祠那儿去了。
    《乾隆淮安府志》卷26《坛庙》说,明崇祯己卯(崇祯十二年,1639),推官袁彭年在寺北筑堤,禁捕鱼。到了顺治庚子(顺治十七年,1660),漕运总督蔡公士英还建大士阁於其上,又临水构亭,设桥数十丈以通往来。四围筑堤,种柳数百株,为游息地。《乾隆山阳县志》卷18云:(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戌时地震,起自西北,地软如棉。顷复大震,摧倒城堞、官民屋舍无算。”龙兴寺大约在动难逃,肯定倒了不少殿堂,它的衰败恐怕与此次地震有极大关系。
    龙兴寺衰败于这个时间,还有一个旁证。阮葵生(1727—1789)《茶余客话》卷22云:“以予所闻于前辈父老之言,国初时,龙兴寺中屋宇尚有千余间,环水皆廊。北接放生池、大悲阁,……予于乾隆乙丑(乾隆十年,1745)始归里门,壬申(乾隆十七年,1752)移居城西北隅,相距尺咫。每当夕阳在衣,人影落水,徘徊荆棘瓦砾之中,惟见三金身高耸十数丈,卓立云表。各踞坐一石磴上,头顶一箬叶斗笠,团遮半面。束麻结缨,缚于佛项。自肩臂以下,则任风吹雨淋矣。石磴下有群豕窟处。”这是他乾隆初十几岁时见到的即是衰败景象。吴进(1714—1793)于《山阳志遗》一则跋中云:“忆五十年前,予随父兄至此,遍为瓦砾。止天王殿院,僧募建,余俱空地。营兵牧马与习射而已。后殿铜佛三尊,皆露处,以席包裹。”吴进回忆五十年前,“遍为瓦砾”也应当是康熙年间的事了。
    明来募铸这三尊铜质大佛,据袁宗泗《明来小传》说有三万六千余斤重。这么高大的佛像肯定是庄严宝相,令人肃然敬仰,并令很多寺庙羡慕忌妒恨。果然,寺一遭难,被扬州人惦记上了。《茶余客话》卷22记载:岁壬午(乾隆二十七年,1762),扬州榷使重修天宁寺,增置殿宇。嫌其佛金身藐小。时龙兴寺已成瓦砾,佛皆露处,龙兴寺和尚某私自以三千金的价格,将三尊铜像卖给扬州,扬州盐商已择日来迎取。淮安的秀才们知道了,马上报告漕帅锡绂。杨漕督大笑,随即写了一封信给来人带给盐运使普某。信中说:“建庙以妥佛也,今令其舍数千年之旧居,而寄託于他氏之舍,恐非佛之所乐。且新佛占其上座,将置故佛于何地?买佛之名,既不可居,供佛之诚,亦不可阻,不如将这笔钱捐到淮安来,重修龙兴寺,将大佛安置好,也是功莫大焉。”普没办法,装做“深以为然”的样子,即日三千金送到淮安来。真是鸡未钓成还蚀了一把米。于是吾乡好义之士,复益以三千余金,而庙貌重一新。吴进接着说,乾隆三十年间,漕抚杨公劝建殿宇,重修寺外诸庵观,并建桥榭烟柳,为一时名胜。后十年,甲午大水,桥榭衝决,庵观渐毁。今此大佛已不存在了,有人说被日本鬼子盗走了。
    龙兴寺是千年古寺,有过许多碑刻。主要有:《龙兴禅寺重修塔铭》,宋嘉熙四年三月,镇江副都统制知淮安州事兼主管内安抚司公事王珪撰。《淮郡龙兴禅寺碑记》,元代至正十五年春,翰林学士欧阳厚功撰。《重修淮安龙兴禅寺碑记》,明代成化二年春,礼部尚书翰林院大学士庐陵陈文撰。《重修龙兴寺碑》,明代万历元年冬月,淮安知府沔阳陈文烛撰。《僧田记》,明万历十三年二月,山阳知县山阴鲁锦撰。此外,据龙兴寺碑阴所载,尚有南朝宋元嘉十二年,寺僧法远刻石,唐贞观十年,寺僧指南刻石,元至正二年,寺僧松庵刻石,二十二年,寺僧朱德朗刻石。等等,现在都找不到了。也许有的沉埋某个角落里,能被人们在不经意中发现,希望朋友们多关注点。
    龙兴寺还有一些其它遗存,其中有一块怪石,后来被宝应人买了去。《白田风雅》卷4有宝应郑之标的一首诗,题为《淮阴石行》。前有一序,序云:庚戌春,余僦淮阴龙兴禅院,见一石奇古有致,委道旁丰草间,辄叹曰:“是何灵物,竟埋没而不见赏也?”为之欷歔久之。迨秋,友人以青蚨百文质山僧,为余载归山斋。然已缺矣,数月之内,完毁顿殊。噫!岂独石哉,夫人有才而不见知,及知而屡经摧挫,亦犹是耳。遂感而有赋。诗略。
    还有一些古砖。王琛《淮郡故实》记载,蒋锡宝任淮安府学教授时,到龙兴寺游玩,得到古砖一块。砖上刻有佛像,背面有“张斋郎”三字,“有晋人遗意”。据说当年淮安还有人家有此砖拓本。蒋锡宝吴县人,他就是罗振玉的好友蒋清翊的父亲。他任教授在道光二十九年至咸丰九年。
    龙兴寺清代虽然衰败了,但唐宋时却是很兴旺的,并留下了很多故事。兹举几则以享读者。
    《太平广记》卷394《雷类•徐智通》云:唐朝有个人叫徐智通,是楚州的医生。在一个夏季的夜晚,他借着月光在柳树成排的河堤上散步,忽然发现有两个陌生人站在河的桥上说笑。这俩人没想到徐智通就站在他们附近的暗影里,于是互相谈论起第二天如何取乐。一个说:“什么也比不上去南海赤岩山弄珠子玩有意思呀!”另一个说:“赤岩山主人喜欢喝酒,到那里去的客人个个都要喝得醉醺醺的。我明天下午有事要去西海,去赤岩山恐怕又要因喝醉酒而耽误事。倒不如就在本郡的龙兴寺前,与你比比技艺吧。”问:“你要表演什么把戏?”答:“寺前有百余棵老槐树,我发一声雷响,把它们劈成细条,它们的长短粗细,都象筷子一样。你将什么技艺与我相比?”那个答道:“寺前一向是本州郡游戏作乐的场所,每天前来围观的群众,总共不下三万人。我将发一声雷响,将这些人的发辫全都劈散开来,并让他们的每一缕头发上都有七个结。”于是二人大笑,约定好后便离去了。徐智通见此,大为惊异,立即去告诉了六七个好朋友。天刚放亮,他们就来到寺前,先在那里等候着。当时天气晴朗,将近中午时,忽然有两片象车轮大的云彩出现了,静静停留在寺庙的上空。刹那间,就变得天昏地暗,咫尺之远都不能分辨事物。不一会儿,又发出两声雷鸣,人与牲畜都被震倒在地上了。等到天放晴时,只见寺前的槐树林子,一棵棵都被劈成碎片,散落在地上,全部象计数用的竹签子,大小粗细,没有不相象的。而寺前挑担做买卖的、演戏卖唱的、围着看热闹的,共计数万人,每人的发辨全部都散开了,每缕头发上又打着七个结。
    苏东坡在淮安也遇过同样的事情。《山阳志遗》4云:宋元祐间,苏东坡在淮,时方初冬,有渔舟泊于龙兴寺东桥侧。更阑夜静,渔人尚未寝,闻桥上两人坐谈。一曰:“尔明日何往?”一曰:“往罗浮,两日便回,回作一戏法与尔看。”渔人心甚疑之,两日后早起往候。时天宇晴霁,至日午,天陡变,雷电交作,烟雾浓霭,晦不见人。时庙前贸易之人,头发蓬起,或男子发结妇人发,或老人发结孩稚发,百货狼籍委地。东坡目击其事,因作《十月六日在楚州记所见》古诗。诗见乾隆府志,比较长,限于篇幅,此略。吴玉搢说,“《旧志》载此诗,而未及详记此事。康熙中,修志者并此诗去之。”他说的旧志不知指的何志,今所见正德、天启府志均无之。但此诗不是胡诌的,在苏轼的各种版本著作中都有收录,题作《十月十六日记所见》。《苏诗补注》中此诗之后还附录有其弟苏辙的和诗。
    宋代洪迈的《夷坚志》支甲卷第八《山阳痴僧》条,记载了:楚州一个和尚行钦的故事。建炎中,行钦落发于州之龙兴寺。绍兴年间兵乱,离开淮安到其他地方去了。时间长度了又回来了,发现原来的熟人无论是道是俗已十无一存,昧然如痴醉,逢人纵语,莫能晓其意。常负佛像一轴于背,每到市上,买熟肉饱食,留其余滓,取佛出,挂于人家厕所旁边,以滓浇洒到像上。如是累年,画卷丹粉益鲜明,裱糊装饰更加牢实和清洁。人们对他的行为感到疑惑,也没人知道他歇在什么地方。郡中有丧葬事情,他必持冥币往献。群僧做法事时他也参预其中。众吹螺击鼓,梵呗喧阗,行钦却蒙首倚户,打呼噜一直到天亮,不说一句话走了。主人挽留他吃饭,勉强吃点。走后,即携米面油盐蔬菜放到其家,仓忙而去。辛巳之秋,颜亮将要侵犯,他提前不见了。明年虏退,楚州民众渐还,行钦也回来了。有人问是什么情况,回答话十分妄诞。天天在驰大街小巷中走动,喊他他也不应,也未尝看到他从人乞食,大家都说他为痴僧,也不知所终。
    同书支丁第九有《楚州痴僧后记》云:楚州痴僧行钦者,原说他“不知所终”。浮梁有一个叫计晋道的人说:数年前,武锋军陈训练结党谋叛,日与众聚首阅武亭下,楚州人都不知其阴谋。“痴僧”一见之,忿怒切齿,伺陈训练一个人独处时,拔其腰间剑杀之,而持剑出市,呼曰:“我今日杀了大贼。”街上的官吏将他抓住,送至官府审讯,不答一词,唯鼻息如雷而已。狱卒拿他没办法,紧闭之空室,不给他饭吃。过了几天放出来,扬扬自如。郡守命府胥兵,买蒸餬给他吃,吃了三百枚还不饱。市人听说者,争着拿面食给他,他都吃得一点不剩。在狱中关了将近一个月,军中发生哗变,追查元凶就是陈训练。郡守将行钦放了,并表示慰谢,他也不说一句话。在街上走过时,观者如织。忽然倒在地上,走近一看,已经死了。
    明代湖北人王兆云有一本《湖海搜奇》,其卷上有一篇叫《龙兴寺火兆》。书中云:“淮阴龙兴寺素雄丽。正德六年,湖水溢,民避居于寺中。半月许,污秽殊甚。僧虽苦之而不能禁。月余,一青巾白袍者至,年可三十余。周行廊殿,入室,僧不为礼;坐定,亦不奉茶。乃问曰:‘此地有饥民住否?’曰:‘有之。’‘禅堂有诸?’曰:‘惟禅堂无有。’遂告去,僧亦不送。其夕居民皆见,群僧荷担自寺中出,皆向西而行。以为寺中安得有僧如许,且形状怪异可疑。入寺问之,皆云不知。明日,雷雨大作,火自后殿起,至山门,俱成煨烬,惟禅堂巍然如鲁灵光。乃知昨青巾者为火部神将,而群则罗汉云。”正德年间龙兴寺遭遇火灾,是一件真实的事情。《龙兴禅寺志》记载:“正德六年毁,惟山门在,僧舍仅存十之二三,诸僧人结茅而栖。”
    《西游记》第十六回,孙悟空在观音院卖弄宝贝袈裟,观音院的老和尚金池长老见了以后,便想谋夺唐僧的这个宝贝,居然起了谋财害命之心,放火烧唐僧住的房子。孙悟空机灵,早就看透了这一点,他到天上向广目天王借了“避火罩儿”罩住唐僧、白马、行李,护着放袈裟的方丈。以后他不去救火,反而放风,把一个观音禅院几乎烧光了。观音院的火是人放的,龙兴寺的火是火神弄的,火的起因不相同,但结果却非常相似:由于神力的护佑,方丈、禅堂能在一片火海中独存。正德六年,吴承恩出生不久,正是童年时代,很容易听到这些神话传说。麻城人王兆云《湖海搜奇》中的这则故事,肯定是淮安人传出去的,而后被他搜集到的。吴承恩当然比王兆云更有条件搜集到这个故事,并把它写到《西游记》里去。很难说吴承恩描述观音院的火灾,没有受这个故事的启发。
    龙兴寺的话题比较多,如文通塔、郭家池等,本文仅就寺本身事言之,余则拟另题再为探讨。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