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民俗风俗 > 从歌谣看淮安旧时婚俗

从歌谣看淮安旧时婚俗

2017-8-31 11:25:43    作者:赵长顺    阅读:514    评论:0

    最近,偶得一本民国期间出版的《淮安歌谣》集,系淮安人叶德均先生所作,文集收录了62首淮安歌谣,大多数是儿歌,也有一些歇后语、谚语。细细品读,觉得很有味道,很上口。有的歌谣,小时候好像也唱过。其中,有一部分歌谣是写男女婚姻之事的,从这些歌谣可一探淮安旧时的婚俗。
  首先,淮安旧的婚姻是必须有媒人的,在《淮安歌谣》中有一首叫“小黄狗”歌谣可以充分说明:


  小黄狗,
  看看家,
  我到南园去栽花,
  一朵未栽了,
  双双媒人到我家。
  涮涮外锅烧壶茶,
  涮涮里锅炒芝麻。
  芝麻芝麻你莫炸,
  我与媒人说句话。
  芝麻芝麻你莫动,
  我把媒人朝前送一送。


  淮安的媒人形象也和一些电影小说里的媒人形象差不多,大多有三寸不烂之舌,能说会道。就在那首《小黄狗》的歌谣中,还有一段“听听媒人说的什么话”、夸讲小大姐的插白:

 
  小大姐,
  会下面,
  下在锅里一条线,
  下在碗里一大片。
  公一碗,
  婆一碗,
  两个姑子两碗半。
  搭板底藏一碗,
  遇见花狸猫,
  打坏一个蓝花碗。


  这首歌谣既说出了小大姐不但会做事,也会处事。没过门,不但考虑到公婆,还考虑到了两个小姑子。更有意思的是,小大姐深爱着自己的未婚夫,不好意思表白,悄悄在搭板底下藏了一碗,是打算留给未婚夫的,想不到不知从哪里跑出了一只花狸猫,使自己露了相,这首歌谣既生动,又有趣味。
  其次,淮安的婚俗有母亲哭嫁、陪被褥和鞋子等风俗,有一首叫“大蚕豆”的歌谣是这样写到的:

 
  大蚕豆,
  格崩崩,
  妈妈养我一场空。
  大大(父亲)抱上轿,
  妈妈哭到关帝庙。
  红旗杆,
  绿搭板,
  开开柜,
  大红褥子大红被。
  开开箱,
  大红鞋子十八双。
  麻纳底,
  线纳帮,
  丝线锁口闹嚷嚷。


  另外,旧时的淮安人结婚之前,男女之间有的几乎没有见过面,有一首叫《新打的茶壶亮汤汤》歌谣是这样唱的:


  新打的茶壶亮汤汤,
  新买的小猪不吃糠,
  娶了个媳妇不吃婆家饭,
  眼泪汪汪走娘家。
  走一程,哭一里,
  遇见哥嫂插黄秧。
  哥问道:“什么事?”
  “人家嫁个高汉子,
  我嫁个矮地牢。
  站起来不得条柱高,
  睡下来没有枕头长,
  搭板底下穿裤子,
  鸭蛋壳里伸懒腰。


  这首歌谣唱出了一个新婚妇女对婚姻的不满,表达了对婚姻自由的渴望。女儿成家后,对娘家的一般都十分眷念,却往往受到嫂子的冷淡。比如有一首叫《亮月一出亮纱纱》有这样一段:

 
  亮月一出亮纱纱,
  照上河南大姐走娘家。
  左手拿把伞,
  右手抱个小娃娃,
  一直走到外婆家。
  外婆看见心欢喜,
  外公看见笑哈哈,
  舅舅看见也罢了,
  舅妈看见苦吧吧。


  说明了大嫂对小姑子回娘家不太高兴。还有一首叫《小葫芦》的大致上与这首歌谣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

 
  小葫芦,
  凹凹腰,
  我是妈妈的小姣姣,
  我是大大的小宝贝,
  我是哥哥的小妹妹,
  我是的掏灰爬,
  窖得嫂子不发芽。


  这两首歌谣都表达了姑嫂之间的紧张关系。歌谣虽是歌谣,但也不难看出一个时期的世态炎凉。据了解,《淮安歌谣》集的作者叶德均先生是中国现代古典文学家、曲艺理论家、民俗学家。1911年生于淮安,1934年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1946年任湖南大学副教授,1948年任云南大学教授。1956年含冤自杀,年仅45岁。今年是叶先生近世60周年,谨以此文作为纪念。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