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民俗风俗 > 陈河庙会

陈河庙会

2017-11-27 11:47:46    作者:王忠珍    阅读:155    评论:0

  从我记事起至今六十多年来,在我们淮安东南地区方圆百里民间最大的集会莫过于每年春季的陈河庙会(后改为车桥庙会)。
  在淮安区车桥镇南边有个陈河村。当年镇政府所在地的陈河街,有两华里长,有南街、中街、十字街等六街巷通往各处。商家林立,有大小店铺200余家。街上整天车水马龙,人流如潮。抗战时期迁居苏北蒋桥的国民政府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洗澡就到陈河浴室。
  陈河镇之所以远近百里闻名,除了商业发达外,主要是这儿有座始建于明末繁盛于晚清的东岳庙。每年的农历自三月二十八日开始后三天为陈河东岳庙会。那是淮安东乡无与伦比的盛大集会。
  儿时,只要到了三月二十八,我就欢呼雀跃了,因为可以随父母去陈河庙会烧香。村里人,在三月二十八之前几天,就忙乎起来了,做好买卖之物准备。家家户户都有人去,大家像赶集一样去卖土特产,买农用物资等。更多的人是去看热闹。老年妇女都去东岳庙烧香拜佛,也有少数中年妇女也去烧香。也有小时候娇惯通过“巫婆”“仙姑”允诺的香火,到了“3.28”也得去烧香。
  凡是去烧香的人预先在家里准备好一张“文书”,是一种印有龙祥花纹的黄色薄纸,当时谓之“龙牌”。在这个“龙牌”上写上(也有预先印好)诸如尊神敬佛,祈求来世好命的句子。最后要署上烧香人地址、姓名,年月日等。所注地址是“南京部洲,淮安东乡。”然后男的写上姓名,女的一律写某门某氏。例如黄姓女人嫁到王家即署王门黄氏,倒大有西欧人风俗。这份“龙牌”和香一起烧。可是天下有多少个同门同氏的女人啊,即便阴司神灵,阎王爷能搞得清这份香是谁烧的吗?但是这些信男善女虔诚得很,小心翼翼地把香和“龙牌文书”包在一起,非要赶庙会去烧不可。
  我跟随父母往陈河赶,路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背的、挑的各式土特产及手工编织品,川流不息直奔陈河街。要到街头时,母亲即拉住我的手,生怕我“丢”了。到了陈河街,啊!好一派人山人海气象,难以尽述。四面八方黑压压的人群像潮水般涌向陈河街。呦喝声,叫卖声,传话筒里的喇叭声,汇成一股震耳的“交响乐”。这人群密集到你不走,人群会推着你走,我就死命拽着母亲的手,在人缝里拼命挤,浑身是汗,满脸通红。有人喊鞋子挤掉了,有人喊钱被偷了,有的孩子挤丢了……整个的陈河镇活像一锅滚开的粥。真正让我领略了“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景观。
  这陈河街上的人群,除了远近百里前来烧香的信男善女,更多的是来自泾口、流均、安丰、曹甸、水泗、益林、平桥、石塘等周边地区乡民,以及来自江浙沪鲁豫等远地商人,他们  在庙会前期就赶来择地摆摊设点进行物资交易了。且不说陈河街上各家店铺及其街两旁边外阜摊点的物流之繁忙外,单就庙周围,从岳庙广场到樊河碧霞宫路两旁也有数百米帐篷林立。
  庙会期间,有买车木农具的;有卖桌凳椅子的;有卖斗笠蓑衣,簸箕笆斗的;有卖儿童玩具、狗皮膏药的;有卖荷藕熟食的;卖香烛纸缗的。有围幔跑马玩杂技的;有唱戏的,耍猴的;有测字算命的;的说书的;卖老鼠药的,有拿牙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让眼花缭乱。对于我们小孩儿来说,真正饱览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的境况。
  我母亲的主要任务是到庙堂烧香。我们好容易挤到烧香的道场,母亲点着了香和“龙牌文书”一同扔到大香炉中。然后到庙里和尚念经的地方盖章。这烧香的道场上,香火弥漫,火光冲天。老和尚眯着眼睛,端坐庵堂,敲木鱼念经,一个小和尚忙于为烧香的人带在身边的方白布上盖印。凡是去烧香的人,都 带上一块一尺见方的白布。每年的三月二十八日去烧过香后,庙里都 为之盖上《陈河东岳庙》的朱红大印一次。我母亲说,这块盖上印的白布,死后带在身边,作为到阎王爷处请求减罪的证明。对那些年去东岳庙烧香的痴男信女来说,这块白布上盖的印章次数越多越好。说明其敬神拜佛的心虔诚。那么“阎王爷”到底能给这些信男信女什么呢?我当时虽是小孩,已持怀疑态度了。单说眼前吧,那些为了挤到庵堂去烧香的老奶奶,老爹爹,几乎挤断了气,提前到阎王爷处报到。有的老奶奶“三寸金莲”被踩得皮开肉绽的,也未见神灵来保佑她。
  我母亲说,越挤越要去,这才显得心诚。如果把香给别人带去烧,或把白布带去盖印也不灵,必须得亲自去。否则地府里阎王爷不认账。也就是说刀山火海也得冲上去,可见这些痴男信女赶庙会的决心和迷信到何等程度。烧了香以后,我们就尽情地去看热闹。或看戏,或看杂技,或听说书,或买杂物。中午就到小饭店吃点,也有的自带干粮买点开水就餐。我们喜欢吃陈河高大胖子家面馆里面条。60多年后的今天,我仍清晰地记着高家面条的美好滋味。
  傍晚时分,人们陆续回家,每个人都买点杂物,至少为小孩买一两样玩具。记得有一年母亲为我买了一个白陶瓷的百灵鸟,灌上水吹,和真的鸟叫一样。我家住绿草荡边,树木繁茂,在树下一吹,惹得许多鸟一起叫,忒有趣。
  人们年复一年风雨无阻地去赶陈河庙会。那繁华的陈河庙会到了1978年已迁到车桥去了。昔日的陈河庙会改为车桥庙会当初的庙会变成名副其实的商品交易会了。那美好的民间童话般的陈河庙会成了我永恒的儿时记忆。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