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书院学堂 > 创新办学形式的江北慈幼院

创新办学形式的江北慈幼院

2017-11-27 13:36:50    作者:毛鼎来    阅读:118    评论:0

    1926年,淮安的银行家们创办的江北慈幼院诞生。它既是慈善机关,又是教育单位。收养无家可归孤儿和贫苦人家的孩子,教他们读书习艺。学生食宿在院,不收费用,还提供统一服装。在课程设置、教学方法、生活管理、培养目标和学生来源等方面,均有别于同时代的小学,学生食宿在院,不收费用,还提供统一服装,在社会上引起很好的反响。
建院后,聘请了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李宏增(字翼唐,宿迁人)任第一任院长。同时邀请了淮安县的部分开明士绅组成院董会,作为全院的最高决策机构。其中有清末进士田鲁渔,有“大善人”顾秋岚,还有举人出身的朱邦宪等。每月开会一次,商讨办院的方针大计。
    建院第二年(1927年),谈丹崖乘返里探亲之便到院视察,对全院师生员工讲了话。他说,小有小城,大有大城,为了走上振兴实业道路,改变地区经济面貌,就要办好地方教育,将来也可以与北京香山慈幼院挂钩(香山慈幼院规模较大,包括小学、中学、大学)。
    1927年夏,李宏增院长调淮阴师范任校长,继任者是上海震旦大学的毕业生何宝善(字楚侯,淮安人)。何宝善毕业后,拒绝了北平司法界的高薪聘请,毅然回淮担任慈幼院的第二任院长。两年后(1929年),何宝善院长去北京工作。谭国光(淮安县人,家住三角桥)继任第三任院长。谭到职后,由于经费日益枯窘,勉强维持。1930年,谈、朱先后去世,经费枯竭,江北慈幼院坚持到1932年,不得不停办。江北慈幼院前后共办六七年。
    江北慈幼院实行教师聘请制,在院长下面设教导、总务两个处,分别聘请汪镇夫(宝应人)、陈琅之(宿迁人)担任教务主任和总务主任,另又聘请一些在群众中声誉较著、富有教学经验的教师,如童宾仪(淮安人)、王宝镕(淮安人)等担任教学工作。教师工资高于一般学校近百分之五十。总务部门设管理人员两名,工友、炊事员七八人,其中有两名妇女为洗衣工。
    招生对象是12~15岁的贫苦家庭出身的男性儿童,绝大多数是由部门头头推荐、介绍(包括董事会),经过院方批准入学后,按文化水平编为高小、初小两个班,每班限额30名。
    教学内容和课程设置是:初小开设语文、算术、音乐、图画、体育、手工六个科目;高小增设修身(主要讲礼、义、廉、耻等孔孟之道)、历史、地理、自然等科目。课外活动内容丰富多采;体育器材及设备有秋千、跷跷板、铁环、球类、玩具等。文娱方面,国乐组有笙、萧、管、笛、三弦琴、七弦琴、琵琶、二胡等,还有“军乐队”由专职教师负责培训,有些人家遇有婚丧喜寿大事请去演奏,收取一定酬劳。有时还从教会里请来外籍牧师为学生教英语歌曲等。每到周末,师生自编自演小型话剧、相声、歌舞剧等,吸引了广大群众来院观光。学生在校除按课程表完成学习任务外,晚上还有两小时自修课,教师随班辅导。有时还组织故事会、展览会,丰富学生课外生活。为了沟通学生家长与院方的联系,还不定期的召开恳亲会(即家长会),听取家长对院方的意见和要求。
    在生活管理方面,有条不紊。学生每月伙食标准三元,每周可达到一次大荤,两次小荤。宿舍一律是双人床,夜间管理人员轮流值班,替小学生盖被,注意双人床上下安全等。
    院里还聘请刘树农为义务院医,当时专门为学生治病,医药费用由院方统一开支。刘树农(1895—1985),淮安县水洞巷人。祖传七代世医。擅长内儿科,17岁随堂伯父刘小泉学医,后又从师淮安名医应金台。1920年,开始独立行医,曾先后担任淮安江北慈幼院、淮安育婴堂和治淮工程处的义务医师。
夏天炎热,傍晚在庭院里放置大水缸四口,盛满热水,让学生轮流洗澡。院方制订严格的生活、学习纪律制度,家长探望自己的孩子,每月只许一次(特殊情况例外)。
    为了培养学生的独立工作能力,院里还开办了小商店,专售学习用品;开设了小银行,培养学生节约、储蓄的好风尚和学习会计知识。管理人员均系从学生中挑选轮值,并有一定的报酬,如“经理”每月二元,其他人员每月一元,但不发现钞,只发院内通用的一种有价证券,以限制使用范围。这些管理人员在总务人员统一指导下进行工作。曾任县政协委员蔡文干同志是该院第一届毕业生,在院期间曾担任过“经理”。
    院方还利用空隙地开辟了花圃,供大家欣赏,由学生自己种植,除虫锄草,施肥浇水,培养他们热爱劳动的习惯,对成绩优异、表现突出的学生,定期发给奖学金。
    由于慈幼院办得颇有生气,群众评价较高,许多富有人家也千方百计把子弟送进院读书,先后收了八九名。但这些富有人家的子弟一律为慈幼院的“附属生”。他们的学习、食宿等费用,全部自理。后来,为了满足一些家长的要求,只好增设了一个全部自费的“附属班”,计有学生四十名。
    1927年,何宝善但任院长后,将学校改为半工半读,除教一般小学课程外,开设了劳作、簿记等学科,十分重视“自立自强”和“手工劳作”教育。他请来多才多艺的老师教学生竹工、木工、金工,还购置“织洋袜的铁机”和“织毛巾的木机”教学生织围巾、袜子,做雪花膏等,既解决了部分经费,又丰富了学习内容,让这些穷苦孩子将来有立世谋生的一技之长。对当时的淮安来说,也是一种别开生面的办学形式。这样的学校在当时使民众耳目一新,交口称赞。
    1927年暑假,第一届高小毕业生多数考入初中,也有考入中技的。学生考入高一级学校,升学费用仍由院方供给。从江北慈幼院走出去的优秀学生,如蔡文干、沈同庆、宋宇春、李仲效、黄楚金等,后来成了教师、会计、画家、纺织工程师等社会有用人才。
    1932年慈幼院停办后,将楠木厅的前一宅,交给地方士绅创办了一所“集一图书馆”,计有藏书千余册。楠木厅既是藏书室,又是阅览室。图书馆配管理员一人,由刘绍江(淮安县人)担任。每天定时开放,但由于地处偏僻,读者寥寥,办了约一年时间就停止开放了。淮安解放后,就作为淮师附小校址,现为淮安区实验小学校址。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