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府城研究 > 城南的“宝带河”

城南的“宝带河”

2019/2/11 14:49:23    作者:樊国栋    阅读:422    评论:0

 

    一、宝带河的源头及流向
    纂修于清乾隆十三年(1748)的《淮安府志》,除了卷四之外,还在卷八《水利》中再次强调宝带河漂亮的形态,交代开挖于明万历年间(1573—1620)的这条河道,形如环带,三折回抱,故名宝带河。
    有关宝带河的源头、流向及所经桥闸,卷八记得颇详尽,如再对照绘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的《淮郡文渠全图》最南边的三折回环状河道来阅读,既可增加直观形象的趣味,也容易发觉记录文字的某些差异:
    宝带河(全图标注为“玉”带河):……起自杨家庙兴文闸,承运河分流之水,至巽方转北行,又往西过小吊桥(当地人称大吊桥)、马福桥北行,转东过大吊桥(当地人称小吊桥,依据是长度与高度均不及南边的吊桥)、龙王闸(当地人称龙光闸),抵龙光阁下,长流北鹜,过韩家桥,至联城东闸外接涧河,于郡城风水大利。
    二、如今只见两道河
    不过,如今我们只能见到两道河。附近居民把靠近城脚根的那道称为“涧河”,把南边的那道称为“耳洞河”。 他们未听说过什么“宝带河”,更不知道三折回环的形态,对宝带河发端于兴文闸也毫无印象,不知所终。他们一直认为耳洞河来源于西头里运河东岸的耳洞闸,刚涌出闸的水,经耳洞河北岸的地下涵洞,分流一部分给靠城涧河的西河湾。
    跟南城墙平行的这段涧河,东、西景观迥异。南门口以东的两岸,早就称涧河崖,方言读如“甘河捱(gān hé ái)”;南门口以西的两岸,各自被密集的住户拥为两条巷道,傍着南岸的称卫巷,傍着北岸的是粮行高度集中的著名的堂子巷。
    为寻觅涧河后来的起点——耳洞闸,从堂子巷向西走去,不时拐进巷南侧的支巷,看到的河码头普遍残缺,河道严重收缩。
    过了大半行程,便到了堂子巷与西长街南延长线的交叉口,涧河上新建的过街桥很宽,汉白玉护栏还未来得及刻上桥名。绕过栏杆北边的工程挡板继续西行,眼前突然开阔起来,两边旧店铺已经拆得差不多了。前方高大的亭状仿古建筑群非常显眼,那分明是新建的节制里运河水位的“南角楼闸桥”的4个桥头堡。左方显露出业已萎缩的涧河。走了大约150米,左方的涧河在距离桥头堡约50米的位置向南拐了个弯,真的趋向耳洞河了。                                
    三、耳洞闸与上、下兴文闸
    目的是寻涧河源头。欣赏了闸桥(另文《南角楼闸桥》介绍),赶紧转身离开,沿着大堤南行,走了大约300米终于见到堤顶靠河一侧的闸房,朝向路面的房檐上高高竖起两个红色立体大字——耳洞。
    那么,兴文闸究竟在哪里?与耳洞有什么关联呢?
    2001年版的《淮安市水利志》明确记载:历史上有两个兴文闸,一在“耳洞”南边(今化肥厂遗址稍南),全称为“上兴文闸石洞”; 另一个在耳洞北边(今西门大桥稍南),全称为“下兴文闸”。上兴文闸确实是宝带河的开端,兴建于明万历五年(1577);下兴文闸俗称矶心闸或响水闸,是文渠的开端,里运河改道西门之前可通船至西湖,如今是1978改进的样式。
    夹在上下两个兴文闸之间的耳洞,系民国二十年(1931)添建,初名“涧河耳洞”。难怪当地还有不少人把耳洞河也称为涧河。如今,为保证耳洞河与涧河充足水源,已扩大规格,并将原先的条石构件全部更换为钢筋水泥的。
    四、南门涧河段曾经的繁华
    老住户至今还津津乐道于往日这段涧河的热闹情景:里下河人驾着私家船,满载稻米、鱼虾、菱藕、紫萝卜、红草等特产,转道流均绿草荡、马家荡,再沿涧河溯流而上来到这里,首尾相衔停靠在珠市街东侧的“涧河崖”南岸(北岸是蔬菜地),甚至停靠到堂子巷南侧好多粮行的后院码头。卸完货就选购淮安的特产返回。街南新昌斋茶食店最后一任老板王庆成老人,讲述了里下河人在此落户的佳话:一个制作米面饼的阜宁手艺人,在王家南头定居下来,娶妻生子;两个阜宁姑娘为了留在淮安,也先后嫁给了他的两个儿子孙友富、孙友余;人丁兴旺的孙家,经营的项目,除了阜宁特色的米面饼之外,还增加了淮安特色的热糕。
    从实验中学退休的王群焰老师,清楚地记得解放初涧河通小轮船的情景。他小学毕业后到舅舅所任教的盐城中学读书,就是从贴近南门城墙的涧河北岸码头登船的。天刚拂晓,满载乘客的小火轮在汽笛声中起锚离岸,枕河人家的各种码头历历在目,渐次向后退去,公鸡啼鸣声此起彼伏,随着岸上人家的稀少逐渐消失……
    五、城门楼及大、小两吊桥
    昔日被宝带河护卫着的南门城楼,匾额有二:一为“迎薰门”,一为“簪花楼”。楼下的城门洞,正对着南门大街,要进出城门,必须经过偏西的瓮城。瓮城西侧的进出口,是较为矮小的城门洞,洞外紧贴着南北向的“珠市街”最北端。      
    城墙拆去60年了,珠市街跟东段的堂子巷一样,幸存至今。街两端的吊桥,一直流传在居民口中。目前处于街北端的木结构小吊桥,是今人恢复的仿古样式,还配有斜拉着的两根铁链。吊桥南岸,遗有三块石碑,已被今人重新镶入护碑墙。面北的两块呈竖式,各自镌刻于同治六年(1867)及公元2003年重修的年份;面南的那一块呈横式,镌刻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重修时。
    横向碑的款式比较罕见:右半边为“通济桥”三个正楷阴刻大字,左半边为纵行阴刻小字的碑记,近20行。开头几句是:“郡城南门外小吊桥,即古通济桥也。在乾隆时,府、县志书所载,本名大吊桥,与今邑乘所载不同。”可见196年前的光绪二十八年(1902)修桥先辈,已经注意到大、小吊桥的名称是互为颠倒的。碑记只提差异,不作匡正,甚至把乾隆时府、县志的提法称“本名”,也许考虑到先前重修时对形制规格的更改,留有待考余地。这种敬重历史、不轻易判断正误的严谨态度,是可贵的。该碑记对乾隆府志中“宝带河”名称未提只字差异,可见当时仍在流行使用。
    立碑6年后问世的《淮郡文渠全图》,对宝带河的三折回环形态,以绘图形式加以肯定;对大、小吊桥位置,也以地图标注的形式作了南大、北小的肯定。与6年前的碑记互证,令人欣慰。可是,宝带河的名称,标注为“玉带河”就让人费解了;对照同一年由陆军学堂学生利用经纬仪精确测绘的《淮安城市附近图》,文渠全图误差较大,竟将老城西门及水关位置北移得太多,将新城大、小北门标注得明显颠倒    错乱,使得借鉴参考的作用大打折扣。这令人沮丧的现象,反而促进我们对现存史料作深入的探讨与甄别。
    珠市街南端的大吊桥,拆于拓宽耳洞河的上世纪70年代。如今直对街口的桥爪位置,竖起电线杆,夹档安放着移动公司的宽带交换箱。住在附近的刘桂生老人说:这里是魁星楼下面的过道,魁星楼西边叫西坛巷,东边叫东坛巷,至于叫什么坛,他也说不清楚了;南岸基本是荒地,只是桥爪偏东有座地藏庵,与魁星楼隔河相望;桥爪最西头有一条接上运河大堤的马福街,街旁有十来家店铺。老人提到的马福街位置,与本文开头引用的乾隆府志记载相符,又多一个侧面印证了该府志的可信度。                         
    六、宝带河西弯道
    下了里运河堤,沿着耳洞河南岸向下游走去。没走多远,果然发现隔河北岸的涵洞,是分流给北边那条涧河的吧?正猜想着,又惊奇地发现:涵洞已被划进傍河而建的住宅小区内。
    小区大门开在西长街更南的延长线,名曰“运河嘉苑”。在门卫的证实与指点下,进入漂亮的嘉苑,欣赏到了原宝带河西弯道的形态。北岸涵洞口并非正对着小区内的闸房,表明地下涵洞是斜向的。涌出闸房的地表水流,才是从南向北正向的。河上架起了南、北两道相隔50来米的桥,让区内两条东西向的主干道分别从桥上通过。十几幢红墙楼房,被绿化带分割掩映,碧水贯穿其中,汉白玉桥栏点缀其间,形成小区内的独特风光。   
    小河流到小区北围墙就从眼前消失了,原来墙那边是城南粮库,如今已改制为省直属粮食储备库。1956年特意选址于此兴建的县级粮库,让大门朝向西边宽阔的里运河,腹部内藏横贯150米的南北向的宝带河的西弯道,为的是充分利用廉价的水上运输。那时,东南水网地区农民交公粮的小木船就是沿着涧河直入粮库的。后来水位下降,普及车载,将坡形河岸内收,改造成了砌石的墙形河岸,添置了两道桥。河面虽显得狭窄,但却异常整洁,至今仍然起着消防、排涝的作用。
    这道河再向北约50米裸露在菜园中间。登上小河西岸的原淮安酒厂酒精塔楼,俯视河道,亦十分养眼。因为菜园常年灌溉的需要,还搭建了一座简易小桥,根本不存在堂子巷段河道堵塞的问题。看来,无论小区集体拥有,还是企事业单位封闭专用,甚至是附近住户合用,只有充分利用,才是最佳的保护!
    上述三截是昔日弯道的活态遗存,跟光绪地图上弯道的缩微效果是有点区别的。现实中的“弯道”,只是两端各自缓缓地弯了45度左右,较长的中段还是比较直的。因为被充分、合理利用,景观比昔日更精彩!
    七、兴文闸与兴文河
    听说兴文闸遗址就在里运河大堤与1995年夯筑的入海道大堤交汇处的外侧,抱着能找到闸体遗存物的一线希望,特意骑车前往探寻。从耳洞闸前的大堤向南骑行,架在大运河上空闻名遐迩的水立交地标性塔式桥头堡,越来越靠近了。
    前行了约300米,刚越过大堤东侧的化肥厂大门,终于看清楚了与该堤作L形连接的入海道大堤横亘面前。巧遇两位登堤散步老人,他们是仍然住在化肥厂宿舍的老职工。从他们口中得知兴文闸已在三年前重建过;还意外得知:从闸下过堤涵洞流出来的水,被当地人称为“兴文河”,它可是宝带河最南边的一根飘带啊!
    请67岁的李正康做向导,很快见到改建的粉墙蓝瓦的房型兴文闸,只及耳洞闸的一小角,象征性而已,无须指责;遗憾的是没有文字显示闸名,更无碑碣说明,好在可以补救。
    兴文闸外侧的运河之上,刚刚通过水立交巨型水槽的船只,满载大宗货物,披着霞光竞相北行,一派生机。我问老李见没见过清江浦段的里运河文化长廊,慨叹这里续建长廊的步子太小。老李安慰我,3年前已着手建了,说着带我钻进闸旁芦苇丛,用脚扫开枯枝败叶,暴露出大瓷砖铺就的地坪,热情指点临河的仿古亭榭及沿着岸边的长栏杆。尽管也还有模有样,可惜只是一方小游园的规格。
    向北移步欣赏,可看到大运河(1960年开挖,以最短的路程通达淮阴杨庄,隔二河跟中运河相接)与里运河分流的壮观:分开水流的箭形夹堤端点,挺立着一座现代化的海事大楼,犹如中流砥柱!尽管观察的立足点已非园林,略显荒凉,然而美妙的开发前景不会太远。
    两人返回兴文闸,转身观看兴文河头。再拐弯走上入海道大堤。回望从兴文闸引出的兴文河,分明遭大堤阻隔,真的只剩下“河头”残迹了。
    著名的苏北灌溉总渠,在地图上的走向,是由西南的洪泽湖斜向东北的滨海县入黄海的。原本东西向的宝带河最南一段的兴文河,绝大部分被裹进了紧贴着总渠北岸、宽达750米、深约4.5米的入海道,是极其自然的。
    当年拓宽入海道,按300年一遇的洪水设计,除了为排泄特大洪水才逐段开闸漫滩、解救淮河上游困境的特殊情况,平素是鼓励当地农户在河床种植农作物的。面对入海道底部一望无际的葱绿麦苗,还有那夹杂其间的积水沟、塘的反光,一簇簇金黄的芦苇,我陶醉了:与其说古老的兴文河为泄洪而献身,不如说包括兴文河在内的沟、塘、芦滩等旧迹,已获得了新生!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