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淮安方言 > 孙悟空讲的淮安话

孙悟空讲的淮安话

2014/9/13 17:25:26    作者:刘怀玉    阅读:5781    评论:0

  百回本通俗小说《西游记》中运用了大量的淮安方言,这是证明吴承恩是这部书作者的重要证据之一。这个问题在200多年以前已经被人们注意到了。乾隆年间,吴玉搢在他著的《山阳志遗》卷四中指出:
  (《西游记》)书中多吾乡方言,其出淮人手无疑。
  阮葵生在他的《茶余客话》卷二十一中说:
  观其中方言俚语,皆淮上之乡音街谈,巷弄市井妇孺皆解,而他方人读之不尽然,是则出淮人之手无疑。
  吴、阮二人的说法后来为丁宴所继承。此后,清桐乡人陆以湉的《冷庐杂识》,近人邓之诚的《骨董琐记》等,也都因袭了这个说法。到了鲁迅先生指出《西游记》的作者是淮安人吴承恩以后,这个问题再没有人提起了,而且似乎也没有提出这个问题的必要了。但是,吴玉搢、阮葵生等人的说法,并没有多少说服力。因为他们没有进行正面论述,没有具体地指出,哪些是淮安“吾乡方言”,哪些方言是外乡人不尽理解的。
  现在,就让我们来听听孙悟空讲的淮安话。这些话当然不全是孙悟空所“讲”,也包括对他行为举止的描述词语等。我所使用的《西游记》的本子,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1980年重排本。
  [演]
  行者随往后面,演到厨中,锅底上摸了一把,将两臀擦黑,行至前边。(第34回)
  “演”就是悄悄地,乘人不注意的时候走到某处的意思。“演到厨中”就是悄悄地走到厨房中。《西游记》中“演”字作这个意义用的有好几处。
  [撮]
  八戒道:“哥哥,不消商量,我们到那没梆铃,不防卫处,撮着师父爬过墙去罢。”行者笑道:“这个不好;此时无奈,撮他过去,到取经回来,你这呆子口敞,延地里就对人说,我们是爬墙头的和尚了。”(第77回)
  “撮”就是提起、托起、帮扶的意思。例如,两个人面对面一同将笆斗提起放到一个人的肩膀上,这个动作叫“撮”,将人托起使之爬到高处,也叫“撮”,帮人做事叫“撮忙”,帮人做点小事叫“撮打”。
  [攀]
  八戒道:“哥啊……你是定不肯挑,但师父骑的马,那般高大肥盛,只驮着老和尚一个,教他带几件,也是兄弟之情。”行者道:“……这都是各人的功果,你莫攀他。”(第23回)
  认为自己比别人做得多,比别人劳苦,要求别人同自己一样地去做,淮安方言叫做“争较”、“攀”或“攀较”。
  [软]
  行者道:“你莫诡诈欺心软我欲为脱身之计。果然是要保护唐僧,略无虚假,你可朝天发誓,我才带你去见我师父。”(第19回)
  “软”就是软化、使之心软的意思,通常又常说成“软款”:
  他将书摺了,留在袖中,又软款唐僧道:
  “师父,我也是跟你一场,又蒙菩萨指教;今日半途而废,不曾成得功果,你请坐,受我一拜,我也去得放心。”(第27回)
  [带]
  那些老儿,正然洒乐。这行者厉声高叫道:“带我耍耍儿便怎的!”(第26回)
  这里的“带”字并非带领的意思,而是同意接受参加的意思,“带我耍耍”就是让我同你们一起耍耍。
  [畜]
  行者道:“我才进来时,那右手下有一重小门儿,那里面秽气畜人,想必是个五谷轮回之所。你把他送在那里去罢。”(第44回)
  淮安方言中“畜”读[SU],入声。义为刺鼻难闻的气味熏人、呛人,“畜”、“旭”在淮安方言中同音,故第六十七回亦写作“旭”:
  行者与八戒,一齐赶来,忽闻得污秽之气旭人,乃是七绝山稀柿衕也。
  [抉]
  大圣夺过如意钩来,折为两段,总拿着又一抉,抉作四段,掷之于地。(第53回)
  淮安方言中“抉”读[trl]或[drl],入声。用手将棒子、枝条折断或扳弯的动作叫抉,但被折断、扳弯的东西必是硬质的,折断软的东西如绳子、布条、链条等则不能叫抉。
  [左]
  八戒笑道:“哥哥,你担干事,就左我们。”行者道:“如何为左你?”(第31回)
  淮安方言中“左”当“抓”讲,常用在争夺、争打时,抓住别人衣服,就说成左住别人衣服。亦可作抽象意义使用,“左住我们”,就是孙悟空拉住猪八戒一起做事。
  [犯对]
  行者道:“你看你说的话!不是他吃了,他还肯出来招声,与老孙犯对?”(第15回)
  “犯对”就是作对、顶撞的意思。例如,甲说话或做事,乙总是出来反驳、挑剔、指责,甲就说乙:“我做事总要你来犯对干什么?”,第三者则说:“乙老是跟甲犯对。”
  [识耍]
  行者笑道:“你那老儿,年纪虽大,却不识耍。我把这话儿哄你一哄,你就当真。”(第18回)
  “识耍”,就是经得起开玩笑,开玩笑不恼,不变脸,俗又说成“识顽”。反之,“不识耍”就是把开玩笑话当成真的,与人争执。有时也用于调侃,如:
  行者笑道:“兄弟,实不瞒你说,“自从降了黄风怪,下山来,这个把月不曾耍棍,我见你和他战的甜美,我就忍不住脚痒,故就跳将来耍耍的。——那知那怪不识耍,就走了。”(第22回)
  这里的“不识耍,就走了”,是把与沙僧相斗说成“耍一耍”,即开玩笑,把沙僧败走说成开玩笑恼了,不肯再与他们开玩笑就走了。这就是吴承恩的诙诸笔法。
  [贯脓]
  (孙悟空)自家心焦:“晦气!晦气!这颗头今日也不济了!常时刀砍斧剁,莫能伤损,却怎么被这金光撞软了皮肉?久以后定要贡脓。纵然好了,也是个破伤风。”
  (第73回)
  “贡脓”就是化脓,淮安方言中又称为“鼓脓”。
  [安、圆气]
  行者道:“大凡蒸东西,都从上边起。不好蒸,安在上头一格,多烧把火,圆了气,就好了,若安在底下,一住了气,就烧半年也是不得气上的。……”(第77回)
  “安”就是安放,多用于锅、炉、笼等炊具方面。例如:“把锅安了再去”,就是将锅放在炉子上,让炉子烧起来,然后离开。“锅里安上水”,就是在锅里放好水。蒸煮食物时,火功足了以后,食物内外熟透,在锅盖四周冒起腾腾的白色水蒸气,这种现象俗说叫气“圆”了,或说“圆气”了。平时人们习惯看锅气圆未圆来判断食物熟木熟。
  [走动些]
  行者道:“那所在不是观宇,定是寺院。我们走动些,到那厢方知端的。”(第24回)
  在某些动词后边加上“动些”二字,便加重了动词的语气,使之有迅速进行的意思,这是淮安方言中一个特殊现象。“走动些”就是“走快一些”的意思,《西游记》常这样使用,如第33回:
  行者道:“师父莫虑,且请上马。那呆子有些懒惰,断然走的近慢。你把马打动些儿,我们定赶上他,一同去罢。”
  “打动些”就是把马打得快些走,“趱动些”就是把马赶快些。
  [ ]
  行者道:“管他甚么转风不转风,且走路。”因此,遂都无言语,恨不得一步 过此山。(第40回)
  “ ”在淮安方言中读Cà,就是“跨”的意思。将两腿分开站立叫“ 开腿”,向前迈开一步,叫“ 一步”,走几步,叫“ 几步”。迈大步跨过障碍叫“ 过去”。第38回:“行者举步 入”,就是行者迈步跨入御花园的门内。
  “ ”有时写成“蹅”。例如:
  维河架海还容易,独木单梁人怎蹅!
  [哈话]
  行者道:“老儿,莫说哈话,我们出家人,不走回头路。”(第20回)
  淮安方言称说话做事没分寸,用钱大手大脚没算计叫“哈”,“哈话”就是没有分寸、不中听的傻话。“哈”读hǎ。
  [没头蹲]
  八戒道:“到水了!”行者听见他说,却将棒往下一按。那呆子扑通的一个没头蹲,丢了铁棒,便就负水。(第38回)
  跳水或被推入水时,全身下沉,水深过人长,连头部都急剧沉入水中,淮安方言叫“没头蹲”,在口语中,“蹲”常音转为“端”。
  [磕头]
  那怪转过眼未,看见行者咨牙倈嘴,火眼金睛,磕头毛脸,就是个活雷公相似。(第18回)
  “磕”就是向前突出,“磕头”形容人面部脑门子向前突出,俗称“磕头脑子”。河岸边很陡,上层向外突出,无法作天然码头,称这样的地方为“磕头坂子”。《醒世恒言》第十一卷《苏小妹三难新郎》中,描绘苏小妹的面貌说:“额颅凸出,眼睛凹进”。这种面貌在淮安方言中就称之“磕脑门洼眼睛”。这里的“磕头”是形容孙悟空的猴头向前突出的样子。习惯上又常说成“磕额头”或“磕额”。
  第44回:那大圣:磕额金睛幌亮,圆头毛脸无腮。
  [烂板凳]
  行者道:“老孙比在前不同,‘烂板凳,高谈阔论了’,如今保唐僧,不得身闲。容叙!容叙!”(第16回)
  淮安方言中,称谈闲话没完没了,坐着老不想走的行为,或称有这样习性的人叫“烂板凳”,盖因坐的时间长,竟能坐烂板凳,是极为夸张的形容。似此构词方式的方言词还有“烂马子”(指喜长时间坐马桶的坏习惯),与《何典》中第三回的“烂屁股”一词义同。
  [刺闹]
  行者(变成的虼蚤)爬上那圈子,又咬一口。那怪睡不得,又翻过身来道:“刺闹杀我也!”(第52回)
  身上受到汗水、脏物、虫咬、草刺等刺激感到不舒服叫“刺闹”。另外,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再用不好听的话会刺激,也叫刺闹。这个词也经常说成“刺刺闹闹”。例如描绘生活懒散的叫化子的俗语云:“铺棉被,盖棉被,刺刺闹闹不好睡;铺稻草,盖稻草,一觉睡到早饭好。”
  [踢天弄井]
  我老孙也捉得怪,降得魔,踢天弄井,都晓得些儿。(第20回)
  “踢天弄井”形容本领很大,什么事都会干。
  [得些]
  行者道:“不瞒师父说,我老孙五百年前,据花果山称王为怪的时候,也不知打死多少人;假似你说这般到官,倒也得些状告是。”
  (第14回)
  “得些”在陈述句中,表示“得有很多”即“需要很多”的意思。通常又可以说成“得一块子”。“得些”这个词又多用于反问句中,意为“得有多少?”。故又可说成“得多少”。
  除了这些“孙悟空讲的淮安话”,《西游记》中的其他淮安方言,相信读者也不会陌生。如:[告诵]、[把家]、[把滑]、[选剥]、[没得]、[草科]、[嫩刮刮]、[骨冗骨冗]……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