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典藏资源 > 诗文楹联 > 刘伶台记

刘伶台记

2015-2-12 10:17:43    作者:阮晋(清)    阅读:3247    评论:0

    去城东十五里,望之绵亘而蜿蜒者,即黄河故道也。河北徙堤存焉。堤之两翼,居人数十家,庐舍相比,酒帘摇荡,多以染织为业。堤之南一里许,苍荫茂密如雨盖,数百柄簇拥攒挤,初疑其为松荫状,询土人则樱桃园也;堤之西,方塘百顷,菱芡交翻,芙集万本,渔人弄篙,童子戏水。往来堤上者,红白缭目,香风扑人,多为之小憩而不忍去;堤之后有古寺,寺之后有敞亭,亭之栋有小额曰:“晋刘伶先生墓。”亭中央供泥像二,左伯伦,右杜康[1] ,二君时地不同,萍藻一室,其殆以酒作合乎!伯伦衣绿衣,著晋人巾,手执酒杯,侧视杜微笑,若有品论其术之妙者然。嗟乎!古今来多怪先生以酒死,吾谓先生非酒则一日不能生。盖魏晋之际,达人君子,无方寸容身之地,如嵇叔夜[2],如郭景纯[3],如谢康乐[4],稍露其锋芒,皆不能免。吾家嗣宗[5]纵酒昏酣一睡六十日,而后保其终,此先生之所以极饮痛醉。而建威之罢[6],人始指之曰无用,曰无实。惟无用无实而遂得以自全。予故曰:“先生非酒则一日不能生。”或曰七贤多产于河内[7] ,淮焉得有其墓,将毋以向子期[8]之山阳为山阳乎?然吾考先生,沛[9]人也。沛去淮阴百余里,牛眠之地,即其鹿车之所至,夫孰从而知之,请证之博古之君子。

    【作者简介】阮晋.字鹤缑,,清顺治秀才,以博学鸿辞征,不赴,为望社主要成员,著有《自吟亭诗集》,辑有《同社唱和录》。大诗人查初白为其诗作序云:“其志洁故其神完,其品高故其词简。”阮氏为山阳文学世之一,科第蝉联,代出名人,阮应商、阮学浩兄弟,阮芝生、阮葵生兄弟,至辛亥烈士阮梦桃,皆是其后人。
  【写作背景】淮安郡城东乡有刘伶台,祀西晋刘伶。伶字伯伦,“竹林七贤”之一,沛人。曾任建威参军,强调无为而治,被认为无用而罢免。性嗜酒,作《酒德颂》。常乘鹿车,随意所之。使人携酒荷锸相从,谓曰:死便埋我。台在唐代即存,许用晦有诗云:“刘伶台下稻花晚,韩信庙前枫叶秋。”明清之际,刘伶台因淮安酿酒业兴盛而名尤著,成一大聚落。台位于淮安城东淮河边,后黄河夺淮,播季驯筑草湾新河后,此处淮(黄)河称“黄河故道”。时有人对刘伶祠墓何以在山阳提出疑问,阮晋作此文解释。
  【注释】[1]杜康:中国神话传说中造酒之神。[2]嵇叔夜:即嵇康,字叔夜,谯郡人。三国魏文学家、思想家、音乐家。娶魏宗室女,官中散大夫,为“竹林七贤”之一。后遭钟会构陷,为司马昭所杀。[3]郭景纯:即郭璞,字景纯,东晋文学家、训诂学家,河东闻喜人。喜阴阳卜筮之术。初为著作左郎,后为王敦记室参军,敦欲谋反,令郭卜诬,郭谓其必败,为敦所杀。后敦败,晋室追赠郭为弘农太守。[4]谢康乐:南朝宋诗人,河南太康人。晋时袭封康乐公,故称谢康乐。入宋曾任永嘉太守、临川内史等职,后被杀。其诗大多写绍兴、永嘉、庐山等地山水名胜,开文学史上山水诗一派。[5]嗣宗:即阮籍,字嗣宗,陈留尉氏人。三国魏文学家、思想家,曾为步兵校尉,故称阮步兵。“竹林七贤”之一。与当权的司马氏若即若离,蔑视礼教,常用喝酒的办法在当时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保全自己,有“一睡六十日”之说。本文作者阮晋因和阮籍同姓,故称“吾家嗣宗”。[6]建威之罢:指刘伶被人视为无用无实而罢掉建威参军职务。[7]河内:古地区名,指黄河以北的冀州、焦作等地。[8]向子期:即向秀,字子期,魏晋时期文学家、思想家,河内怀地人(今属河南省)。“竹林七贤”之一。官黄门侍郎、散骑常侍。著有《思旧赋》等很有名。赋中提到的“山阳旧馆”,其地在沛[9]沛:地名。此处指刘伶故里沛国,治所在今安徽濉溪西北。其边缘距淮应在三百里之外。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