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老字号 > 郑记茶馆

郑记茶馆

2016/4/12 15:43:20    作者:蒋宝龙    阅读:4063    评论:0

    老人们回忆,清末民初板闸有五六爿茶馆,茶馆供应早茶、点心等多种小吃,有钱人早晨喜爱上茶馆吃早点、喝茶,条件一般人也隔三岔五地买些特色点心回去,全家人享用。
  开茶馆是很辛苦的事,起五更睡半夜。头一天晚上要和面发酵,准备第二天早上蒸包子用。最花时间的是包粽子。他们一大早起床第一件事是烧水、做各种馅子,蒸包子、煮粽子、擦茶桌、洗茶具,擦凳椅,窗明几亮,好让客人进来看上去干净利爽,一尘不染,坐下来有一种愉悦的心情,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茶馆的竞争一定程度上靠环境、桌椅、茶几等硬件,西街五帝楼郑荣喜茶馆,用的全是红木、花梨木桌椅,精工细作,所以他家生意特别兴隆。
  郑记茶馆,开设于清朝末年。郑家人丁兴旺,子嗣兄弟五个,妯娌五个,男丁忙前堂,女人忙后作。男人在前堂沏端茶、倒水、上点心,招呼客人,女人在后作刷锅洗碗,择菜打扫卫生。郑家这妯娌五个,每天傍晚就开始包粽子,直包到深更半夜,辛苦无比。但他们苦中有乐,每天包粽子比数量,搞竞赛笑话连篇,甚是热闹。由于郑家人手众多,形成一体,再加上地理位置极佳,处于西圩门进板闸的必经之路,在板闸他家生意最好。
  经营多年的郑记茶馆,有过一段感人的故事。淮阴王营西坝有一位做中药材商人叫程玉,有一天上午程玉来到板闸李国成天寿堂中药房结账,累计结得现洋54块。将钱装进口袋钱褡子,往肩上一搭,中午在玉乐菜馆要了一壶酒,炒了两个菜,吃的酒足饭饱就往回赶路。刚走到板闸西后街五帝楼郑记茶馆门口,看天色尚早,就拐进郑记茶馆开个里间,要了一壶茶边喝茶边稍作休息。不想赶路太累,再加上酒劲兴上来,迷迷糊糊睡着了,天色将晚,赶紧抓起随身物品出了茶馆,撒腿就往淮阴王营西坝赶。走到板闸闸口,突然摸到钱褡子不在肩上,惊出一身汗。细想起来可能是在茶馆喝茶睡觉忘记拿了。说声不好,撒腿往回飞奔,找自己的钱褡子。
  郑记茶馆到了晚上,茶客逐渐散去,自家忙着打扫准备吃晚饭打烊。郑家二少爷郑洪友突然发现里间拐角坐凳上有一个钱褡子。拎起来一掂还不轻,赶紧禀报父亲郑荣喜。郑荣喜拎过来一掂,着实不轻,心想肯定是哪位茶客落下的,这么多钱丢了,弄不好能闹出人命来。他赶紧把钱褡子锁进柜台,吩咐暂时不要关门打烊,静等这位丢钱人来找。
  时隔二时许,果然有个人急得满头大汗,一进门就扑通下跪磕头大喊救命。老板郑荣喜不慌不忙将来人扶起,问:客家,下跪何事?这位汉子哭诉着说:自己的钱褡子丢了,内有54块大洋,求问老板打扫里间是否捡到?郑老板见他钱数说的对头,一边安慰他不要着急,一边从柜台里取出钱褡子说:中年人,你先数数这54块大洋看钱少不少……这位丢钱的汉子数了钱后,再次扑通向郑荣喜面前一跪,连磕响头说:千恩万谢郑老板一家, 救了我一家人的命啦!说着他抽出10块大洋,给郑老板作酬谢金。郑老板双手一摆说,不用了,都是生意人,以后出门多加小心才是啊! 
  这位汉子定了定神,自我介绍说,我叫程玉,家住淮阴王营西坝,是做药材生意的,板闸几家中药店都是我的老客户。郑老板点点头,见天已定更说:你回家里急不急?若不急就在本茶馆住一宿,明早再回去,带钱
  在身走夜路不太安全啦?程玉点头称是,于是,就在郑记茶馆住了一宿。翌日清晨,程玉千恩万谢地谢别了郑记茶馆的郑荣喜老板,回家去了。
  没过十天,程玉挑一黄道吉日,备一份厚礼送到郑记茶馆,向郑老板行三跪九叩之礼,求郑老板收他为义子。郑老板笑而不依,哪知程玉却长跪不起,不答应就不起来。此举惊动了板闸三家中药店的老板,亦轰动了板闸的七街八巷,交口称赞郑老板拾金不昧的义举。在天寿堂老板李国成再三劝说下,郑记茶馆郑荣喜老板才松口说:“好吧,难得你一片真心,我就收你为义子,以后我们就当亲戚走动吧。”这段佳话在板闸流传多年,郑记茶馆也因此成为板闸茶馆业的龙头老大,生意越发兴隆。
  板闸五六家茶馆,不仅是喝茶的场所,还是一个调解民事的好地方。哪家有矛盾纠纷,邻里吵闹打架,买田卖地,买房卖房,都会跑到里茶馆解决,像是一个民事调解所。其中万庭良、薛大牛、陈三九、周玉清等老板,都是板闸有头有脸、能说会道、压住阵脚的头面人物。他们都有平息事端,化解矛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能力,促成交易却不取分文。因此,茶馆成为保板闸一方平安兴旺的绝佳场所。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