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古代史略 > “精湖滞舟”事件与“山阳始现”

“精湖滞舟”事件与“山阳始现”

2019/2/11 14:47:54    作者:祁宏    阅读:230    评论:0

    公元225年,魏文帝曹丕最后一次讨伐东吴失利,只得从长江边沿邗沟撤兵,然而麻烦来了,曹军勉强撤退到精湖附近时,湖水将尽,舟师进退两难,此即“精湖滞舟”事件。《三国志•蒋济传》对此记叙为:“战船数千皆滞不得行。议者欲就留兵屯田,济以为东近湖,北临淮,若水盛时,贼易为寇,不可安屯。帝从之,车驾即发。还到精湖,水稍尽,尽留船付济。船本历适数百里中,济更凿地作四五道,蹴船令聚;豫作土豚遏断湖水,皆引后船,一时开遏入淮中。帝还洛阳,谓济曰:‘事不可不晓。吾前决谓分半烧船于山阳池中,卿于后致之,略与吾惧至谯。又每得所陈,实入吾意。自今讨贼计画,善思论之。’”
    大致意思为:几千条战船都停滞在水中不能前行,有人建议就在那里留下士兵进行屯田,蒋济认为这个位置东边靠近湖水,北边面对淮河,如果到了水盛时,东吴兵很容易前来骚扰侵犯,不是安营屯田的好地方。文帝听从了蒋济的意见,在精湖时,文帝把船留给蒋济,自己率主力部队从陆路先行撤退。那些船只当时散置在几百里长的河水中,蒋济开凿了四五条通道,将船聚拢,又事先筑起土墩阻断湖水,当把水从长江引过来后,一下子拆掉土墩,船就被积水推进淮河中,所有船只得以顺利返航。文帝回到洛阳,对蒋济说:“有件事不可不让你知晓,我原先决意在山阳池中烧掉一半船只,而在您的运筹下居然一只船只也没有受损,基本同时和我一起撤退到谯县。每次看到你的条陈,大多合于我的心意。从今以后有关讨伐东吴的计划,还请您多提宝贵意见。”
    蒋济是江淮地区人,很懂江淮的人文地理,所以在和曹氏父子相处时能多次发出正确的预警,并利用他对本地水利知识充分了解,避免了曹魏更大的损失。曹丕对蒋济说的“自今讨贼计画,善思论之”,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可惜说完这话之后几个月,曹丕就病死了,又23年后,已贵为太尉的蒋济因对大将军曹爽这样的小屁孩专权不爽,和司马懿合力埋葬了曹氏政权。
    《三国志•蒋济传》这段记载给我们提供了如下重要信息:
    一、数千艘战船搁浅在邗沟(精湖为邗沟的一段)说明经过陈登修凿改道后的邗沟水还很不稳定,受季节和雨水影响较大,通航并不是那么方便。
    二、这段文字点出了三国时期淮安周边情况,即“东近湖,北临淮”。乾隆《淮安府志》云:“山阳池亦曰精湖,夫一湖之内而可行战舟数千艘,蒋济又为凿地四五道,其宽广可知。”曹丕所说的山阳池即精湖,当时的山阳池很宽大,并且它的东面还有大湖,北边又有淮河。可见三国时期,今淮安周边为大河大湖所环绕。
    三、此段文字是目前能查到和今淮安相关的“山阳”二字第一次出现于史籍中,后来东晋年间在古末口北神堰附近设立的新县城之所以取名为“山阳县”,历来主流史家意见是因为该县临近“山阳池”,在山阳池之北。目前广为流传的“山阳县因在钵池山之南而得名”说法因缺少史料支撑,因而质疑声不断。乾隆《山阳县志》:“至于寰宇内山阳凡四:在河内者,太行山之阳;在兖州者,泰山之阳;在陕西者,商山之阳;其淮安山阳,或谓指钵池山而言。予谓太行、泰山、商山,乃天下名山。钵池山,一阜耳,安得指此名县耶?”作者对比了其它几个叫山阳的地方,都是在大山之南,钵池山显然偏小。因而,以阎若璩的“盖以水名为县名者”为代表的论断,即山阳县是因为当初境内有山阳湖而得名,是历来史家普遍认可的说法,这和解放后新成立的洪泽县因洪泽湖得名类似。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