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浅析故乡淮安对关天培的影响

浅析故乡淮安对关天培的影响

2019/7/31 15:34:40    作者:祁宏    阅读:351    评论:0

    乡土是英雄生命之基, 能量之源,英雄与其所生之地,所饮之水之间存在着血肉联系,英雄的行为及斗争都是为了保卫故土和维护国家民族的尊严。关天培正是这样的一位英雄,他的人生每一步乃至终极人生抉择都与生他养他的故土淮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故乡淮安的河海视角助飞关天培的海天梦想
    留意关天培的仕途轨迹会发现,他起步于漕运,腾飞于海运。关天培二十四岁时被任命的第一个官职正是和漕运相关的九品漕督右营把总,到四十四岁时他已升任正三品的川沙营水师参将。凭借自己的实干精神关天培在二十年里升了十二级,然而仅仅靠这些尚不足以引起道光帝对他的关注,真正把他推到道光帝面前并使其大放异彩的是海运的重启。
    明清时期的漕粮运输除了在短时期内曾尝试过海运外,多以河运为主。清中期以后,河运的弊端越来越凸显,河道的淤塞、人工的巨大耗费外加沿途官员的徇私枉法层层克扣,便使漕粮海运的话题再次被提出,然而海运一经提出就遭到既得利益者们的强烈反对,他们坚持认为“海运险远多失亡”,朝廷里一时争论不下。道光四年,洪泽湖在高家堰处决堤,运道被冲毁,河道受阻直接导致漕粮无法按时运往京师,海运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对于这次海运,道光帝让陶澍等人负责。陶澍第一次组织海运,必须要有个十分可靠的前方总指挥,就在他为难的时候,关天培“不避毛遂之嫌,力请身任”。凭借过人的胆识,屡建奇功的经历使得关天培成为此次海运的督运官,挑起了护送漕粮的重任。海运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遭遇过台风暴雨及觊觎漕粮的海盗,然而高站在猎猎作响的“关”字大旗下的关天培最终战胜了以上种种困难与险阻。此次漕粮海运的成功使得道光皇帝龙颜大悦,从此对关天培青眼有加。
    关天培在此次海运中所展现的使命感与领导力以及他对航道水情的了解,季风的掌握,很大程度上源于故乡水土乡情对他的哺育。淮安明清时期是河、漕、盐东南三大政的枢纽重地,朝廷在此设立漕运、南河两位总督,城市繁荣达于极盛,府城、河下镇、板闸镇和清江浦镇组成绵延数十里的巨大带形城市圈。易为人们所忽视的是淮安还是个典型的沿海城市,拥有数百里的海岸线,这里曾是新罗人进贡中央政府的通衢大道也是倭寇侵扰内地的海上捷径。如府志所言:“(淮安)跨淮南北,沃野千里,淮泗环带于西北,湖海设险于东南,怀维扬而徐吴越,引汝沛而延齐鲁,水陆交通,舟车辐揍,诚南北之襟喉,天下之控扼 。”兼具河海之便的淮安,赋予了这里的人们既有河的灵性与开放又有海的深沉与坚守的底色,他们为文可以写出包罗万象如《西游记》一样的皇皇巨著,从武则可以战必胜攻必取打出一番新天地。和一般武人不同,关天培从小就“读儒书”受过较为严格的文化训练,青年时期考上了需要相当文化储备的武秀才。关天培曾说,我不学吟诗作赋,只学上奏章行公文,这才是实用之术。每次上奏章行公文时,关天培和一般武将请人代笔不同,他事必躬亲,亲自执笔,写出的奏章往往行文流畅,少了文人的佶屈聱牙,多了军人的爽朗直率之气。关天培有毛遂自荐的勇气,也与故乡淮安早早给予他的海洋知识熏陶有关。关天培家的隔壁就是淮安府学,里面聚集着淮安府六县的青年精英,面对乾隆以来越来越凸显的海防问题,府学中的佼佼者们已经开始关注海防并自发地举办各种海防主题的小型沙龙。同时淮安府城的里还生活着一批熟悉海汛海潮拥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老水手。这些都让关天培对大海有种天生的亲近感,而不会如一般武将那样谈海色变。
    淮安这样的中心城市也更容易让生活在这里人拥有大格局,大梦想,关天培除了拥有武将们常见的崇尚忠义情结外,更有冷静思考高瞻远瞩的军事家素质,这点在他的《筹海初集》里体现最明显。《筹海初集》是关天培亲自动笔写于广东任广东水师提督期间的军事作品,比较全面的展示了关天培关于海防建设方面的军事思想。在书中,关天培一再强调要加强海防建设,对侵略者不能心存幻想,他力主对侵略者实行强硬对策,不主张妥协,认为这样才能使侵略者不再有胆量对我国海防进行挑衅行为,日后的正反两方面实践经验教训都证明关天培的海防思想是有相当的远见卓识的。
    二、故乡前辈给皇帝留下的良好印象,对关天培仕途上的化蛹成蝶起到关键作用
    终清一朝,淮安府一甲进士共三人,分别是顺治年间的榜眼盐城人孙一致,乾隆年间的榜眼山阳人汪廷珍和李宗昉师徒。在道光年间山阳县共有三人做到一品大员,为汪廷珍、李宗昉及关天培。这三人出生年为:汪廷珍是1757年,李宗昉是1779年,关天培是1781年。值得注意的是道光帝旻宁是1782年生人,因此单从年龄上讲,李宗昉、关天培及道光帝算是同龄人,汪廷珍比他们大一辈分。关天培还没有中秀才时,汪廷珍和李宗昉早已是名满天下的榜眼了。关天培在年轻时很容易察觉到故乡近年在举业上的勃勃生机,由于自己的秉性及家庭出身,他没有选择读书科举之路,而是选择了从武参军,但这并不影响他感受汪廷珍和李宗昉人格魅力及他们对故乡后进的关心,汪廷珍和李宗昉与故乡士大夫们的良性互动,关天培也屡有耳闻。
    汪廷珍一生担任过很多官职,但任上书房师傅最久,期间对后来的道光帝旻宁更是尽心启迪。道光帝登极后汪廷珍也积极献策,这些都给道光帝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道光帝会把很多重要的事情特别是淮安府范围内的事交给自己的师傅去做。道光四年洪泽湖高家堰决堤,阻碍了漕运,道光帝“以廷珍生长淮、扬,命偕尚书文孚往勘,劾河督张文浩、总督孙玉庭,谴黜有差。”道光帝后来这样评价自己的师傅汪廷珍,“授师傅以来,倍加勤慎,使朕通经义,辨邪正,受益良多。自朕亲政后,畀以左都御史、尚书之任,均能称职,师道、臣道可谓兼尽矣。” 李宗昉一生也已办事勤慎著称。道光帝向来对于汪廷珍和李宗昉的同乡兼师生关系心知肚明,从这对师生中他看到江淮人士忠肯勤勉的优良品质,这让道光帝对山阳人好感倍增。关天培海运的成功使得这位山阳武人逐渐进入了道光帝的视野,此后不仅多次对关天培进行嘉奖,还多次召见他,以表示自己的惜才之心,倚重之意。在不断的接触中,道光帝感受到了关天培身上既忠诚厚道又颇具儒将风范的一面,认定此人堪为大用,于是决定对关天培“闲时厚待,危时重用”。在道光帝的直接关心下,关天培很快晋升为江南苏松镇总兵,此处美丽富饶又离关天培的家乡淮安不远,道光帝对关天培不可谓不厚爱。
    道光十四年(1834),“英兵船二只,越过虎门各炮台,直抵黄埔,守台官不能御,乃燃空炮以拒之”。时任广东水师提督李增阶“疏防落职”,道光帝急需委派一名忠勇实干官员整顿南国海防,他想到了关天培,于是关天培于当年10月接到圣旨受命出任广东省水师提督。关天培到广东后没有让道光帝失望,他“公务无分巨细,事事尽心”,本着“守备为本,以逸待劳,以静制动”的原则,首先认真整顿海防,仔细“检阅洋图,摘查文卷”,接着“选带将备二员”,“亲历重洋,遍观厄塞”。 广东水师官兵在他的精心训练下“将弁谙于将令,士卒习于波涛”。
    三、故乡的英雄文化对关天培终极人生抉择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淮安是个英雄辈出的城市,历来崇文又尚武,既有文状元沈坤又有武状元叶允武,淮安府推官曹于汴曾创立鹰扬会,罗致武林健儿,学习兵书,练习射击,使府城尚武风气大盛。关天培从小就非常喜欢听家乡英雄韩信、张孝忠等人的故事,对他们充满着强烈的崇拜之情,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他们那样顶天立地的英雄。
    1.“胯下桥”遗迹告诉关天培为了大义必须要有忍辱负重的精神
    最迟在明中期,淮安城内外已遍布各种纪念韩信的建筑,其中离关天培家最近的是韩侯祠与胯下桥,距离都不过一里。韩信为成就大业而忍受胯下之辱一直在故乡传为美谈,关天培同样具有超人的忍辱负重精神,不能不说是受了韩信的影响。鸦片战争正式爆发后,大角、沙角炮台相继失守。投降派官员琦善为推脱罪责,将炮台的失陷归罪于关天培。朝廷便以“平时督率无方,临时又仓皇失措”的罪名,革去关天培的官阶顶戴,“令戴罪立功”。这对于视荣誉高于生命的关天培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让他充满屈辱感,而关天培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把个人的荣辱置之度外,他忍辱负重继续抗强敌,誓死保卫虎门。面临强敌压境,虎门危在旦夕,关天培就到琦善处晓以利害,“恸哭请益兵,不许,守台仅羸兵二百”,琦善对仅剩的一点水师的军饷也不发给。关天培心忧如焚,“自度众寡不敌,且藩篱既撤,孤力无援”,决心与虎门炮台共存亡。
    2. 张孝忠的舍身就义,呼应了关天培血染的风采
    张孝忠为淮安府山阳人。南宋末年,蒙古兵大举南侵,元将吕师夔沿江而下,直逼临安,张孝忠受命前往抵御,在江西饶州府安仁县团湖坪与敌相持数日,奋力阻击,终因寡不敌众壮烈殉国。为表彰张孝忠的忠义精神,元明清三朝朝廷对他都有追封,故乡淮安也在胯下桥北侧20米为其建“张忠毅公祠”,内立张孝忠塑像。儿时的关天培经常去瞻仰张孝忠祠堂,在这里和英雄直面对视而引发的心灵震颤自非书面所得能比。
    时间到了1841年,局势骤然紧张,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地倒下,关天培意识到作为一名战将最光荣的时刻就要来临了。淮安城的旧俗是儿孙先于父母去世,谓之“不孝”,必须把得之父母的牙齿和头发留下,当父母临终时陪葬,以示尽孝。于是关天培把“堕齿数枚,内衣数袭”、一绺头发及一封简短家信寄往家中。信里说“国家多难之秋,正是儿捐躯报国之时,今呈上牙齿和头发,望老母勿以儿为念”,告诉母亲的铮铮之言,既是对母亲尽孝,又是实现了自己少年时就在张孝忠祠堂前立下的人生夙愿。
    关天培杀生成仁绝非一时冲动,早有铺垫。故乡人丁晏曾和关天培在北京同住一个旅社一个多月,一次酒酣耳热之际,关天培说,一位算命先生曾说过我和关羽的命运很相似,“生当扬威,死当血食”,六十岁时会有大难,不知道我最终命运会不会是这样呢?关天培这样说并非空穴来风,在中国古代“关”姓从来都是蕴含着丰富文化信息的姓,当年无论在海上行船还是在陆上擒贼,高高飘扬的“关”字旗都起到了给己方以信心给对方以震慑的作用。从官方到民间都认可凡是从武的关姓人员与关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可以说关姓对关天培仕途的开始与腾飞起到过潜移默化的作用。民间还传说关天培是关羽的56世孙,为关兴的后裔,关天培自己也认可这点,因此才有这番言论。丁晏等在座的宾客都劝他在六十岁之前就申请退休,认为这样就可以避免如关羽那样不祥的命运了。关天培却慨然说道:“我出身卑微的家庭,仰赖天子厚恩才被任命为军中大员,终不会为了逃避宿命而早早回家养老啊,作为将领我始终把以死报国作为自己的最高追求。”
    纵观关天培的一生会发现,关天培心中所系只有国家利益,个人仕途荣辱进退则从不顾及。他始终认为作为食国家俸禄的将领,就必须时刻做好为国捐躯的准备,而不能心存私念。韩信、梁红玉、张孝忠等人的事迹都给予关天培精神上的哺育,通过他也传递给了后续的淮安儿女,约半个世纪后驸马巷里的一个男孩接起了这个接力棒如大鸾一样直冲云霄,奏响了淮安人爱国主义的最强音。当了总理后他在日理万机中还特别关心关天培祠堂的修缮情况。今天我们可以在淮安古城方圆一平方公里范围内参观到韩信、张孝忠、关天培、周恩来的祠堂或故居,不由地感叹淮安的英雄文化一脉相承,淮安儿女的家国情怀一如既往。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