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三亲资料 > 曲折前行的淮安水上航运业

曲折前行的淮安水上航运业

2019/10/18 10:45:01    作者:董树华    阅读:158    评论:0

    随着1958年“大跃进”高潮的到来,淮安水上航运业,由于受到“共产风”和三年严重自然灾害的影响,十年“文革”带来的巨大冲击,企业名称、隶属关系、所有制性质和领导干部反复调整变化,广大干部职工顶住压力、抵制错误、排除干扰、克服困难、努力前行,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加快了木帆船改造步伐,实现了轮船拖带化目标,使水上航运业得到了很大发展。 
  建立木帆船高级社  实行社员民主管理
  1956年2月,经县人民委员会批准建立淮安县七个木船运输合作社,1956年7月,县人民委员会决定撤销淮安内河轮船营业站合并为淮安县航运管理所;1956年8月根据江苏省航运厅和淮阴航运管理局通知要求,将淮安县航运管理所更名为淮阴航运管理局淮安航运管理所。1957年7月,通过开展“整社”运动,将第二与第四、第三与第六合作社合并为五个木船运输合作社。随着“大跃进”高潮的到来,1958年5月,经县人民委员会批准,合并建立一个高级合作社,即淮安县木船运输合作社,实行“统一经营、统一管理、统一核算”,下设4个生产大队19个小队。由沈锦林任第一副社长,并设有3个委员会,即:社务委员会、监理事委员会、工具评修委员会。社委会每年根据县交通科下达的运输生产指标和财务收支计划,有权对外洽谈运输生产业务,有权对各大队、小队布置工作,检查督促各项任务的完成;社长有权处置运输生产各项工作,调配船只和劳力,按财务有关规定提取和支出各项费用;重大问题如合作社《章程》等,由社员代表大会讨论通过。
  高级社的建立,在利用和发挥高级社的集体优势,有效引导社员群众彻底摆脱由一家一户自揽货源、自装自卸的小农经济生产方式,将已入社的木帆船折价入股,以集体所有制形式经营,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有着一定进步意义。
  1958年10月,根据省、专区交通部门的要求,撤销淮阴航运管理局淮安航运管理所,其相关管理职能划归县交通科承担。
  调整收益分配比例  挫伤了社员积极性
  1958年5月,高级合作社成立时有木帆船384艘、4896吨,比1956年2月成立初级社时增加了46艘、772吨,其中80%是原初级社折价入股的船只,并重新对木帆船进行评定股份、明确股权。对社员计酬方法在原初级社的基础上进行了调整,即从毛营收中提取10%用于国家税收、管理费和生产业务开支;90%作为公共提取与劳动报酬,其中:46%用于船舶修理、工属具和公积金、公益金等费用提取,54%用于社员劳动报酬,实际社员纯收入占毛营收的48.6%。
  从初级社的建立过渡到高级社之初,由于贯彻“民主办社、勤俭办社”的方针,具体分配方法是釆取按船舶吨位大小和劳力多少评分、以分计酬。每年仅用于非劳力补助就支付5万多元,使绝大多数社员积极性有了提高。
  自1958年“大跃进”以后,由于实行“大社”一级核算,收入开支统包统揽,调整了收益分配比例,公积金从原来的2%提高到25%,取消了船只入股份分红和非劳力补助;由于管理不善,全社1959年总营收完成538.11万元,只占1958年总营收630万元的 85.41%,社员整半劳力实际年平均收入从1958年203元下降到1959年的193元,下降率达4.93%,比1956年建立初级社时230元,下降率达16.89%,使社员群众劳动积极性受到了挫伤,运输生产情绪开始低落。
  木船高级运输合作社建立后,船只修理由社里统一包下来,部分社员在船只使用过程中不够精心爱护,“大锅饭”思想日益突现,船只损坏程度较高,而社里提留的公积金不够维修费用支出,不少船只由于未及时得到修理而免强航行,造成实载率下降,直接影响到集体收入。
    不切实际改为“国营” 收入下降生产倒退 
  1958 年底,随着“大跃进”的进一步兴起,“共产风”越刮越大,各种不切合实际的做法也在交通运输系统中显现出来,刚刚合并不到一年的的木船高级运输合作社,1959年2月经县委经济工作部批准,与陆上搬运运输合作社合并成立淮安县运输公司,1960年3月县人民委员会决定更名为淮安县交通运输公司,并由县交通科副科长高玉宋兼任经理,下设 4个木船大队、2个轮船队和3个平车大队、1个附属装卸大队,实行统一核算、分级管理。1961年12月,又将集体所有制交通运输公司上升为地方国营,由张凤高任经理、李有田任支部书记。
  公司从1959年2月成立至1961年9月,仅2年半3次变更名称,从水陆运输高级社合并成立运输公司、交通运输公司,再升为地方国营,尽管单位名称、所有制性质不同,将小社改为大社核算、大社改为公司一级核算,组建时只看到“大跃进”的“突飞猛进、日新月异”、贪大求全名声响,没有看到一家一户小农经济思想还未摆脱,不顾企业员工素质差、管理能力薄弱、许多制度还处在摸索阶段,造成平均主义、“大锅饭”,广大船民流传着“苦不苦二角五”,也就是不论每月营收多少,有一个劳力每天发2角5分工资。导致公司成立后营业总收入减少、亏损逐年增加,1960年水运总收入为554.92万元,1961年总收入仅为 230.8万元,下降率达 58.41% ; 两年分别亏损2.56万元和4.61万元,比合并前一年亏损率上升80% ;1960年水运社员人口平均收入为113元,1961年下降到50.7元,下降率为 55.13%;1960年整半劳力平均年收入为208元,1961年下降到106元,下降率为50.96%。
  由于遭受自然灾害的直接影响,公司水运业务量也大幅度减少,经营发生严重困难,船舶停港停航待装严重,不少船只失修被迫停航,工属具严重短缺无法添置,1960年初,四个木船大队停航待修就有47艘584吨,破漏船70艘834吨。1961年10月将4个木船大队改为3个。由于员工收入大幅度减少,加之国家计划口粮供应量削减并改为粗杂粮,生活普遍发生严重困难,紧衣缩食一日三餐也无法保证,“大跃进”变成大到退,“大集体”变成“大减收”,“地方国营”变成“大锅饭”,天灾与人祸并行。
  坚持走集体化道路  遏制退社单干歪风 
  1960、1961年,正当企业生产经营和员工生活发生严重困难时,一股退社歪风在城乡漫延,在农村也出现有极少数地主、富农要求农业生产合作社“还田”,城区也发现少数工商业主要求“还厂还店”,右倾、后进思想在水上航运业也受到波及,一些员工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制度产生怀疑、动摇,甚至散布不满情绪,认为在集体个人得的少,不如自已离社单干收入多,特别是有严重历史问题的人,公开跳出来说,实行合作化收了我的船,使我收入减少了,要求退社“还船”搞单干挣大钱!
  针对这些问题,公司和各大队干部利用到港装卸货、租风等闸、船只修理等,深入船头组织社员群众,认真学习中央有关文件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要求认清当前形势,看到三年严重自然灾害即将过去,“共产风”正在逐步得到纠正,国民经济正在逐步恢复,应该相信党的政策,相信在党的领导下,在干部和员工共同努力下合作社一定会办好!合作社通过民主评议,调整了个别不称职社干部,修订了收益分配制度,运输营业收入逐步增加,使广大员工看到了光明前景,集体优越性越来越体现出来,到1962年底,前两年已经退社的10多户社员,又陆续重新入了社,广大员工一致认为,坚持走集体化道路才是我们唯一出路!
  1961年10月经县委交通工作部同意,将淮安县交通运输公司更名为淮安县运输公司,实行按大队核算、自负盈亏。
  取消地方国营性质  退回到集体合作社  
  1962年5月,中发[1962]204号《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当前民间运输业调整工作中若干问题的指示》,批评各地不具备条件过快的将集体所有制改为全民所有制后,根据省人民委员会、省交通厅和淮阴专员公署要求,1962年8月经县人民委员会批准同意,将淮安县运输公司更名为淮安县运输联社,将“地方国营”改为集体所有制性质,将原来3个木船大队按地域建立运东、运西、运南3个木船运输合作社和轮船运输合作社、船舶修理社各1个,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
  1962年10月,釆取上级委派和民主选举社干部,设社务管理委员会和社务监督委员会,经县交通局批准由李昇廷任运东木船社副社长、董锦昌任运西木船社副社长、李怀玉任运南木船社副社长、费同文为轮船运输合作社社长、解政权任船舶修理社副社长。
  1963年在认真贯彻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县委交通工作部和县交通科社教工作队的帮助下, 为改善经营管理,增加收入、提高效益,对运西、运南二个木船社为试点,认真加强社员思想政治教育,整顿水上运输秩序,积极筹集资金整修船只工具,实行民主理财,“按社核算、自负盈亏、按船计酬”,将公积金比例从25%下降到12%,由于社干部组织得力,民主管理加强,货源组织得当,非生产性开支减少,运输生产恢复明显,船只小修工属具费用实行包干到船,社员收入也有了明显增加,劳动积极性显著提高。1963、1964年完成货运量65.8万吨和72.2万吨、货运周转量5700万吨公里和6700万吨公里,分别比1960年增长185%和210%,两年共修理船只104只、2417吨,驳船30只、1215吨,检修拖轮5艘580马力。同时组织剩余劳力搞副业增加收入,年终决算个个劳力增收、户户进款。
  1963年底,集体营业收入与各项支出相抵实现了扭亏。1964年3月,经县交通局批准将运西、运南木船社合并,成立新的运南木船社,由汤杰贤任社长。到1966年底,扭转了多年多来一直亏损的局面,运东、运南社盈利达2万余元。
  加快木帆船更新步伐   大力发展水上拖带化 
  新中国成立后至1958年,水上航运业的各种物资运输均靠木帆船(自航船)来承担,吨位小、速度慢、船质差,又不能行走江湖、跨省长途运输,只能应付内河、邻县和县内短运输,为积极改变水上航运状况,通过银行贷款、社员自筹等办法,新增 10至20吨和20至30吨各20艘,30至60吨15艘,合计55艘1565吨,淘汰破旧和5吨以下木帆船50余艘。在县交通科的大力支持下,1960年春,公司从镇江船厂新购进第一艘 “江淮201轮”,同年淮阴专员公署交通局分配一艘“江淮202轮”,乌沙河船厂又自制一艘“江淮203轮”,先后编组3个船队1000余吨。在县交通科的支持下,1963年、1964年又陆续从镇江船厂购进了“江淮204轮”、“江淮205轮”,至此已有5艘拖轮,每艘拖轮配备8-10艘原木帆船改装成的货驳船组成船队,每队拖力达200多吨至500吨。承担起全县煤炭、建材、大众商品的主要运输任务。1964年仅轮船社全年就完成货运量39.54万吨、周转量603.48万吨公里。
  实现水上拖带化,改变木帆船靠风力和人力(撑篙、拉纤)行船,劳动强度大,安全事故多,装载吨位少;而拖轮船队,拖带船只多、载重量大、昼夜行驶、航行速度快等优越性。发展水上拖带化组建拖轮船队,在淮安水上航运史上首创,既减少了大量的劳动强度,解放了生产力。1963年4月,轮船运输合作社改由县运输联社副经理钱德昌兼任社长。
  1965年6月,为保证淮阴专区国家重点煤炭、粮食、砂石等重点物资运输任务,根据淮阴专员公署交通局《关于下达组织地方国营和集体轮队联合经营的通知》,将各县市轮船队全部集中调往淮阴,组建成淮阴专区轮船联营公司,我县“江淮202、203、205”3个拖轮船队参加了联营,实行统一经营、统一管理、统一调配、统一核算。
  大力支援农业生产  突击抢运救灾物资 
  1958年10月,省、专区和县为加强对交通运输工作的领导,充分发挥先行作用,保证“三大元帅”升帐,均成立交通运输指挥部;1960年, 党中央发出关于“国民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全党全民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指示, 公司及时采取多种措施, 把运输重点转移到以支农为主的轨道上来,尽管支农物资运输多数是短途、单程、运费低,而块石、石子等水利、建材和化肥、农机具等,对船体易于造成损害, 仍能克服各种困难, 做到五个提前:即提前计划制定、提前调度安排、提前措施研究、提前抢修船只、提前报港装卸。  1960、1961年4个木船大队分别完成运量 24.53万吨和17.54万吨,完成周转量 2230.5万吨公里和1235.1万吨公里,其中支农物资就占总运量的45.6%。
  1962年,苏北连降暴雨,洪泽湖、白马湖水位猛涨,沿途区乡灾情特别严重,及时组织4个船队、1000多吨位和800多吨木帆船,抢运块石、草包、树棍等防汛物资,抢运粮食、煤炭等救灾物资,最紧张的一夜,头顶大雨,人工拖拽25只船过三道堆堤坝子,一天驳运20个航次,充分反映了水运员工顾全大局、不怕吃苦的精神。        
  1963年春,运西、运南木船社在抢运运西片粮食、煤炭时,因七涵洞坝口水浅,尽管河水冰冷剌骨,不少社员仍奋不顾身下水挖深坝口、推船前进,保证了支农物资及时送达目的地。
  合并建立航运分站  运输生产排徊不前
  1966年5月,一场“ 史无前例”的“文革”在全国上下全面开始,不久各级领导干部“靠边站”或被“打倒”,由“文革”小组所替代,使正常的生产工作秩序被打乱,淮安县交通运输生产指挥系统几乎失灵,水上航运也受到了冲击和影响。为实现“大联合”、“三结合”,1968年3月,淮安县运输联社和运东、运南木船社、船舶修理社等分别成立了革命委员会,广大员工顶住压力、千方百计克服困难,使正常的运输生产得到了初步恢复。1969年2月,淮安县革命委员会决定成立淮安县交通运输服务站革命委员会,由华福来任主任、高士年任副主任,及航运、搬运两个分站革命领导小组,航运分站由沈锦林任组长、仇子山任副组长,将原运东、运南木船社和船舶修理社划归航运分站领导,并组建4个木船运输连、1个轮船大队和1个后勤连(船厂)。1968年、1969年全站完成货运量18.05万吨和17.34万吨,货运周转量1500.3万吨公里和1438.5万吨公里,分别比上一年下降了3.93 %和4.12 %。1969年仅完成营收60.8万元。“文革”给正常运输生产和各项工作带来了很大影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员工收入只能排徊在“文革”初的水平而怨声再道。
  配备得力领导干部  冲出低谷稳步前行
  1970年初,随着县委和县革委会各职能部门的逐步恢复,1970年6 月县革委会决定撤销县交通运输服务站及其两个分站,将航运分站更名为淮安县水上航运队,隶属县革委会工交科领导,并调配强有力的领导干部组成支委会和革委会,由原县交通局副局长、政治教导员李承财任支部书记、革委会主任 ;1971年 5月,经县革委会批准,将淮安县水上航运队,更名为淮安县航运公司,取消轮船队、木船队,实行一级核算、自负盈亏。1972年 10月,改由原县人民银行行长章仰佳任党支部书记、革委会主任,不久实行轮船大队、木船大队、船厂、综合厂4个二级核算。
  1971年、1972年分别完成货运量19.1万吨、20.66万吨、货运周转量1954.3万吨公里、2174.3万吨公里,完成营收73.2万元、92万元,分别比1970年完成货运量18.47万吨、货运周转量   1673.4万吨公里,完成营收68.5万元,分别增长 11.86%、29.93 %、34.31 %。从此水上航运冲出低谷,摆脱长期排徊不前的局面。
  坚持“三先三后”原则  实行运输“三统一”  
  由于受“文革”的直接冲击和影响,机构变更、人事调整频繁,一些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也无法执行,人心焕散、管理松驰,运输生产处于不正常状态,全县工业生产和居民计划用煤,都未能保证从徐州、邳县及时组织运回,城区化肥厂、缫丝厂等企业几次因煤短缺而限产;居民生活用煤两次闹煤荒;本县运西片等公社救灾粮也未及时运送;县境内粮食、化肥等物资的调拨也常常受阻。
  根据江苏省和淮阴地区革委会的指示,1971年4月县革委会决定成立淮安县革委会联合运输指挥部(简称“联指”),是全县交通运输的最高权力机构,“联指”成立后,在运输方面实行“三统一”即:统一运输计划、统一调配车船、统一结算票据。水上航运把保证全县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用煤作为主要任务,年煤炭运输量不少于1万吨,并根据“联指”要求,固定“江淮204”“和江淮207”两个大型船队共1100吨船为专门运煤船队,由“联指”统一调度、单独核算。实行“三统一”以后,在经营、管理、调度上基本上达到“保证重点、照顾一般、  统筹兼顾、全面安排”的目的。
  加快组建拖轮船队   全力投入支农运输  
  水上航运业由于主客观原因,对小型木帆船的改造和实现水上拖带化十分缓慢,一度满足现状。1969年9月,淮阴地区革委会生产指挥组决定,撤销淮阴专区轮船联营公司,原1965年参加淮阴专区联营的我县“江淮202、江淮203、江淮205”3个船队同时撤回,这样,使水上拖带化能力大大加强。为进一步加快拖带化的步伐,1972年起,在船厂大力配合下,对10吨以下木帆船86艘分批淘汰,至1975年共淘汰40艘315吨;添置拖轮2艘200马力,改装机帆船3艘36马力,增加水泥驳船10艘550吨,淘汰报废40艘315吨,至1976年底,船舶总吨位达5140吨,增长率为26%,新组建6个拖轮船队,全公司拖带化率已达65%以上,扭转了水上航运拖带化程度低,一直靠风帆人力的木帆船营运的状况,企业经济实力明显增强。
  在加快水上拖带化的步伐的同时,继续把大力支援农业,保证化肥、农机具和工业生产及人民生活用煤作为主要任务,充分发挥了“分工虽不同,都是主人翁,工农一家人,共同为支农”,1975年全公司完成货运量23.3万吨、货运周转量4150万吨公里,完成营收118.8万元,其中支农物资占48%。为确保全年运输任务的完成,对船队进行合理安排,把拖带量大、船身质量好的船队安排在支农和重点物资运输线上,其余船队安排在轻泡货和防汎物资运输线上。1976年全公司共完成货运量25.8万吨、货运周转量4499万吨公里,营收128.3万元,比1975年分别增长了10.73%、8.41%和8%,使公司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
  调整核算分配新形式   实行基本工资加计件
  1973年 5月公司又取消轮大队 、木船大队改为一级核算,实行“大寨式”计酬方法,即:“以船定劳力、以劳力定工分、以工分计酬”;在经营管理上实行五个统一,即:“船舶使用统一、收益核算统一、劳力调配统一、计酬分配统一、工属具发放统一”。实践证明,实行公司一级核算有利于集中统一、政令畅通、减少层次;反之二级核算有利于加强管理、相互竞争,总之各有利弊、各有得失。
  1974年9月,根据江苏省、淮阴地区革委会交通局试点要求,为进一步落实党对民间运输业的经济政策,坚持“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摆正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关系,改为基本工资加计件分配办法,基本工资部分系固定性质,以9元为基数,每5年工龄增加1元;计件工资部分采用“三固定一换算”的计酬方法,“三固定”即船定人、人定分、分定值,“一换算”即把装卸、留港、修理、放空等情况,统一换算成重航公里,结合劳动分计件。为更好执行基本工资加计件分配办法,又实行公司一级核算形式,通过收益分配调整与改革,起到保障职工基本生活和工资分配比例,稳定工资水平的作用,对体现多劳多得、调动职工积极性,促进水运事业发展均有一定作用。
  建立新村清还股金   全面实现了拖带化  
  为解决广大职工常年以船为家的“连家船”上岸定居问题,1976年4月,经县计划委员会批准,公司在运河公社华亭大队征用土地9.9亩,其中:良田6.9亩、柴田3亩,土地征用款为  5691.88元,划定每户两间建房用地,由职工自建,首次解决 78户 ,建立第一个“水上新村”。不仅使常年“水上漂”的员工能够上岸定居,有了一个长期稳定的家,而且使退休职工老有所养,解决子女入学读书,受到了广大职工高度称赞。 
  1976年公司用了 1年多时间,对合作化时期社员自带木帆船入社的入股股份重新核实确认,共348艘、4555.44吨,共有股份5221.2股,股金总额为26.106万元,全面办理清退还款手续,冲抵职工个人往来债务,结束了长期股金不清、股权不明,使企业资产真正成为集体所有制性质。
  1978年11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县航运公司把提高水上拖带化的程度作为发展生产力的关键,在多方大力支持下,通过银行贷款、分期付款、自筹资金等多种途径购置钢质和水泥驳船,当年新增船86艘4200吨,挂浆机船16艘873吨。1979年至1982年先后购置和改造拖轮12艘1245马力、驳船92艘3662吨,淘汰了所有木帆船,实现了         
  全部拖带化的目标,终于圆了职工几十年的梦想
  通过前十年的排徊、后十年的发展,县航运公司实力得到了大大增强,职工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已成为全县水上航运业的一支主要骨干力量,为当时全县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群众生活必须品的运输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