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漕运研究 > 古邗沟·屯船坞·桃花垠

古邗沟·屯船坞·桃花垠

2016-1-6 20:08:45    作者:秦九凤    阅读:2115    评论:0

春盎桃花垠,东风一笑迎;
桃花红更好,无限是柔情。

 
    这首由清代人庐介清所作,编选在《咏淮纪略》一书里的诗歌,至今读起来仍脍炙人口,令人心旷神怡。人们从诗的描绘里可以想象出当时桃花垠那春风送暖、柳绿桃红的神仙境界。
桃花垠位于淮安老城东北部,原淮安夹城(也称联城)内的东南角。历史上这里原来是一处船坞,并曾繁盛过近两千年。
    古邗沟——地球上最早的人工河
    还在远古的春秋时期,吴王夫差为了北上与齐桓公争夺中原霸主地位,在周敬王三十四年(-486)曾征集大量民夫,开凿邗沟,沟通(长)江淮(河),以方便向北方运兵送粮。据《左传》记载:“鲁哀公九年(-486),吴城邗沟,通江淮。”西晋的大学者杜预更进一步指明说:“于邗江筑城穿沟,东北通射阳湖,西北至末口入淮。”这里的末口就是今淮安市淮安区淮城镇的河下。
    邗沟开凿于公元前486年,距今已经2500年。而埃及的苏伊士运河开凿于公元1859年,十年之后才完工,比邗沟晚了1300多年。而巴拿马运河则到1881年才开凿,直到1920年才通航,更比邗沟晚了两千多年。
能与邗沟相比的大型水利工程,只有我国四川的都江堰。都江堰是战国时秦昭公在位时下令李冰父子建成的。秦昭公是公元前306年接位,公元前251年去世。那么都江堰要比邗沟最少晚180年。也就是说,我们的古邗沟是人类有文字记载的世界上最早的人工运河,最古老的大型水利工程。
    屯船坞——当年淮安繁华的盛地
    在遥远的古代,还没有铁路、公路,水运便是最主要的运输方式。于是,通江达淮的古邗沟便成了沟通南北交通的大动脉。而由于古邗沟和淮河之间水位落差较大,那时又不能造船闸,南来北往的船只都只能在末口停候,然后依次盘坝入淮或入邗沟。这样,地处末口南的一大片积水洼地就被改造成屯船坞。据清同治十二年(1873)重修《山阳县志》的《古迹》条目记载:“屯船坞,即今联城地,古无联城,今马路池、陆家池诸处,皆昔日粮艘屯集之处。后筑城乃空,建二水门以便帆樯出入,故号其门曰天衢门(今淮安区教育局处。天衢门就是夹城的一座城门,因此当地老百姓至今还习惯地称这块地方叫“联城门”)。右有隙地桃花营。皆昔之歌楼舞馆也。”清光绪十年(1884)《淮安府志》的《古迹》条目下亦有“屯船坞,在今夹城。古无城,为漕舟往来停泊之所。”从这些文字的记载里,我们似乎还可以从中想象出当年这里帆樯林立,灯红酒绿,轻歌曼舞的繁华景象。宋、元年间,沿船坞的四周遍植垂柳、桃树。每年春天,桃花盛开,柳絮纷飞,碧波荡漾,引来许多诗画巨子,迁客骚人。“桃花迎春”遂与淮安的“汉侯故里,范张古庙,枚公旧宅,刘伶仙台,西湖望月,雾锁双城,红桥雪霁,漂母芳祠,鼓楼钟声,文通古刹”等并称楚州(今淮安区)“十八景”,留下了历史上的辉煌!
    自隋代大运河开凿后,船运业进一步发展,装载量大的船越来越多。据清同治十二年(1873)重修《山阳县志》卷三“水利”中记载:
    ……据永乐十三年(公元1415年)建淮安五坝。仁、义二坝在新城东门外,礼、智、信三坝在(新城)西门外,皆引湖水抵坝口。于是,漕艘至山阳悉从治东北车坝入淮。
    这段文字记载的意思就是古时淮河水位高(一说淮河水位低),邗沟水位低,那时造不了船闸,有较大的水位落差,船就无法通过。这样,南来北上的船只到淮安后,是靠人力或畜力拉动木绞车将船艘从邗沟里拉上坝口,然后再缓缓放入淮河,继续北行或西去。而那些从淮河南下的船泊也必须经过这里的起坝再放入邗沟,才能继续往南航行。
    人力或畜力的木绞车工效低,大量船只在山阳的“五坝”前屯留,就使五坝前常滞留着大量大小船只等待起坝。这样,五坝以南就必须由人工开挖出让那些等待过坝的船只有所停靠的场所,这就是府、县志上记载的“屯船坞”。许多船停下来之后,船上的那些有钱人要上岸消费。这样,这些人赌钱的有,听书的有,嫖妓的也有,吃喝玩乐的就更多了。这就造就了屯船坞一带的繁华。
    桃花垠——中华民族的一块圣洁之地
    由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使古邗沟水位日渐上升,而淮河水位却不断下降,至明永乐十三年(1415)平江伯陈瑄穿沟凿渠直达清口,行船不再至末口,从而使末口完成了它近两千年的历史使命而完全关闭,从此,桃花营这一带也就跟着逐渐衰败下来。后来只剩下一望无际的一湖清水,于是名字也被文人夸张地叫作桃花垠了。到了清代,这里已是长满芦苇蒿草的沼泽地。清代淮安人、扬州八怪画派之一的边寿民见到这一带自然风景优美:春天柳绿桃红,夏天荷香藕甜,秋天芦花似锦,冬天满湖雁群。
    于是,他在桃花垠南边一点专门盖了画房,取名“苇间书屋”。他每日登城墙顶上观赏桃花垠中的芦苇和雁群,终于画出了传世佳作《芦雁》。在民国年间的《续纂山阳县志》上就记载着“苇间书屋,在城东北梁陂桥南、边维琪(边寿民本名)作画处”。
    建国后,桃花垠一带因历经四百多年圮毁,早已破败不堪。1958年淮安县人民政府曾计划将这一带沼泽池塘进行整修,拟改建成城北公园,以迎接国庆10周年,后因财力不足等原因未能实现。
    1986年中央批准在周恩来故乡淮安建周恩来纪念馆。有关专家们经过反复论证,先后否定了淮安体育场(今淮安区漕运广场)、化工厂等七、八处候选馆址。最后,桃花垠以其离周恩来故居不远不近,约一公里;处在城东北,不占城中心的主要地盘,也不是远离市区的偏僻地区;东邻淮(安)扬(州)公路,西傍北门大街,北接淮(安区)涟(水)公路,交通方便;地下地质条件较好,为稳定性的黑土层,适宜建永久性建筑和方便施工;只占很少的良田、约120亩等几个方面的有利条件,遂成了专家们一致认可的周恩来纪念馆最理想的馆址。可以说,没有古邗沟,哪来屯船坞?没有屯船坞,何来桃花垠?我们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就是这么传承下来的。
    桃花垠,记载着古邗沟的辉煌过去,现在又承载着一代伟人周恩来的精神风范!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