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老字号 > 板闸布店旧事

板闸布店旧事

2018-2-12 16:44:14    作者:董振安    阅读:756    评论:0

    民国二十年(1931年)板闸淮安榷关被撤销后,以关务为生的板闸人纷纷失业,生活来源一度陷入困境。他们绝不言败,创业谋生,板闸商业依然繁荣旺盛,人民生活无忧无虑。现在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记得板闸“八大家”,即“张、杨、苏、邵、赵、何、庄、芮”,皆因经商致富。其中首户“张”就是先开银匠店后兼营布店的张绍武。民国时期,板闸共有五家布店,分布在板闸南街和北京大道上,有独资经营,有合股经营,店面有大有小,资金少的有几千元,资金多的有万元以上(以洋元为计),笔者现将所见所闻及各家经营之旧事记述如下,以餐读者。
    黄记布店。开设在淮关下通惠桥旁通往杨家大楼巷口,店面房三间,后有宅院,坐东朝西,老板众称黄三爹,为人和善,待客如宾,口碑甚佳。解放初歇业。
    张记布店。老板张映华,年少时在清江浦布庄学徒,打得一手好算盘,众称张大先生。其祖辈历任淮关署衙书办,淮关裁撤后与三叔父张耀斋合资开设绸布店。绸布店设在南衙杨四太爷石库房南侧,两间门面房,座西朝东。日寇侵华前由于布店地理位置优越而生意兴隆,自日本鬼子、二黄在关署后土围上修筑碉堡,经常向周围乡村发动扫荡后,布店经营日落西山。加之张映华不擅经营,早年丧妻后沉缅于喝酒、打麻将,常常下午坐黄包车去清江浦看大戏,深夜不归,有一次到清江浦看戏后又喝得酩酊大醉、摇摇晃晃步行而归,半道上不辨回家路,在严家花园一农户猪圈里枕猪而眠。深夜,吓得老母猪嗷嗷乱叫,主人闻声起床,到猪圈里查看,原来是张大先生酒醉鼾声如雷惊动老母猪。将其叫醒后,用驴车将他送回家。日本投降后,其三叔父抽出合股资金让其子下江南创业,张记布店随即关门大吉。
    饶记协和布店。老板饶伯贤,据老人说其祖曾为板闸驿站官吏。板闸更楼南街北头第二座楼房便是其住宅。坐西朝东,临街三间楼上下,南屋楼后连一间,成钥匙弯状,木楼梯三八廾四层,寓意三代同“发”,楼下书房兼客厅,玻璃隔扇门,古朴典雅,饶老板长年穿长袍马褂,中等身材,圆脸,皮肤微黑,脸上多有麻点,似癞蛤蟆,俗称饶大癞。据说他卖布收钱时有个“怪僻”,每当顾客买布付款找零时,他总是疑疑惑惑生怕多找了,常从顾客手中一把抓回零钱数了又数,但一文不多,此事成为笑谈。协和布店开设在大阳沟街上,北临关署,四通八达。店铺系租赁黄大太太家三间瓦房,与钱贵成合股经营,股份各半。布店以经营绸缎、棉布为主,兼营邮政代办。店内掛一面厚玻璃板制成的金字匾,长约70厘米,宽约45厘米,匾上用繁体字凹刻成,金光闪闪,刻字从右向左横排,共四行,上下两行是中号字,中间两行是大号字,无标点。匾书:“本号经营,高而富色布,永不退色,上海协和生棉布號獨家经营“。协和布店择吉开业后,因货真价实,品种独一无二,顾客盈门,生意兴隆。抗战爆发后,因市场经济紊乱,物价爆涨,合股者与其分道扬镳。饶伯贤将布店迁回家经营,后来由于同行业竞争激烈,又以代销为主,利润不高,加之资金不足,难以支撑,协和布店也就倒闭了。
    柳记恒庆布店。老板柳吉甫,河下镇人。晚清民初板闸人有“张、杨、柳”三大商家之说,“柳”即柳吉甫,因其经营有方,家庭殷富而闻名板闸。到板闸创业时先开银匠店,随着生意的红火柳吉甫腰缠万贯,就投资经营棉布,专营批发土、洋棉白,左右了板闸几家棉布店。柳记布店开设在北京大道南拐角处,坐西朝东,面对南街“江淮砥柱”牌坊,两间门面房,门前有石台阶,前店后宅还有库房,幽深莫测。店里有管账的、卖布的、跑腿的、学徒的多人。柳吉甫兄弟六人,他是老大,专职掌柜,平常走路,坐着喝茶或与人谈话时,习惯抬起下巴、头朝后仰,眼睛看着前上方,样子有点怪怪的惹人发笑。他擅长经营,善于管理,但比较“扣门”,不善于和同行打交道,更不巴结奉承当地的政要、结交地头蛇,因此人缘较差,甚至惹怒了板闸一名保长,此人绰号为“万把钩子”,他勾结了里河西一拨土匪到恒庆布店抢劫财物。
    土匪打家劫舍时先派人探路,在人家墙上画“O”表示此家有钱,在墙上画“!”表示此家有枪。一天深夜,恒庆布店一名学徒在睡梦中被嘈杂的脚步声惊醒,爬到院墙上巡望,发现有二、三十名土匪从关下新观音庵前蜂拥而来,当即鸣枪示警,大声呼救,被土匪开枪击中要害饮弹身亡。周围群众听见枪声,纷纷跑来救援,土匪四散逃之夭夭。柳吉甫一家吓得魂飞魄散,柳吉甫也被吓出精神病,恒庆布店关门停业,连赊欠的布账都没有收回,就搬回老家河下去了。柳吉甫被吓出病后,先到河西观音庵吃斋念佛,后因抑郁过度,在河西土地庙上吊而死。盛极一时的柳氏恒庆布店也就烟消云散了。
    张记正福布店。老板张绍武(1915—1967年),原淮安县大兴七洞人,祖辈务农为生,15岁时经人介绍到恒庆银匠店学徒四年(后又送一年),满师后,购得房屋一处,正福银号闪亮登场。
    “正福”号坐东朝西,三大间门面,前店后院,三间堂屋两间厨房,东面有院墙,占地二百多平米。开业后,先制作金银首饰,后又用一间兼营棉布、绸缎、棉纱,店面房位于北京大道(又称小南街)南端,这里是板闸商业最繁华的三角地段,与柳记恒庆布店隔街相望,真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日前,为了解板闸布业旧事,笔者去都市花园拜访了张绍武老先生二公子张绪泰(现年77岁)。据其回忆,正福布店从民国到解放,在板闸乡里中之所以口碑最好,主要源于“诚信”二字,但有些不为人知的旧事值得一提。
    货真价实。正福布店开业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店门口屋檐下悬挂一幅长丈余宽三尺的布晃,上书“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八个大红字。柜台上摆放一台从上海购得的外国制造的留声机,整天播放流行歌曲,苏州昆曲招睐顾客,顾客济济一堂,生意红红火火。店内货架上棉布、棉纱、绸缎(被面)花色品种齐全,夺人眼眸。每次进货,张绍武带着大洋,乘轮船到上海、苏州、南通等地生产厂家进货,精心挑选一些热销产品运回板闸,以较低价格卖给顾客,一些赶集的小商贩也乐于购买,从不乱提价。卖布时要用尺量,量布时平放柜台,量好后还“放”上二、三寸,以防“缩水”后不够做衣服用。每次卖完一匹布,总是有“渗”无“溢”,深得顾客信赖,乐于争购。
    诚信待客。正福布店兴旺发达与其诚信待客是分不开的。他家每天门庭若市,应接不暇,远在盐河北、运河西的农户,每逢红白喜事或添置冬夏衣物都愿意到正福号来购买。那时兵荒马乱,青黄不接时有的农户手头拮据,只要有熟人介绍担保,便可赊购,到约定的季节(麦子、稖头、黄豆收获时节),他雇辆手推车上门收账,把抵账的粮食运到板闸粮行销售。若布价上涨,也不提前上门催逼债款或加收粮食。淮关撤销后,国民政府的“榷善工厂”在板闸创办了毛巾厂、织袜厂,有些厂家资金不足,想赊购一批棉纱,又怕店家不给面子。张绍武得知后,亲自送货上门以解燃眉之急。对于重信誉的客户可延期结账,不加分文利息。这两种营销举措,深受客户欢迎。
    遭劫不惊。1947年重阳节深夜,张家人已进入梦乡。盐河北的土匪从后院墙外搭人梯翻墙而入,打开店门。几十名土匪蜂拥而入,个个手持刀枪棍棒,气势汹汹地撞开堂屋门,冲进堂屋,一把将张绍武从床上拖起。一名匪徒用手枪指着他脑袋喝问:“要钱还是要命?要钱就别想活,要命留一条,把钱通通拿出来!”张绍武挺身站立,面无惧色,一言不发。另一名匪徒:“啪!啪!”打了他两个耳光。妻子丁氏扑过来拦救时被匪徒狠狠地踢了几脚,跌倒在地大声高呼:“救命!”张绍武随即把床头柜门打开,将一只盛放钱物的匣子放在地上。当匪徒纷纷抢夺钱财时,他趁着混乱,光着脚一哧溜跑出门,到南街上邻居家躲起来。天亮回家时,店门口街上一片狼籍,到处是卷布的木框,货架上的布匹、绸被面、棉纱被抢劫一空。所幸的是家人平安无事,自己也逃过一劫。
    默默奉献。全中国解放后,板闸街上只有正福布店正常营业。1950年淮安商业联合会与板闸镇镇政府派人登门,要张绍武购买40份折实公债券。每份公债折合旧版人民币4万元,若以市场黄金价格折算,一钱黄金折算人民币七万五千元,40份折实公债可抵二两多黄金。对张绍武来说,三年前遭土匪一劫已倾家荡产,重开布店后尚未恢复元原气,这真是很沉重的负担啊!买吧要倾其所有,家庭生活难以为济;不买吧又对不起国家和人民,更不像富有正义感的板闸人所作所为,略加思索,爽快地应答:“买!”1953年全国实行“三反、五反、打老虎”,政府向工商业户推行经济公债,张绍武买了一些经济公债后,布店确实无力再经营下去。不久,国家实行统购统销政策,凭票购买粮、油、布,正福布店停业。1954年张绍武亲自将年方18岁的长子张绪安送到部队,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退伍后到甘肃玉门、东北大庆油田战天斗地,默默奉献,现退休。其次子张绪泰之长子张恒茂为继承祖业,共筑中国梦,在北门大街中山门对面开设了恒大布店,不久将再现正福布店昔日辉煌。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